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今夜侍寝

        云惊凰饱含期待地来到龙寢宫时,却傻眼了……

        近两百平方的房间空空荡荡,屏风、桌椅等被搬得干干净净,连烛台也没剩一个。

        空旷的寝宫只有靠里的位置摆着一张床。

        那是通体黑玉打造的龙床,雕云纹刻神龙,恍若龙于云雨间叱咤,威风凛凛。

        当初采用的原料重达十吨,现在打磨雕刻后也还有3吨多。

        由于实在太重,众人短时间无法搬走。

        但床上的金丝被褥、汉白玉枕头等,全被拿得干干净净。

        除了硬邦邦的床……什么也没有……

        “这也太过分了吧!”

        连寝宫也不放过,操家也不过如此!

        云惊凰忍着骂娘的冲动,开始想办法。

        满屋的灰尘倒是好打理,但是被褥床单去哪儿找?

        圣上口谕,镇南王带兵驻守。

        先不说他们没钱,就算有钱也不能踏出赢宫半步,否则就是抗旨不遵……

        云惊凰思索时,习惯性地玩弄自己耳垂边的一缕头发。

        头发忽然“嘶”的一下卡住了血玉耳环。

        她忽然想起,对了!

        那女孩给的空间里有许多医疗物资,其中就包括医用床品四件套!

        她之前跟着女孩学医时睡过,质地很舒服。

        但那四件套是刺眼的纯白色,在东秦国并没有这样的床单被褥,只有给死人用的白盖布才是。

        而且白色在东秦国是很不吉利的颜色,打战时也是举白旗投降。

        虽然她思维有所改变,但就苍伐的性格,绝不会允许她给帝懿用白色……

        “王妃。”

        雁儿忽然从外面走进来,蹙着眉说:

        “赢王醒了,绮丽和赵力丝毫不敢偷懒,雁儿干站着实在不习惯,求小姐还是让雁儿帮忙做点事情吧……”

        云惊凰拉住她的手,“你来得正好,我有件事问你。

        就是我有个朋友,她有一样白色的东西,你说有什么法子可以把白色变成其他色?”

        “这……”

        雁儿向来有问必答,仔细想了想说:“想变色就只有染色。

        雁儿小时候买不起好看的衣裳,雁儿娘就把别人丢的一些白布捡回来。

        用竹叶、杨柳叶、或是栀子等煮了水染色裁缝。”

        云惊凰眼睛瞬间发亮:“快,跟我仔细说说,我好转达给我朋友~”

        一刻钟后……

        云惊凰确定记清楚,才说:

        “雁儿,龙寝宫的灰尘就交给你,我出去一趟~”

        她快步离开,一路前往偏僻的宫殿。

        赢宫实在太大,曾经先皇希望帝懿多娶妻,多生皇家血脉,还修了三宫六院。

        最靠西边的宫殿简直就是冷宫,是曾经赢宫关押犯了错的奴仆之地。

        这里离正殿可以说是十万八千里,在这里杀人放火也不会被发现。

        云惊凰走进冷宫,看到屋后还有一簇竹林,显得整个宫殿更加阴森。

        正巧。

        她拿了剪刀开始剪竹叶。

        “咔嚓咔嚓……”

        两刻钟时间,剪下的竹叶堆积如山。

        冷宫有个破旧的大锅、灶台,勉强可以用。

        云惊凰从井里打水,将锅洗得干干净净。

        又把竹叶放进锅里,用井水清洗四五遍,洗掉雪和污渍。

        随后,用冷宫的烂布和破朽木家具生火开始煮竹叶。

        火焰升腾,锅里的水渐渐沸腾,老绿的竹叶被煮得发黄,汤色也越来越浓稠。

        时间差不多后,云惊凰过滤出水,拆出四件套放进水里,开始均匀地搅拌、翻动。

        这是最古老的染色工艺,虽然成品不能暴晒,易致掉色,但健康无害,足以应付眼下。

        浸泡一炷香后,云惊凰又捞出来,在盐水里进行浸泡。

        盐水可以进行固色。

        如此重复几次,染色工艺大功告成!

