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突遇危机!

        两人离开永盛殿。

        赢宫很大,所到之处千里冰封,荒芜萧条。

        云惊凰走着,忽然想起她离开后,就没什么可以给帝懿做支撑。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还会持续多久……

        思索间,她的脚步停在练武场。

        这里原本是战士们每日练武的地方,无数人挥洒着热血、汗水,此刻地面却全是厚厚的积雪,无人问津。

        而不远处坐落着一座座宫殿。

        苍伐讲解:“每过半月,太子皇子们便会来赢宫封闭习武三日。

        那边的宫殿便是太子和皇子们往日习武时的居所。”

        云惊凰站在雪里,目光投向其中一座宫殿。

        “苍护卫,我想要那座宫殿里的几根横梁。”

        苍伐看了眼那宫殿,是十一皇子帝长渊的宫殿!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目光瞬间变得警惕:

        “你是想毁帝的赢宫?还是想念长渊殿下?”

        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云惊凰一直爱慕长渊殿下。

        每次有长渊殿下的地方,她总要盛装出席,打扮得花枝招展。

        为了长渊殿下,她还曾学习过弹琴,可惜结果不尽人意,难听至极,一曲“高山流水”曲不达意,沦为全天下的笑柄。

        如今连长渊殿下住过的宫殿房梁也想要?

        苍伐“唰”地一剑架在云惊凰脖颈上,冷冷逼近:

        “我警告你,你已是帝的女人!若有二心,除了被浸猪笼,我将灭你丞相府满门!”

        帝的身边容不得任何背叛!

        云惊凰安抚:“苍护卫别紧张,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我只是想要几根横梁给战帝做一个背部支撑而已。”

        苍伐看着她清澈干净的眼睛,不像是撒谎的模样。

        但这女人曾经那么爱慕帝长渊,如今竟然要毁了帝长渊的宫殿给帝做背部支撑?

        而且……

        “这赢宫很快会被朝廷接管,十一皇子的宫殿塌了,定然会被皇帝追责。”

        云惊凰目光凝着那宫殿,浅浅一笑:

        “雪太大了,压垮一两间宫殿,很正常吧?”

        明明在笑,但她眼中有一分聪慧的凉意。

        苍伐瞬间明白,她是要他无声无息地毁掉宫殿,不留痕迹。

        而帝目前的确需要。

        他顾不得那么多,脚尖一点飞身过去。

        云惊凰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只看到不远处那座宫殿在几个眨眼的时间开始晃动、倒塌。

        恢弘的宫殿轰然坠毁,惊起满地白雪。

        云惊凰冷淡看着,有一抹温柔深沉的身影也在她心里彻底毁灭。

        这一世,她的心里只有帝懿!

        什么白月光,长渊殿下,和帝懿比起来,珍珠鱼目!神祇废土!

        云惊凰让苍伐扛着三根长长的横梁回去,她则收刮了一堆厚重的帷幔。

        回到永盛殿,她将三根横梁立在帝懿身后,牢牢固定,又将帷幔布里三层外三层的裹住横梁。

        经过一番倒腾,那横梁并排着,在帷幔布的包裹下柔软如床。

        距离不远不近,刚好支撑住帝懿的背部。

        原本帝懿每天只能硬生生吊着,此刻身躯却能靠着,极大地减轻疲劳、不适感。

        苍伐看得眼眶微红,帝,总算可以舒适几分~

        云惊凰顾不得休息,接下来才是今天的正事!

        她用宫殿特地挑选捡来的木头开始打磨,吩咐雁儿:

        “去马厩取些马尾巴毛来。”

        雁儿不明白她要做什么,却什么也不敢问,立即前去马厩。

        云惊凰就那么坐在大殿里,时而打磨牙刷柄,时而用手术刀钻孔,时而切割马尾巴毛。

        养尊处优的她很不熟练,手被挫穿好几个血口,但她皱皱眉头又继续干。

        帝懿昏迷这半个月没有漱过口,要是能刷刷牙,肯定会舒服很多!

        她说过、这一世她要倾尽全力对帝懿好,从方方面面到细枝末节!

        明亮刺目的太阳渐渐坠下,黄昏降临。

        在云惊凰请教苍伐如何固定马毛等一系列流程后,四支牙刷总算顺利完成。

        雁儿看着奇怪的东西,一脸好奇:

        “小姐,这是做什么用的呀?”

        “你们两跟我来,仔细看着。”

        云惊凰带着他们往外走,同时用茯苓加松脂、盐等研磨成细粉膏状。

        在夕阳的余晖中,她站在殿外角落的一个洗漱桶前,开始蘸牙膏、刷牙。

        白白的泡沫带走口腔中的污渍,虽然不如那神仙女孩给的精致,但用来漱牙已绰绰有余!

        这是成功了!

        云惊凰给雁儿、苍伐一人发了一支:

        “以后你们晨漱时,都用这!”

        两人不笨,一眼看会用途、用法。

        他们相视一看,皆在彼此眼中看到疑惑。

        云惊凰?草包二小姐?竟然能想出这么新奇的物事?

