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屋内撒尿?

        云惊凰又道:“况且鱼鱼已经死得这么可怜,还要让它们祭天,它们能瞑目嘛?何不让它们死得更有所值呢?”

        “把它们吃进人的身体里,既能发挥它们最后的价值,又能和人合二为一,也算是灵魂永存呀。”

        苍伐:……

        她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云惊凰接着说:“你再想想,王曾经贵为帝王,帝王之家吃龙鲤,这不理所应当吗?

        龙鲤能被帝王吃下,解决王的困境,它们也会十分荣幸啊!”

        苍伐眉头皱了又皱。

        嗯……的确是这个道理……

        “行吧……”

        “不过王妃烹饪时不必准备我的份。”

        他是绝对不会吃的。

        吃龙鲤就等同于吃镇宅的神像,是一种信仰。

        能成全她已是他最大的让步。

        苍伐在心里做了准备后,还对着龙鲤上了柱香。

        尔后,终于挥起利剑。

        “唰!唰!唰!”

        剑入坚冰,削来划去。

        一条条金鲤鱼被分割开,每条都完完整整保存在冰中。

        这剑法!

        云惊凰看得称赞:“太棒了!谢谢苍护卫!”

        “王妃记住属下的话即可。”苍伐不再多看一眼,转身就走。

        云惊凰忍不住叹息:“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呢?”

        她只能去找来绮丽和赵力,吩咐:

        “全部提回内御膳房!”

        一条鱼加上结冰,有十多斤,她和雁儿可不能累着。

        而赵力和绮丽几乎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今天一早还起来扫雪,步履都是飘的。

        可看到云惊凰腰间那条独特的赤红色鞭子,他们谁也不敢怠慢。

        两人一手提一条,跑了两趟,才把九条鱼提回内御膳房。

        雁儿看到金光灿灿的龙鲤鱼时,也是一惊。

        但她是奴仆,知道谨言慎行,一切全听主子吩咐。

        她压下惊异,有些担忧道:

        “王妃,他们二人脚步虚浮,再这么下去,恐怕再有一两天就会晕厥,甚至会闹出人命……”

        虽然奴隶的命全由主子做主,但一介女子虐死奴仆,这种事会在东秦传遍,导致王妃更加声名狼藉。

        “放心,我可不会让她们这么快死去。”

        她还没玩够呢。

        云惊凰安抚后,却没多说,操办起正事。

        “雁儿,你说这些鱼怎么做?直接放锅里煮吗?”

        “当然不是的。”雁儿解释:

        “鱼外面还有鱼鳞,需要去鳞、剖腹,取出鱼的五脏六腑。”

        “像现在龙鲤被冰冻,还需要先用温水慢慢煮化,否则稍不注意鱼肉可能会化为浆糊、或者又老又柴。”

        云惊凰向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儿知道吃条鱼竟然这么麻烦。

        她还想亲自动手给帝懿下厨~(_|||)~

        “雁儿,那你做,我在旁边学!

        我们吃剁椒鱼头,香酥鱼排。

        赢王吃清蒸鱼、松鼠桂鱼,一定要用最嫩最好的肉做!”

        “好嘞!”

        雁儿虽然不是大厨,但也是几个人里厨艺最好的。

        她洗干净锅,掺水,开始生火。

        云惊凰想起一件事,“对了,佐料有吗?”

        “奴婢今日在库房找到一批残次品,王妃你看看能不能用。”

        雁儿将那些全部找了出来。

        老姜,八角香料,盐、乃至陈米等,应有尽有。

        云惊凰看了下,疑惑皱眉:

        “这些不都好好的,没什么问题啊?”

        “小姐有所不知,之前赢王贵为赢帝,一切吃穿用度与今上相同规格。

        用的花椒必须是汉源县所产,辣椒也必须是荆楚一代的皱椒。”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食物也是如此,只有上等佳品才能成为御用贡品。

        雁儿说:“眼前这些佐料虽然是寻常平民百姓无法企及,但之前在赢宫只是次等品,被放在那边的小仓库中。”

        赢宫被洗劫一空时,护卫们只把最珍贵的全带走,就忽略了这一小小的劣等品仓库。

        云惊凰明白过来,这些东西不是最佳的,但也是达官贵人才能用的等次。

        这对现在的她们而言,绰绰有余!

        “没恢复实力之前,我们就用这些。”

        云惊凰拍定下来。

        雁儿开始用热水化冰、破鱼、去鱼鳞。

        云惊凰全程在旁边仔仔细细地看,认认真真地学。

        前世她是个草包,这一世她像块海绵,疯狂地想汲取一切知识,再也不想碌碌无为,一无是处。

        她还学着雁儿的方法,帮忙除掉鱼肉的刺。

        如此一来,帝懿吃的鱼肉无刺,会方便很多。

        备料过后,雁儿取了一大块鱼腹部的肉腌制,切花刀。

        放上生姜丝、蒜丝、花椒等料,入小锅清蒸。

        一份清蒸鱼备好。

        没有油,做不了松鼠桂鱼,只能换菜单。

        雁儿将整条金鲤的鱼龙骨熬汤,熬得白白的,汤里加佐料去腥。

        大火开沸之际,将薄薄的鱼片放入其中。

        只需须臾时间,鱼片起锅盛在盘子里,白白的鱼汤装在汤盅中。

        托盘上,清蒸鱼鲜嫩多汁;

        水煮鱼片爽嫩香滑;

        鱼汤味鲜浓白。

        精致的午膳就此完成!

        云惊凰看得满眼开心:“雁儿,你在这儿看着,我出去找点东西!”

        她走出膳房,往偏僻的宫殿墙角找寻鲜花。

        以前帝懿用的托盘瓷器全是金杯玉盏,如今不是粗瓷就是磕碰坏的,很显寒酸。

        放上一束小花点缀,会让他心情愉悦几分吧。

        这几天大雪有融化的迹象,墙角边一些顽强的冰凌花陆续盛开。

        纯正的金色,薄薄的花瓣,在阳光下有种黄金打造的美感。

        云惊凰采了十几朵冰凌花,转身回厨房。

        可刚到窗户外,就看到短短时间,灶台前的雁儿晕倒在地,只立着一个镇南军将士。

        他在低声咒骂:“我呸!狗屁赢帝,狗屁千古战帝!”

        “征战成性的狗东西!老匹夫!有爹生没娘养的臭杂种!灭我南黎国,害我镇南军!”

        “没想到你也能有今天!哈哈哈,直娘贼,活该!报应!”

        “还想吃鱼肉!我呸!我呸!你这种强盗只配吃屎喝尿!”

        那男人边骂边往菜里吐口水,还端起盘子放在自己胯下,掏出东西就开始“哗哗哗”地撒尿。

        黄色的液体撒落在盘子里,好好的清蒸鱼等全毁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