        云惊凰拧干水,找了个风口,把四件套挂在晾衣杆上。

        冬天凛冽的风哗哗哗地吹,四件套被吹得不停飘飞。

        大风很快带走大部分水分。

        云惊凰还在周围生火,进行烘干。

        足足三个时辰的忙碌,直至天黑,她已累得满身是汗,手上多了无数小血口。

        可她顾不得。

        因为床单被套全干了!

        借着火光看,由于她第一次技术不太好,四件套量大,染出来的颜色和竹叶青毫不相干,而是——地籁色。

        这是华夏传统之色,是立夏三候之蝼蛄始鸣之色。

        浅浅灰偏浅茶色调,低调又质朴,特别适合现在他们的处境。

        云惊凰欣喜无比。

        这是她第一次染的布,没想到她一个无能草包也能染出布,很有成就感!

        而且这是她亲手给阿懿染的床品。

        她走上前想摸摸,却发现自己身上很脏,全是灰渍。

        她又打来热水全身洗漱一番,恢复干干净净的姿态,这才去检查摸了摸被子。

        很好,布料柔软,颜色均匀。

        装上棉被,在这冬日格外暖和。

        云惊凰如捧珍宝般抱着床被回去。

        离开时,还将所有痕迹收拾干净,燃烧过的草木灰、废竹叶等,全被她收进医疗包里的垃圾回收空间。

        整个冷宫院子看不出丝毫有人来过的模样。

        龙寝宫。

        经过一天的辛勤劳作,宫殿恢复一层不染,房顶、主干道的积雪也被扫得干干净净,恢弘的大殿在雪里显得更加威严。

        夜里,大门敞开,殿中央放着一口巨大的鼎。

        鼎里燃烧着柴火,为整个大殿取暖、照明。

        “阿懿,看我找到了什么~”

        云惊凰开心地抱着床品跑进来。

        空旷的大殿里,帝懿坐在雕龙轮椅上,衣衫半脱,露出半边精壮的身躯。

        苍伐正蹲在他身边,为他手腕上的伤换药。

        无论何时,他都像是至高无上的无冕之王。

        但手臂骨骼上那个血窟窿格外明显刺眼,是今天动用内力,伤口再度恶化!

        苍伐见她回来,一边处理伤口,一边皱眉问:“王妃这些被褥哪儿来的?”

        他今日也愁了一整天,想着实在不行,给王在龙榻上铺上些稻草也行,至少比没铺柔软。

        云惊凰说出早已想好的借口:“我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在整个赢宫挨间挨间的找,没想到真的找到了这。”

        她抓了抓头,蹙着眉说:“不过天色晚了,赢宫又太大,宫殿长得都差不多一样,我也不记得是哪座宫殿。”

        谁也想不到一个草包千金会凭空变出东西来,所以没有人怀疑。

        苍伐起身走过去接过被褥,仔仔细细检查,来回翻看。

        无毒,无问题。

        灰茶系的颜色显得有些陈旧,但摸起来竟然特别柔软,还是崭新的,没人用过的痕迹。

        苍伐禀告:“王,可用。”

        坐于移动龙椅的帝懿并不过问这些小事,他以往的饮食起居一向由苍伐等人打点。

        云惊凰看到他那血淋淋的窟窿伤口,心疼得近乎窒息。

        还有三个血孔定然也是如此,贯穿骨髓的伤复原很慢。

        “阿懿,我帮你换药。”

        她放下被褥,心疼地走过去蹲下,接替苍伐的活。

        帝懿眼皮未抬,一如既往矜凉:

        “不必,退下。”

        夜深了,寝宫一向不留女人服侍。

        苍伐却放下被子,“王,今夜就让王妃照顾吧。

        属下病发,身体不适……”

        说完,他恭敬行礼退下,还为他们关上大殿的门。

        毕竟在照顾王这种事上,他自认做不到云惊凰那么心细如尘。

        大殿门就那么被合上,空旷的房间只剩下两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