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赢帝清醒!

        人群中之前还义愤填膺的人们,不少人已胀得满脸通红。

        这场战事输得太过惨烈,以至于他们忘了曾经的赢帝是多么辉煌、多么强大而无敌。

        有人却冷哼着说:“那又如何!这场战役他到底是输了,是他害得我们整个东秦国被他国踩在脚下!

        我们如今每月需向西洲国上贡一半收入,家家户户食不果腹!民不聊生!饥寒交迫!

        若不是他输了,我们何至于此!”

        “呵!”

        云惊凰更是笑了,笑得讥讽而讽刺。

        “二十年前,东秦国只是个弹丸小国,拥有的国土面积仅为现在的十之一二。”

        “那时候的东秦国在常年的战乱中水深火热,哀鸿遍野,备受欺凌。”

        “那时候的你们啃草根、啃树皮,随时面临着被敌军攻打杀害的危机!”

        “是战帝他征战沙场、开疆拓土,一点点让东秦国变得强大、富足!”

        “他用七年时间一统天下,让东秦成为霸主,让你们结束战乱的生活,渐渐过上锦衣玉食的辉煌盛世!”

        这些全是不争的事实!

        是被载入史册、值得千古流传、至高无上的功绩!

        “如今你们怪他,你们忘了之前的享受全是战帝赐予你们的!”

        “是战帝给予你们一切!给了东秦安宁!支撑起东秦的天!”

        “若没有战帝,你们兴许早已沦为他国的俘虏,备受虐待,兴许早已死在二十年前的战乱之中!”

        “多享受了二十年,你们有何资格骂他!凭什么骂他!”

        全场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小。

        年老者不由自主想起了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

        八国交战,烽火连天,兵荒马乱,尸横遍野,夜不能寐,永无宁日。

        的确是战帝一步步结束那天昏地暗的乱世,带着他们过上安宁繁荣的日子。

        他们多活这二十年,是战帝赐予的……

        云惊凰接着道:“就连这场战争,是海域突起神秘西洲国,在我东秦边域为虎作伥,残害我们东秦百姓,甚至试图掣肘东秦。

        战帝早已是万金之躯,不必御驾亲征,可为了守护东秦的子民、天下,他亲赴战场!”

        “在你们酣然入睡之时,他夜看舆图、布兵谋划、殚精竭虑!”

        “在你们阖家团圆之际,他身在异国他乡、浴血奋战!”

        “在你们安享太平时,他正被战火袭击,击破铠甲,烧伤大面积皮肤!”

        云惊凰说着,看高台之上男人的目光更为景仰,心疼:

        “他舍生忘死,心系黎民!可你们呢?”

        她看着众人问:

        “你们可知他从战场回来,昏迷至今已有整整二十日!”

        “你们可知他医治皮肤,全身缝了整整514针!”

        “你们可知他每日每夜承受着怎样的剧痛?你们可曾关心过他一分一毫?”

        没有!

        从来没有人去想过这些。

        所有人只在意输赢!只在意自己的得失!只在意输了战争对自己造成怎样的恶果!

        云惊凰愤慨道:“他是输了,但他是千古战帝,在他的铁血浴战下依旧连失16座城池。

        若没有他、东秦现在恐怕早已被西洲踏平,早已改朝换代、国破家亡!”

        “是他用他的铁血战躯、尽全力护佑东秦,战斗至最后一刻。”

        “他是为东秦而战,为黎民百姓而战!”

        “你们不曾关心他分毫,还骂他辱他伤他害他!

        你们还吵着闹着要往他身上钉蚀骨钉,钉穿这具曾经为东秦国支撑起一片天的身躯!”

        “你们的良心何在?道德何在?”

        “你们与忘恩负义、不仁不义、翻脸无情、恩将仇报的白眼狗有何区别!”

        字字如钢铁掷地,铿锵有力,直击人的魂魄。

        全场变得鸦雀无声,个个被她说得窘迫、自责、无地自容。

        谁也没想到一个草包竟然懂得这些大道理,她这些话简直是震耳发聩,惊震全场!

        龙撵后几个被金甲卫护着的皇家殿下,向来高贵,此刻也多看了她几眼。

        苍伐更是双眼通红,胸腔直震。

        说得太好了!

        这么多天来,终于有人说出他想说的话,终于还有人记得这才是该有的大义正理!

        云惊凰又转过身,对着龙辇之上的那位当众跪了下去。

        “皇上,当初先皇驾崩,要您与战帝二人文皇武帝,共辅江山。

        这十三年来,于公,您与战帝齐心协力,同心同德,将东秦打理得盛世辉煌,政通人和,国泰民安。

        于私,战帝是您父皇最年幼的弟弟,也是您的十七皇叔。

        您对战帝一向和睦融彻,礼孝节义。”

        “这群刁民却百般闹事,逼迫您不得不对战帝、对自己的亲皇叔下如此狠手!”

        “皇上为抚民愤大义灭亲,实乃国之明君!

        但这等刁民的无理要求绝不能再任意纵容,望皇上三思而行!明鉴!”

        云惊凰说完,深深地磕了个头,埋下身躯。

        虽然跪着,但除了恳求外,她周身还有一股不屈桀骜的气场。

        云震嵘全程听得眼皮直跳。

        他这个草包女儿何时变得如此能说会道?斐然成章?

        而且她这意思谁听不出来,她这显然是在用话语逼迫今上停止伤害战帝!

        若今上执意再惩处,那就是对自己的亲皇叔出手,是不礼不孝不节不义!

        龙撵周围的威压骤降,似有寒气荡出。

        云震嵘瞬间明白,这是天子之威!帝王一怒必有殃灾!

        绝不能让这草包连累丞相府!

        丞相府有名满天下的嫡女云京歌便够了!

        云震嵘大步上前怒斥:“大胆不肖女!皇上未曾发话,谁许你一个女子乱议朝政!御前胡作妄为!”

        呵斥后,他又忐忑地面朝龙撵跪下:“皇上,是微臣教女无方!

        按律法她将碎尸万段!以儆效尤!微臣这便执行!”

        那位没有发话,他始终是那个君心难测的天子。

        丞相府的十名将士立即上前,拔出长剑就朝着云惊凰狠狠刺去。

        这是要当众将她碎尸万段,杀鸡儆猴!处死示众!

        毕竟天子威严,岂容她要挟!

        天子的决断,也容不得她置喙!

        云惊凰从一开始就是在赌,赌那人在如此处境下能放过帝懿,哪怕是逼不得已。

        却没想到自己的爹如此担心连累丞相府,迫不及待要诛杀她。

        如此被岔开话题,那人不用直面这个问题。

        而她一死,百姓们更不敢再有任何异议,那人又能以“安抚民怨”为由对帝懿动手。

        这一赌终究是输了么……

        哪怕是重生一世,也没法保护好帝懿?

        十柄冰冷的剑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是真的要将她千刀万剐!

        云惊凰还保持跪着的姿势,因为本能,身体僵直地发颤,双眼也紧紧闭上。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忽然——

        “杀孤赢宫之人,可曾问过孤的意见!”

        这声音!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