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植皮手术

        云惊凰解释:“这是我跟一高人学的救人之术,你只需要记得,不论我接下来做什么都是为了医治战帝就行。”

        苍伐见液体输进去,自家主子没有任何异样,观察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去准备热水。

        永盛殿是昔日帝懿和武臣议事之地,相当于皇宫的乾天殿,最近的厨房离这里至少一里地。

        为方便照顾帝懿,这些天苍伐在大殿的角落用砖石搭建了个简易灶台,放着口大铁锅。

        水桶里存着从井里打来的水,但在这冰天雪地里已结了冰。

        苍伐似是早已习惯,用自己的配剑剑鞘锤了好几下,总算锤出一坨坨冰,放在锅里升火开始煮冰熬水。

        云惊凰看得眼眶鼻子又是一酸。

        曾经的赢宫荣华富贵,金杯玉盏,光是负责日常的奴隶也有上千,如今却沦落到这个地步……

        “没关系的……帝懿,别怕……我回来了,我会慢慢改变这一切,会让你成为世间最荣华富贵、平安喜乐的人!”

        云惊凰低声嗫嚅着,做一切手术前准备。

        在柴火下,热水很快烧好。

        云惊凰用帕子一点一点清洗伤口周围干涸的血渍、硝烟。

        水从清澈到血红,换了一盆又一盆。

        整整半个时辰后,那布满硝烟的伤口周围才变得整洁干净。

        期间营养液也换成全麻,昏厥的男人陷入深沉睡眠,一直紧绷着的威压淡了些许。

        可以正式拔钉了。

        云惊凰带上白色手套、口罩,在对伤口消毒后,拿起大号手术钳,夹住男人手臂上小拇指粗的钢钉。

        明明医术早已精湛,但这一刻她的手还是微微发抖。

        眼前的男人是她这一世最爱、最崇敬的人,她却得亲自给他做这么疼痛的手术……

        蚀骨钉已经钉入身体整整10天,哪怕轻轻一扯,也明显可以感觉到阻力。

        云惊凰不敢想象这十天帝懿是如何过来的,她忍着想哭的冲动,加大力度。

        一点一点,长长的蚀骨钉缓缓从手臂里拔出来。

        那一刻,鲜血瞬间汩汩流淌。

        云惊凰心痛地咬着牙,连忙对孔洞里里外外消毒。

        随后撒上药粉,用白纱布一圈一圈裹起来。

        全程,她的动作快速而利落,温柔又带着疼惜。

        虽然一直红着眼眶,但那目光里始终是严谨、专注、认真,再看不出半丝草包小姐的模样。

        如此重复三次,四枚嵌入骨骼的蚀骨钉被拔出,伤口总算包扎好,显得不那么触目惊心。

        苍伐全程在旁边看着,紧绷的面容放松些许。

        云惊凰擦拭额头的汗,从医药箱里拿了包中药给他:

        “水六碗,熬至三碗,用小火温着,随时备用。”

        帝懿身体实在太过虚弱,有营养液还不够,醒来后必须第一时间服用中药。

        苍伐接过,开始去找药炉,拾柴。

        而云惊凰又开始下一场手术——植皮。

        帝懿在她心里是世间最尊贵无双的人,她不要他有一丝瑕疵,更不要他醒来看到他自己这幅模样。

        她要让他变回曾经那个万万人之上、人人只能瞻仰的东秦第一战帝!

        医疗箱里有耳环空间配备的仿真人皮,据说是采用动物皮等做成的高科技蛋白皮,与真人皮完全无异。

        只需要揭开毁掉的创面表皮,将仿真人皮覆盖缝合其上,三个月便会与人体完美融合。

        云惊凰在做亡灵时已惊讶无数次,此刻只剩下冷静从容。

        她给帝懿烧毁的皮肤清创消毒,尤其是胸肌处那大片皮肤被烧焦、发皱、发硬,像是怪物。

        她却毫不嫌弃地拿起电动手术刮皮刀,轻轻刮动表层皮。

        刮皮刀十分惊奇,如同刮水果皮,顺畅地将人的皮肤刮下来。

        哪怕明知帝懿有全麻麻醉剂,感觉不到一丝疼,云惊凰的心脏还是像被一只大手攥着,呼吸都在泛疼。

        整整三个时辰,刮皮、覆盖、缝合。

        帝懿身上狰狞的皮肤被替换,总算又变回以前的冷白皮,几乎看不到缝合线。

        手腕脚腕处也被包扎好,垫上厚厚的柔软纱布,防止再度摩擦。

        此刻的他像是一尊睡着的神祇,没有经历过任何灾难、战火。

        云惊凰全身已被汗水湿透,但她舒了口气,红唇微微勾起。

        帝懿,就这样好好的活着,做尊贵的王,以后所有的苦全由她来担!

        她准备短暂休息,可就在这时——

        原本昏厥的帝懿眉心忽然紧皱,周身青筋腾跳。

        “咳……”

        他沉沉咳嗽,薄唇处忽然吐出一大口鲜血,而且不停呕血,直流而下!

        “帝!”

        苍伐拾柴回来,恰巧看到这一幕。

        他手中的干柴哐咚落地,脚尖一点,倏地飞身跃上高台。

        “你对帝做了什么!”

        苍伐一掌狠狠击向云惊凰。

        连角落里打盹的玄虎也耸起身来,又对云惊凰发出“吼”的一声兽鸣,虎视眈眈。

        这一次苍伐用了十层的内力,云惊凰被打得飞出永盛殿,“咚”的一声摔在朱红色的大门之外。

        小腿肚深的雪地被她震得白雪四起。

        她大脑阵阵发晕,眼前也直冒金星。

        云惊凰顾不得疼,支撑着身体,想爬进去查看帝懿的情况。

        可、“吼!”

        玄虎冲到门口,对着她张开血盆大口咆哮。

        云惊凰闻到了玄虎口中的血腥味,是随时会将她撕成碎片!

        她不敢轻易上前,只能隔得远远地查看,解释:

        “苍护卫,战帝只是突然经历两场手术,五脏六腑太过虚弱。

        他需要继续输旁边那组营养液,几个时辰便可恢复。”

        苍伐之前确定过那透明的液体无毒,倒也没拔下。

        但他盯着云惊凰:“在帝没有恢复过来之前,你不得再踏入永盛殿半步!”

        玄虎庞大的身体也守在门口,对她虎视眈眈,威胁凛凛。

        云惊凰狼狈的半趴在雪地里。

        “簌簌……”

        忽然下雪了。

        整个世界飘起白茫茫的小雪。

        云惊凰看着漫天雪花,忽然想起前世。

        后来的帝懿恢复后,结束文皇的统治,成为东秦国唯一的天子。

        他让她做一国之母,还给予她人人羡慕的专宠。

        可他事务繁忙,总是外出办事,夜不归宿。

        那时候赵如蕙、绮丽、赵力等人,全说帝懿是在外金屋藏娇。

        每次帝懿回来,她就和他吵和他闹,并且罚他跪搓衣板、跪冰、跪雪。

        他本是尊贵的天子,不受任何人牵制,却独独宠着她、依着她。

        这么冷的天啊……

        那时候的帝懿身上受过16枚蚀骨钉,即便愈合,但被穿孔过的骨骼肯定是有旧疾。

        他是怎么支撑着跪在冰天雪地里的……

        前世的她简直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女魔头!

        云惊凰撑着身体跪在地上,任由积雪深深埋了自己的膝盖。

        “好,我不进去,我就跪在这里守着。”

        她该为她曾经做过的一切荒唐恶事,一一赎罪!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