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阿懿,不要……

        帝懿狭长的双眸眯了眯。

        云惊凰则开始为他上药。

        血玉空间里提供的生肌粉药效很好,半个月后应该会慢慢恢复。

        但她还是很心疼很心疼,手上的动作十分温柔仔细。

        撒药粉时,她还轻声道:“有点疼,很快就好喔~”

        软软的声音里满是轻柔的安抚。

        帝懿作为战帝,以往身边服侍的都是男人,接触的也全是铁骨铮铮的硬汉。

        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口吻,就像是有轻羽抚过心间,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之感。

        好一会儿后,云惊凰为他把手腕脚腕上的伤全处理好,又开始去铺床单。

        床单里装了薄被,厚度适中,铺设在大床上,梆硬的床柔和不少。

        床头摆放一对棉花枕,再铺上厚厚的冬被。

        原本冷冰冰的大床在这冬日里变得温暖、温馨。

        “阿懿,可以休息啦!”

        云惊凰走过去推轮椅到床前。

        帝懿大手抬起,是要自行宽衣。

        “我来!”

        云惊凰连忙去帮他脱衣服,还提醒:

        “你的手臂上也有两个钻孔,需要长时间休养,尽量不要动作。有什么事叫我就行!”

        说话间,她服侍着帝懿,为他解开红色系带,脱下外袍、中衣。

        男人端坐,一身的尊贵:

        “孤是伤了,但不是残废。”

        “我知道呀,但我乐意照顾你。能为你做一点点事我也开心!”

        云惊凰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还为他脱下鞋子、袜子。

        又伸手扶住男人宽阔的身躯,将他扶到床上。

        男人的身躯实在太过高大伟岸,双腿不能用力,全身重量沉重得近乎要将她压倒。

        但她咬牙撑着,丝毫也不嫌弃。

        盖被子、甚至调整枕头位置。

        那动作温柔无比,像是在照顾一个孩子。

        向来位高权重、杀伐果断的男人微微皱眉,脸色有明显不悦。

        最终,凉凉阖上双目。

        云惊凰走到床的另一边,开始脱衣裳,只剩下一套白色的里衣里裤。

        原本闭目的男人倏地睁开那双深邃的眼:“你做什么?”

        “睡觉呀。”云惊凰解释:

        “我现在是你的王妃,睡在这里不是理所应当嘛?”

        “不必,退下!”

        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威严。

        云惊凰意识到,现在的他并没有认可她这个王妃,仅仅只是为了感恩才留下她。

        而她前世那么伤害他,并没有奢望过什么。

        “你放心,我绝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只是你现在身体不便,万一伤口忽然发炎恶化怎么办?万一你想如厕怎么办?

        我留下来,只是为了方便照顾你。”

        帝懿:“不必,孤自能解决。”

        “那不行,不能逞强!”

        云惊凰往床边坐,“我就睡这边边,一点点位置,绝不会打扰你!”

        可夜色里,帝懿那神色明显驳斥。

        云惊凰想起前一世,每次他忙碌多日回来,她就在赵如蕙等人的挑拨下怀疑他有外遇。

        她总是生气地不让他进屋、或者不让他上床,一个劲地摆脸色。

        她的脸色恐怕比现在的帝懿还狰狞难看无数倍……

        现在轮到她,是报应!风水轮流转!

        “如果阿懿不信,我这就去睡地板,绝不打扰你。”

        云惊凰说着,从床上起身,拿起自己的一堆衣服走到离床一米远的地方。

        她把衣服铺在地上,人也躺了上去。

        寒冬腊月,没有被子,地砖也冷,她小小的身躯情不自禁地蜷缩。

        但云惊凰没有任何怨言,还面朝男人的方向睡,甜甜地扬起嘴角:

        “阿懿,晚安。”

        学医那段时间里,那女孩总是对她说晚安。

        她最开始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却能懂“晚安”这两个字的温馨。

        道完晚安,她幸福地闭上眼睛,嘴角还带着浅笑,脸上有浅浅的酒窝。

        帝懿目光落向她,锋凌的长眉在夜色里皱了皱。

        “孤不虐女人,既是一年王妃,期间自当珍重!”

        云惊凰听到男人矜贵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她缓缓离地。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竟然悬浮在空中!

        从地面腾起,朝着床越来越近!

        只是片刻,她落在了大床上。

        这是……阿懿同意她和他睡一起了?

        “谢谢阿懿!阿懿最好了!”

        云惊凰挪过去就想抱住他。

        帝懿目光却扫向她:“仅此而已,自重!”

        云惊凰明白他的意思,连忙点头:

        “我就睡边边上,一定会保持距离的!”

        边说她边后退,睡在床的最边边上。

        帝懿周身的威压收拢,覆被而眠。

        云惊凰就躺在离他一米多远的地方,心里满是激动。

        虽然和他隔得有些远,但他们睡的是同一张床,盖的是同一床被子。

        重生一世,又和帝懿睡在一起啦!

        前世即便他们同床共枕,她也觉得帝懿话少,太过冷漠,心里始终想着那个白月光,觉得帝长渊是多么温柔美好。

        可后来的真相……

        这一世,她心里只有帝懿!

        云惊凰试探性的往床里挪了一点点。

        睡在床那边的帝懿在夜色里似乎并未察觉,没有任何动静。

        她又一点一点的挪动过去,每次就挪动一丁点,想离他近一点点,再近一点点……

        这一刻的空气都是甜甜的。

        她嘴角情不自禁地微勾,满心欢喜。

        小小的动作,不知不觉已离帝懿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

        再近一点,就可以牵到他的手……

        云惊凰却不敢再动。

        她已经能闻到帝懿身上那熟悉的威严气息,即便沉睡,他也像是一尊不容攀爬的高山。

        前世伤害他那么多,她需要慢慢弥补。

        离他这么近,已经足够啦。

        她满足地闭上眼睛,总算安份下来。

        许是有帝懿陪着,很快她便沉睡,发出浅浅的呼呼声。

        但……

        到底是个草包娇娇女,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更何况是睡着?

        她睡得很不安份,时而翻来覆去,时而踢开被子,时而朝着帝懿挪动过去。

        腿一抬,放在了帝懿的腰上。

        手一挥,又压在帝懿冷峻的脸上。

        夜色里,本来入寝的帝懿睁眼,那锋凌深邃的眉梢直跳。

        大手抬起,拉开那只手。

        可不过一瞬,云惊凰的手又落在了他的鼻梁和唇上。

        帝懿眸色一凛。

        空气在刹那间凝结逼仄。

        有内力聚集在他掌心,能将人拍飞之势。

        可还没动手,女孩忽然将他抱得更紧,小脑袋往他怀里一个劲儿地钻。

        “阿懿……不要……不要恨凰儿……不要讨厌凰儿……凰儿会乖乖的……凰儿再也不闯祸了……”

        她的声音湿湿糯糯的,像是在哭。

        小手不断抱紧他,夜色里,手背上明显可见近日留下的伤痕。

        帝懿垂眸看了下,那抬起的大手最终无声放下。

        向来尊贵的男人,就那么被一个小女孩黏着……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