墨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魔在线阅读 - 第一卷山鬼谣 第三十三章 山鬼?潇水真人?

第一卷山鬼谣 第三十三章 山鬼?潇水真人?

        把吴婷安全送回游居镇,赵蟾牵着骡子和板车到棺材铺,自从发生妖患,棺材铺便关门了,他敲了许久,才听到掌柜询问是谁叩门。

        “是我,赵蟾。”

        “可是骡子、板车用完了?”

        “嗯,为此来归还。”

        掌柜躲在正门后,喊道:“小兄弟从后门牵进来吧。”

        绕道后门,掌柜开门半探上身左右察看。

        “只有我,没有别人。”

        “小兄弟快进来,唉,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呀!咱们是多年的街坊邻居,你如今是斩妖人,和我说句心底话,游居镇可还安妥?”

        赵蟾思忖片刻:“掌柜的,纵使不安稳,难不成你能拖家带口跑去阳县?”

        “唉!谁说不是呢!”

        他先解开骡子拉着的板车,再接过缰绳送至畜栏。

        “小兄弟今后还会发生妖患?”掌柜靠近赵蟾神神秘秘问道。

        赵蟾无奈笑道:“即便发生妖患,也是我和王大哥冲杀在前,掌柜想加入斩妖司与我等一并作战?”

        “哈,哪里、哪里,我这身老骨头莫说对付妖魔了,年轻小伙子轻轻推我一下都得散架。”掌柜被他一句话吓的手舞足蹈。

        “这是一两银子押金。”

        赵蟾数了二十七文铜钱递给掌柜。

        “使不得、使不得,小兄弟为咱们百姓奋力斩杀妖魔处置妖患,我岂能腆着老脸收你的钱?”

        “一码事归一码,要是掌柜不要这钱,传出去的话,就成了我给斩妖司脸上抹黑。”赵蟾把钱硬是塞进掌柜手里。

        “唉!只好如此了。”掌柜真不想收这二十七文铜钱,宁愿借着这点可有可无的人情,待今后发生妖患,让赵蟾多照顾自家。

        了结这段事,赵蟾告辞离去。

        他要和王焕知会一声。

        路过夕照客栈。

        谢婉不知怎地了,浓妆艳抹,配合她傲人胸脯圆圆的臀部,分外惹眼。

        “小蛤蟆!”她娇声唤道。

        赵蟾仍然目不斜视,停下脚步,问候道:“婉儿姐好。”

        “我备下了饭菜,你进来吃一口。”

        “谢婉儿姐好意,我还要再出镇子几趟,实在来不及用饭。”

        “哦?你要干什么?荡魔杀妖吗?”

        “外面不安生,我想将住在村子的乡亲们接回游居镇。”

        谢婉霎时笑开了,踱步到赵蟾身畔,低声道:“你不担心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兴许他们在镇子外结果更好呢。”

        赵蟾真诚的说:“我出去看了一圈,外面妖魔横行,村里比不得游居镇安全。”

        “你指的是此地有王焕坐镇?”

        “嗯。”

        “倘若我悄悄告诉你,其实王焕是小虾米般的小人物,你又该如何选择?”

        赵蟾好似若有若无叹了口气:“尽人事听天命。”

        “哈,尽人事听天命?这可不像你说的,谁教的?”

        “私塾的先生。”

        “好吧,该说的我也与你说了,放手去做便是,无论结果如何,我保你一条性命。”谢婉豪气的挥手,示意赵蟾可以走了。

        他却未曾挪动脚步。

        像印证心中猜测。

        少年问道:“婉儿姐和阿萍先生是……”

        “玄微宗弟子。阿萍是我的师兄,但我瞧不起他这样的伪君子。”谢婉中指挑起赵蟾的下巴,不禁暗道,她看惯了英俊男子,但少年郎的相貌仍令她感到神迷,山野小地方竟能诞生如此一位倜傥不群的少年郎,真是咄咄怪事。

        “阿萍先生是伪君子?”

        “不许叫他先生,简直是在玷污‘先生’二字。”

        “好。”赵蟾心思急转。

        谢婉收回手,温柔道:“小蛤蟆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我这些年待你如何?”

        “婉儿姐一直对我很好。”

        “你跟我回玄微宗吧。眼下我告知你玄微宗的实力你也不理解,但你只需要明白一件事,我绝对不会害你。

        等你拜师玄微宗之后,我为你争取数之不尽的修行资源,天材地宝、丹药、灵气洞府甚至适合你修练的道侣应有尽有,比你在斩妖司得到的好处多上十倍、百倍!

        以你的天资,十年内,便能在诸多山上宗门中声名鹊起,有玄微宗充当你的后盾,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一朝天下闻名,小蛤蟆,你就成了他人眼里的仙长!”

