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安慰战帝

        云惊凰走到大殿的一桌几前,就地坐下,翻开厚厚的书籍开始看。

        站在外面的雁儿疑惑地抓了抓头发。

        是她记错了么?小姐不是从9岁就对长渊殿下独有情钟?何时如此爱慕战帝?还对战帝言听计从?

        而且小姐以前看到书就头晕,现在竟然看得那么认真?

        云惊凰确实看到书就头疼犯困。

        但这书是与帝懿有关的,是能更接近帝懿的!

        帝懿就是她心中的神像,是她毫不掩饰的喜欢与爱,而她就是努力向爱靠近的少女。

        她翻阅全书,将一条又一条尽全力记在心里。

        《赢宫守则》对她而言其实十分简单。

        因为前世和帝懿在一起的那七年,苍伐和雁儿经常在她耳边提醒各种规矩,赢宫无数人都恪守宫规。

        她在七年生活里早已将帝懿的一切喜怒哀乐和忌讳了解得清清楚楚。

        现在她只需努力回忆、背诵。

        只是一个小时,她便收起书籍,兴高采烈地去找帝懿。

        刚走出永盛殿,云惊凰想到什么,又折返回头。

        踏上大殿高台,将地上沉沉的锁龙链拉起来。

        雁儿连忙上前帮忙,疑惑问:

        “小姐,你要做什么?”

        “你帮我拿着书,我自己来就行。”

        云惊凰把书递给雁儿,自己将沉沉的锁龙链拉出大殿。

        拉到门口的门槛外,她找来一铁锹,撬开地板。

        然后、将锁龙链放到原本铺大理石地砖的地面。

        雁儿看得满头雾水,小姐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云惊凰一番倒腾后,掸了掸手:“哼哼,以后不论是谁踏入这永盛殿,都要踩这锁龙链一脚!”

        锁龙链曾带给帝懿莫大的屈辱和痛苦,但凡伤害她男人的,不论是人,还是东西,她都不会放过!

        云惊凰踩了那龙头两脚,就像是踩着哪一个人。

        随后,才拿回书籍,朝着军机殿而去。

        雁儿愣了愣,片刻后,也抬起小脚轻轻踩了踩……

        军机殿。

        这是往日帝懿放置一切军政密章、商议重事之地。

        即便是他曾经手下的八部大将,没有允许也不得踏上去一步。

        云惊凰觉得帝懿刚苏醒,肯定有许多事要与苍伐谈。

        果然,踏过积雪来到军机门时,隔得远远的就见他坐在那高高的宫殿门前。

        苍伐正低着头在他身边禀告着什么。

        向来威风凛凛的玄虎趴在他腿边,不时嗷呜几句。

        无论何时,他都是那么高高在上,宛若蔑视苍生的神。

        云惊凰看到他就开心地笑,仰着头对高台上的男人喊:

        “阿懿,我会背诵啦!”

        高台上的帝懿视线扫了下来。

        苍伐和玄虎也看向她,眼中明显是质疑。

        她一个草包,这么快会背诵?

        帝懿居高临下:“背来听听。”

        云惊凰小小的身影站在宽阔的广场雪地上,红唇张启开始背诵:

        “1,谨言少语,无事不语。

        2,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

        3,步履端正、不可疾走跳踯……”

        整整500条,云惊凰背诵得头都大了。

        但只要看着高台上的男人,她心情就是愉悦的。

        想不起来时,她也皱着眉头去想想前世发生的一些事。

        花了半个时辰,总算把《赢宫守则》一字不差背诵完全。

        高台上的苍伐和玄虎瞳孔皆缩了缩。

        东秦第一草包,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背诵下500条的《赢宫守则》?

        即便之前所有在赢宫任职的人,几乎都要花上两三天时间。

        云惊凰是背诵最快的一个!

        连候在广场外的雁儿也惊诧得睁大了眼睛。

        她家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

        帝懿亦眯了眯眸。

        那双深邃的眼中明显有揣度、上位者的审视。

        云惊凰解释说:“我虽然是东秦第一草包,但我并不是脑子愚笨啊。

        在集市和人摇骰子时,我都是第一呢!

        我就是不务正业而已,真正务起正业起来,比谁都厉害!”

        她还傲娇地抬了抬下巴。

        苍伐想起云惊凰好像的确在各行各业都是个混混头子,才能名声大噪,惹人鄙夷。

        她的说辞似乎说得过去。

        云惊凰看着他们,又疑惑问:

        “外面风这么大,你们怎么在军机殿外聊事?”

        提起这,两人脸色沉了沉。

        云惊凰意识到什么,试探性地问:“我可以上去看看嘛?”