        云惊凰已端着碗水走上高台,来到帝懿跟前。

        “阿懿放松,我帮你漱口喔~”

        她喂帝懿喝进一口水,拿着崭新的牙刷给他细细刷牙。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里里外外。

        中药调配的牙膏十分清爽,刷着刷着有浅浅细沫,带走唇齿间的硝烟灰渍。

        云惊凰又喂帝懿喝水,还温柔提醒:“不能吞进去,要吐出来喔。”

        高大不容侵犯的男人昏迷得太过深沉,没有任何反应。

        云惊凰压低他的头,才令他吐出水沫。

        十几次操作下来,男人的唇齿间干干净净,只剩下浅浅的中药香。

        现在的帝懿里里外外都是那个至高无上、尊贵耀眼的战帝。

        云惊凰看着,笑嘻嘻的。

        以后都会清清爽爽哒!

        “现在可以安安心心喝药啦~”

        她端来中药,细心地一勺接着一勺喂他喝。

        帝懿没什么意识,她就轻轻抬他冷峻立体的下巴。

        一碗药在她的照顾下顺利喝下。

        苍伐和玄虎一直警惕地守在战帝身边,生怕出现任何差池。

        云惊凰照顾好帝懿,看到一人一虎,想到他们的身体,又给他们配药。

        “你和玄虎都是三个月为全疗程,每天坚持熬药服用,有什么不适随时找我。”

        苍伐看着她从箱子里拿出来的一袋袋草药,微微拧眉。

        云惊凰安抚:“放心,不会吃出命来,要是有问题你就灭我丞相府满门。”

        苍伐凝她一眼,这才提着药去熬。

        “等等。”

        云惊凰想起一件事,叫住他,从秽物桶里捡出饼子丢给苍伐:

        “把这些分给赵力和绮丽,别让他们饿死,并随时随地监督他们!”

        苍伐准准接住,低头一看,是他之前做的黑乎乎的干饼子。

        一天一夜已被冻得更干更硬。

        云惊凰还提醒:“若你有空便多做点放着,煎糊煎焦也没关系,晚上还可以拿去雪地里多冻冻。

        若是不小心落在地上沾了灰,也不碍事。”

        苍伐看她一眼,是个害人不眨眼的厉害姑娘。

        罢了,听她的。

        接下来几天,绮丽和赵力吃的简直是非人的东西。

        而云惊凰如旧每日给帝懿擦洗身体+换药+刷牙+喂药+梳发……

        即便帝懿昏迷,她也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让他随时保持往常威严高贵的姿态。

        时间一晃过了四天。

        清晨,雁儿端了肉末粥进来:

        “小姐,肉只剩下半斤了,过了今晚,恐怕每天只能吃挖来的野菜……”

        云惊凰眉心一蹙,帝懿的身体在恢复,应该快要醒了。

        到时醒来只能吃野菜?

        不行。

        云惊凰一番思索后,对雁儿吩咐:“把剩下的半斤肉拿来。”

        “小姐是要做最后一道肉膳吗?”

        雁儿说:“尽可吩咐雁儿就行,雁儿一定会珍惜这半斤肉,做出最美味的味道!”

        “并不,用这肉去后山做个陷阱而已。”

        云惊凰边说边找出带子,绑住自己的宽袖,又高高束起头发,显得干净利落。

        雁儿一听,瞬间慌张:“小姐,万万不可啊。

        后山虽然有些野物,但是冰天雪地,早已不见踪影,苍护卫去过几次都没抓到一只小猎物。

        若是失败,最后这半斤肉也浪费了……”

        “放心,我自有办法。”

        云惊凰安抚后,带了把锄头、提着半斤肉往后山走。

        雁儿不敢拦她,只能焦急地在大殿等待。

        后山覆盖着小腿深的积雪,一路走来连只飞鸟也不曾见。

        云惊凰找了个地方,开始用锄头挖坑。

        挖开积雪,挖开厚厚的泥土。

        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才挖出一个宽达一米、深达两米多的陷阱。

        她又捡来一些干枯的树枝铺在洞上,再覆盖上厚厚积雪。

        地面变得和其他地方无异,不仔细看,很难看出破绽。

        云惊凰把那半斤猪肉轻轻放在陷阱上,又摸了摸血玉耳环,从医疗包里拿出两袋红色的液体——人的鲜血!

        她将血袋打开,大量鲜血倒在猪肉周围,鲜血味瞬间四处弥漫。

        山里的野兽们最喜欢血腥味,天寒地冻,它们也饿了很久,闻到这味道很快就会出来。

        云惊凰退到远处的岩石后,静静开始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正午时分——

        “小姐!小姐!不好了!出事了!”

        雁儿忽然慌慌张张地寻来,脸上满是焦急,眼泪也大颗大颗滚落。

        云惊凰疑惑问:“什么事这么惊慌?”

        “是皇上和文武百官……他们……他们全来了!”

        云惊凰脸色瞬间煞白。

        对了!

        距离上次蚀骨钉之刑,已过去半个月!

        今天,他们又要给帝懿钉入4枚蚀骨钉!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