        赵蟾听着,直到谢婉语尽,他状似在默默衡量利弊。

        谢婉乐得赵蟾这副思考的样子。

        不急。

        慢慢等待他给出答复。

        良久。

        赵蟾郑重道:“我信婉儿姐,可不可以给我两天时间?”

        “今天是八月十二,八月十五之前告诉我你的选择。”

        “为何是八月十五之前?”赵蟾不解的问道。

        “这对你而言无关紧要,仍是那句话,我会保你一命。”

        “我记下了,婉儿姐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去斩妖司了。”

        谢婉诚挚道:“嗯,赵蟾,我真的非常在乎你,远比任何人在乎你。”

        “谢谢婉儿姐。”

        经过桃李巷,他侧头看了眼依然站在彩烟街的谢婉,并未寻找陈香故。

        王焕不在斩妖司,在私塾附近找见了他。

        “王大哥,小石村百姓安置好了?”

        “遮草巷和小花巷外面有片空下来的宅子,我将他们带到那儿了。”

        赵蟾知晓那片宅子,空闲多年,原是有一家大族住的,后来大族里出了位进士当了大官,便搬离去外面了。

        他提起刚才谢婉说的一番话。

        王焕悄声问道:“你没听错?确实是八月十五?”

        “没听错,就是八月十五。”

        “八月十五是中秋节啊。”

        “或许有大事发生。”

        王焕哼了声:“我亲自问问谢婉。”

        “王大哥且慢。”

        “怎么?”

        “婉儿姐不一样了。”

        王焕疑惑道:“是何意思?”

        赵蟾说出他面对谢婉时的感受:“她仿佛突然成了一位很厉害的修行者,比我们更加厉害的修行者!”

        既然眼前的少年,能在短短数日成就上品锻体境的修为,王焕愿意信任他的判断。

        王焕跺脚直叹:“外有妖魔环伺,内有这群野心勃勃的修士,我们该如何是好啊!”

        委实无计可施。

        赵蟾道:“王大哥,我想把外面几个村子的百姓全都迁移进游居镇。”

        “你……”

        赵蟾讲了下他杀的妖魔数量:“趁着周遭暂时太平,赶紧将他们带来游居镇由王大哥庇护才是保境安民之策,不然,乡亲们很快便被妖魔吃干净。”

        “挨千刀的妖魔!”王焕恨的咬牙切齿,“八月十五那天怎么办?”

        “带回乡亲们之后,我就赶往阳县斩妖司求援,必在八月十五前回来。”

        “唉,苦了你了。”

        赵蟾抽空拜访了私塾先生。

        先生一人坐在讲堂之上,翻看书籍。

        “赵蟾?你怎么来了?”

        “王大哥正好在旁边,我有事找他。便顺道看望先生。”他揖礼道。

        先生起身,一丝不苟还了一礼。

        “吃饭了吗?”

        赵蟾摇了摇头。

        先生走向后厨:“且待,锅里尚有饭菜。”

        他走到一面课桌边,平静坐了下来,不曾和对待谢婉似的拒绝。

        “还好你来的及时,饭菜冒着热气呢。”先生给他端在课桌上。

        赵蟾谢道:“先生的一饭之恩,学生没齿不忘。”

        “《琼林》可是读了?”

        吃着还算热乎的饭菜,他含糊不清答道:“未曾。”

        “也是,你做了斩妖人,整天忙的脚不沾地,哪有时间温习功课。不过,赵蟾啊,读书是穷极一生的事,日后你空闲下来后,定要时时学习圣贤学问。”

        “学生谨记于心。”

        “吃饭,食不言、寝不语。”

        私塾先生注视着狼吞虎咽的赵蟾,面容和蔼,这位学生要是专心致志在书本上,他未尝不能培养一位进士!

        吃过饭菜,先生指着酒葫芦笑骂:“可是酒铺的周酒鬼送你的?”

        “是。”

        “浪酒闲茶、卧柳眠花,周酒鬼当真是腌臜物!”

        “难道不妥?”

        “不妥?妥的很,凑巧适合你,我不留你,你去忙吧。”

        赵蟾揖礼道:“学生这些年一直不知先生名姓。”

        “哈,你不提我都要忘了自己的姓名,我姓潘。”

        “先生,学生告退。”