        《赢宫守则》说了,军机殿无令勿进!

        不过此刻,帝懿并未反对。

        云惊凰提着裙摆跑上台阶,在门口看了看,顿时惊了。

        原本威严的军机殿所有值钱的东西全被收走,曾经堆积如山的奏折也不见半纸。

        梁柱等四处更是积了厚厚的灰,还有许多蜘蛛网,四处可见蜘蛛爬来爬去。

        怪不得……

        怪不得刚才阿懿的脸色不太好看。

        曾经他是万万人之上的战帝,王公贵族、王侯将相见了都得俯首帖耳,连那人都要尊称一声皇叔,客气恭敬。

        如今他刚醒来,就要面对这凄寒破败的赢宫,看着军权中心之地变成这副模样。

        即便想吩咐人打理,可曾经众星拱极、万人簇拥的他身边只剩下苍伐一人。

        而且他还被剥夺帝位、被至亲算计,双腿双手留下钻孔,伤及骨髓,只能坐轮椅,对一切无力回天……

        如此惨状,他肯定很难受吧?

        云惊凰心脏狠狠疼了。

        她走到帝懿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道:

        “阿懿放心,有我在,我会把这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给我三个月时间,我会还你一个盛大辉煌的赢宫!”

        “还有你的腿,虽然现在不便,但最多最多半年时间一定会痊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前世帝懿花了半年站起来,这一世有她的医术帮忙,应该三个月左右就能康复。

        她戒骄戒躁,没把话说得太绝对。

        苍伐却听得身体微怔。

        王妃这是在安慰王?王看起来像是需要安慰的人?

        方才王来军机殿后,其实是在……

        云惊凰安抚过后,向来言出必行,立即付诸行动,吩咐雁儿:

        “把绮丽和赵力找来!”

        “是!”雁儿连忙跑着前去喊人。

        绮丽之前被打得皮开肉绽,在房顶扫雪,发了几次高烧险险挺过来,今日才把永盛殿周围的雪扫干净。

        赵力也一个人负责偌大的马厩,累死累活。

        两人刚来,云惊凰就站在高殿上,丢了扫把扫帚给他们:

        “立即清理军机殿、龙寢宫的积雪,房前屋后屋顶皆要打扫!

        今天天黑之前主道必须打扫干净,否则抽三十鞭!”

        说话间,她还挥动了下自己的听诊器赤红鞭,空气里划出“唰”的一声脆响。

        那姿态,丝毫没有对待帝懿时的温柔。

        绮丽和赵力每天吃得是又硬又干的饼,力气虚无,哪儿有干活的力气。

        可这些天云惊凰看到他们不顺眼就会抽上一鞭子,他们不仅怨恨,也打从心底里害怕。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

        两人战战兢兢地捡起物事就要走。

        “等等。”

        云惊凰叫住他们,居高临下地命令:

        “从今日起,叫本小姐战王妃!叫本小姐身边的赢帝为王!

        王和本王妃都是你们的主子,谁敢有半丝不敬,乱棍打死!”

        绮丽和赵力看了眼轮椅上的男人,都还没敢看清那人的长相,就“噗通”跪地,连连磕头:

        “是!参见王!参见战王妃!”

        他们声线里带着颤抖。

        虽然赢帝现在是王,并且残疾,但那与生俱来的威压令人丝毫不敢放肆。

        两人行礼后,立即拿了工具前去扫雪。

        雁儿低着头道:“小……王妃,奴婢也去帮忙扫雪……”

        “不必,你负责监督他们就行。”

        云惊凰对雁儿的口吻温柔无比。

        她自己则快速跑出去,就近打了水来。

        拿着抹布开始擦门窗、擦梁柱,擦地板。

        小小的艳红身影在屋子里忙来忙去,动作迅速。

        连雕花窗缝隙里的灰尘,她也用棉签擦拭。

        帝懿坐在龙椅之上,她的所作所为尽数在他眼中。

        那凉薄的唇翕起:“你既是王妃,不必亲力亲为。”

        “没事!为你做事我开心!”

        云惊凰是心甘情愿的。

        整整两个时辰,偌大的军机殿被她打扫得一尘不染。

        “以后你又可以和苍护卫在这里面商议任何事情啦!”

        她看着帝懿说话时,脸上满是笑容,眼睛里都有星星。

        “对了!”

        云惊凰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

        “阿懿你在这儿休息,等会儿我来找你!”

        她离开军机殿,策马前往龙寢宫。

        龙寢宫是帝懿日常寝居之地。

        这半个月里他都被锁龙链吊着,今晚总算可以躺下入睡!

        而她是他同意留下的王妃,他们可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