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初现医术

        可所有话语显得那么苍白,说出口别人也以为她是疯子。

        眼下正事要紧。

        云惊凰收起所有情绪,解释说:“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战帝病情紧急,我必须尽快为他医治……”

        “你?”

        苍伐居高临下,挑眉的动作明显质疑、憎恶。

        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云惊凰胸无点墨,大字不识。

        每日不是欺横霸世,就是挥霍奢侈,是东秦国人尽皆知臭名昭著的第一草包。

        她这种女人会医术?天方夜谭!

        云惊凰知道他不信,而帝懿的伤不能再拖了……

        她目光落在旁边的东北虎身上:“玄虎这半个月来不思饮食,时常呕吐。

        是平时舔自己的毛发过多,在肚子里长期积累,形成胃结石。”

        说话时,她脸上不见任何嚣张跋扈,只有严谨和专业。

        苍伐微微一怔。

        玄虎表面看起来依旧生龙活虎,食欲不振的事也是近日才有。

        云惊凰怎么会知晓?

        云惊凰目光又落在苍伐身上:“苍护卫最近是否全身冷痛、如坠冰窟?格外怕冷?”

        她不卖关子,直说:

        “苍护卫早前中了剧毒,虽然竭尽全力解毒,却伤了肝肾。”

        肾负责排毒,伤肾后肾阳不足,自然会格外怕冷。

        简单说,就是因毒而肾衰、肾寒。

        她跟着女孩学的是中西医结合的医术,各取精华,通过面诊即可确定一个人所患的疾病。

        苍伐看云惊凰的眸色已明显变了。

        他是在战场上中的毒,才以至于没有全力保护好战帝。

        但这件事他隐瞒了所有人,云惊凰竟然说得清清楚楚?仅凭面诊就能看出他和玄虎的病症所在?

        云惊凰褪去无知和愚蠢,此刻格外冷静理智:

        “苍护卫,我知道你兴许还不信,但眼下攸关战帝性命。

        先让我为战帝医治,若有半分差池,我用命偿还!”

        “你的命还不足与帝相提并论!”

        甚至毫无可比之处!

        苍伐丝毫不想让云惊凰这种女人靠近战帝半步。

        但转眸间却看到沉睡的战帝脸色灰白,原本有丝内力护体,可那丝内力在越变越微弱,似乎随时会消失……

        帝身边的神医被调走,现在去请御医也来不及……

        最终,苍伐盯向云惊凰,目光锋利如刀劈面:

        “好,就由你治。但——”

        “若敢伤帝一分,整个丞相府陪葬!”

        他虽内伤,但拼死解决一个丞相府还不成问题。

        云惊凰瞬间一喜,这是同意了!

        她连忙提着木制医药箱跑上高台,飘飞的裙角也透露着她的喜悦。

        苍伐后退几步让出位置,玄虎也像是听得懂人话,为她腾出空间。

        云惊凰总算来到帝懿跟前。

        他的身型很高,一米九,即便昏睡也巍峨、尊贵,周身散发着强大的压迫感。

        但脖颈至胸肌处被战火烧焦,又黑又皱,瘢痕遍布,像是狰狞的远古野兽。

        十天前,他被抬回来时,无数人吓得仓惶逃开,不敢靠近。

        云惊凰离得这么近,眼中却没有任何恐惧,只有心痛、难受。

        帝懿……他是高高在上、人人只能仰视的第一武帝,却伤成这副模样……

        当时的他该有多疼……

        还有他身上的四枚蚀骨钉,隔得这么近地看,大拇指粗的钉子将他健壮的肌肉和骨骼都钉穿了洞!

        每个血孔旁是大量干涸的结痂的血迹。

        这是多么钻骨噬心的痛……怎么承受下来的……

        云惊凰抬起手想抚摸,可手颤抖个不停。

        她只能压抑着内心翻涌的难受,收回手,放下医药箱先为他确定治疗方案。

        伤口恶化发炎,需立即取出钢钉。

        但体力太过虚弱,又必须先输营养液。

        可帝懿双手被玄铁链挂着,链条连接着房顶,位置很高。

        而且!手腕处还是特别打造的锁龙链,狰狞的龙头、龙牙磨破帝懿的皮肤,露出森森白骨。

        云惊凰看到那血肉模糊的手腕时,情绪彻底绷不住了。

        “混蛋!王八蛋!没心没肺的白眼狗!”

        帝懿曾一统天下,让东秦成为第一大帝国,曾创造整个东秦国的盛世辉煌,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对他!

        她找了手术钳疯狂地去剪锁龙链。

        苍伐冷硬提醒:“不可!这是文皇下令,若破坏,是抗旨不遵!满门抄斩!”

        若战帝未昏迷,苍伐倒也不惧。

        可现在战帝晕厥重伤,若他死了,谁来照顾战帝?

        云惊凰动作顿了顿,她看不得帝懿再多受一丁点苦,本能地想砸、想疯狂毁掉这锁龙链。

        但理智提醒着她、不、不可以!

        抗旨不遵是当朝最严重的罪,现在的她还没有实力和那位抗衡,更没有能力保护好帝懿。

        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不能再那么粗鲁蛮撞。

        她得忍。

        哪怕再难受,也必须忍!

        云惊凰手掌心硬生生掐得渗了血,才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许多债以后一步一步慢慢算!

        眼下没法把帝懿放下来,他的手位又很高,输液吊瓶只能置于房梁之上。

        “苍护卫,立即拿梯子来!再备热水,守好周围,不准任何人打扰!”

        苍伐目光在她身上流转一圈。

        此刻的她安排有度,丝毫不像是传闻中的草包二小姐。

        但、与他无关。

        他只要她能医治帝!

        苍伐很快找来梯子。

        云惊凰顺着梯子爬到房梁之上,将几组营养液相继挂好。

        随后下来,到帝懿的手边高度停下。

        站在梯子上的她用棉签消毒帝懿的手背。

        手上全是战火烧灼的痕迹,好在已经结痂,男性的青筋也很明显。

        云惊凰作为亡魂时,早已将医术学得炉火纯青。

        她拿着尖锐的针头,轻轻扎向帝懿的血脉,边扎边安抚:

        “呼呼~不疼不疼,就一下下,很快就好喔~”

        明明知道帝懿是杀伐果断、久经战场的战帝,不会怕这点疼,可她还是口吻温柔的像在安抚孩子。

        尖锐的针扎入帝懿的静脉,营养液顺着透明的管子一滴一滴流进帝懿的身体。

        苍伐看得皱眉,眼中明显是质疑、警惕。

        这些玩意……在东秦从未见过!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