        潘先生目送少年郎快跑向游居镇之外,他久久不动。

        ……

        除了山牛村、小石村,游居镇外另有三座村子,分别是望水村、小王村、大王村。

        小王村与大王村只有一溪之隔,村民皆姓王。

        赵蟾去了小王村。

        两村遭了妖患,死伤三十几人,终在乡亲们奋起反击之下赶走了妖魔。

        赵蟾往年采漆偶尔路过小王村,何况村里还有四、五位相熟的采漆工。

        他先找了活下来的两位采漆工,告知自己现在的身份,讲清楚利害,这位采漆工便同意帮忙联络乡亲。

        百姓们不傻,明白都这个时候了,人家斩妖人还愿意过来,真的是为了他们的性命,一个个的不敢浪费时间,只带了吃食,就在赵蟾率领下紧赶慢赶奔赴游居镇。

        两村约有一百六十多户。

        王焕等在镇外,从赵蟾这儿接过他们,立即安排落脚的地方。

        望水村离游居镇二十七里,是最远的一处村子。

        赵蟾喘着粗气站在村头时。

        村内廖无人烟。

        他的心情顿时无比沉重。

        一家接一家的搜寻。

        不曾找到一位活人。

        满地鲜血、断裂的骨头、破碎的脏器。

        望水村的东侧,盘踞了足足八头妖魔。

        赵蟾找来时,它们正大口吞吃血肉。

        齐齐扭头盯着手持桃枝的少年郎。

        这次,不是妖魔冲向他,而是赵蟾杀气沸腾的朝妖魔奔杀。

        八头妖魔,远没有鹰头豹身那头妖魔强大。

        以赵蟾如今的实力,加上桃枝近乎无物不破的锋利,半刻,把八头妖魔悉数斩杀。

        望水村没有小石村那般幸运,一村四十一户百姓死在妖魔爪下。

        赵蟾不敢继续浪费时间,冲往二妞山,由山路赶赴阳县求援。

        ……

        “做个交易?”

        山鬼盘腿坐在山牛村附近的半山腰,望着负手站在山顶的阿萍。

        它旁边便是那座人头京观,后面是一口架着的大锅,锅下烧着小火,锅内沸水翻滚,蜕干净毛发的人头载沉载浮,各种香料飘在水面,香气扑鼻。

        大锅左边是一口炒锅,炒锅搭在黄土糊成的灶台上,里面是人血做的血豆腐与时令蔬菜,倒了些泉水,刚刚半没过“食材”。

        大锅右边又是一口炖锅,半盖着锅盖,隐约可见沾着肉的骨头,汤水色泽泛白,亦是诸多香料不缺。

        阿萍对此视若无睹。

        更惨烈的场景他早已见过上百次。

        于他而言,修士之下,皆是蝼蚁。

        当然,对外人则说,他恨极了残害众生的妖魔,他要想尽所有办法保护百姓。

        “我跟妖魔没有可交易的。”阿萍冷笑道。

        “那头老蛟是来寻你的吧?”

        “是又如何?”

        “它就在山里等着我,若你不做这个交易,我便不理此事,任由你们斗个两败俱伤。”

        阿萍讥笑:“老蛟不是我的对手。”

        “狂妄!”山鬼站起身,捡起一根木柴,放进用黄土糊成的灶台内,拿着锅铲翻炒着,“老蛟是上品知命境的道行,你伤势未愈,岂是它的敌手?”

        少顷。

        阿萍问道:“是何交易?”

        “你站的太远,过来说话。”山鬼低头紧盯着火候。

        阿萍数步飞跃至它身侧,眯着眼睛:“你不是山鬼?”

        “哈,笑话,我不是山鬼又是谁。”

        “你是潇水真人。”

        “……”山鬼放下锅铲,撇头打量他:“你如何知道的?”

        “听闻潇水真人寿元将近,又一直不曾现身,我猜定是抢了山鬼躯体,以旁门左道的手段延续自己的寿元。”

        “哈哈……玄微宗也非全是傻子嘛。”它大笑。

        “我该喊你潇水真人,还是山鬼?”

        “潇水真人吧,山鬼二字未免太掉我身价了。行了,现在可以谈谈交易了?”

        阿萍颔首:“你说,我听听看。”

        “潘喜没死,并且就在游居镇附近隐藏着。”血豆腐炒好了,潇水真人一边将菜倒进洗的十分干净的盘子里,一边说道。

        阿萍震惊道:“不可能,他……”

        “事到如今,我看明白了。”

        “看明白了什么?快告诉我!”他急急问道。

        潇水真人将菜端到饭桌上,指着阿萍:“你看,又急。别急嘛,咱们先说交易。”

        阿萍压下翻涌的心绪,点点头。

        “既然百宝真人潘喜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散布自己坐化的传言,必定所图甚大,你和那头老蛟联手杀了他,事后,潘喜的宝贝你们五五分。”潇水真人匆匆跑到炖着骨汤旁,舀了勺汤汁,尝了尝,又抓起一些盐洒进里面。

        阿萍皱着眉头问道:“百宝真人的宝贝分给我们了,你要什么?”

        “此事你别管,我肯定不会跟你们争抢。”他掀开锅盖,将骨汤盛进盆中搁到饭桌。

        紧接着,又捞取煮熟的人头,把锅盖当做餐具用来放人头。

        “来,尝尝人头的味道,料汁我都准备好了,咱们边吃边谈。哎呀,傻站着干嘛?抢夺潘喜的宝贝,不正是你来此的目的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