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阉割渣男!

        云惊凰看得太阳穴突突直跳,肺都快炸了。

        王八蛋!

        “本王妃今天不打死你就不姓云!”

        怒意冲天的她骂人时,身体早已做出反应。

        取下听诊器鞭子一抹,走进去朝着男人狠狠抽去。

        “唰”的一声!

        由于太过突然,男人还没来得及放下盘子,脖颈处硬生生被抽了一鞭子。

        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男人痛得身体一缩,回头看到云惊凰,把盘子往灶台上一摔。

        “草包娘们竟然敢打我!老子今天砍了你!”

        他拔出利剑,朝着云惊凰狠狠刺去。

        云惊凰只会三脚猫的功夫,正面遇上这种将士、劲敌,只能躲。

        男人越看越来劲儿,“就这点功夫还敢对我镇南军出手?今天非得挑断你的手筋脚筋,再让你做军妓!”

        赢王妃又如何?连赢王也只是个瓮中之鳖!

        昨天她还得罪今上,杀了她也不会有人追究!

        他加快速度,长剑直往云惊凰身上刺。

        云惊凰几个闪躲,眨眼时间已被逼到厨房的角落,退无可退。

        而锋利的冷剑直刺她的肩膀,寒光闪闪。

        云惊凰眼中却没有任何慌乱,反倒红唇缓缓勾起:

        “3、2、1!”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落,“咚”的一声!

        原本飞刺向她的男人,重重摔落在地,全身失去力气。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男人试图爬起来,可刚动一下又跌下去,身躯瘫软如泥。

        “呵,你真当本王妃还是个傻子?”

        她在出手之时,就在鞭子上抹了软骨的药粉!

        没必胜的把握,她又怎会轻易出手?

        云惊凰捡起地上的剑,直指男人的咽喉:

        “说!你对雁儿做了什么!”

        话语凌厉,怒意迸发。

        男人是镇南军,哪儿怕她。

        “我呸!我就不告诉你又如何!”

        一个草包臭娘们而已!

        云惊凰眼神一凛,一脚踹向他的身体,原本趴着的男人变成平躺着。

        然后……

        她举起长剑,朝着男人胯裆一刺!

        “啊!!!”

        杀猪般的嚎叫瞬间荡开。

        但这里是荒废的赢宫,镇南军全镇守在外墙城楼,无一人听见。

        男人痛得全身蜷缩在一起,近乎痉挛。

        她!她竟然刺破他的那里!

        云惊凰居高临下,幽幽地笑:

        “你说我是直接削下来呢,还是慢慢来,先一颗一颗把蛋削下来,再一寸一寸断了那肮脏的玩意?”

        明明询问的口吻却满是凉意。

        男人记得她是个草包,可现在的她哪儿有半点草包的模样?

        他彻底怕了,连忙说:“不……放过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我没对你婢女做什么,只是一掌劈晕了她而已……”

        此时躺在地上的雁儿也被惊醒,悠悠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一幕。

        自家王妃战损风红衣张扬如血,长剑还刺在男人那里!

        她一惊:“小姐!万万不可啊!”

        他是镇南军,皇上安排在这里的人,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

        男人也道:“你看她醒了!我没有骗你,你快放了我!”

        “放?”

        呵!

        云惊凰转头对雁儿温柔说:

        “雁儿乖,听话,闭上眼睛。”

        雁儿还是懵的,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用手捂住眼睛。

        云惊凰脸上的温柔消失,手一转、用力从下往上一削。

        “啊!!!”

        尖利的惨叫声瞬间又直冲屋顶。

        雁儿好奇地稀开指缝看,就见男人那东西被一带二的削了下来!鲜血直流!

        小姐她竟然……

        刚醒的雁儿又晕了过去……

        而男人也痛得全身直抽,蜷缩得像个球。

        他的命根子!他传宗接代的宝物!

        到底是个将士,毅力惊人,剧痛令他狰狞又憎恶地盯着云惊凰:

        “云惊凰!你该死!你言而无信!”

        他明明告诉她了,她的婢女也醒来,她还下如此毒手!

        云惊凰浅浅地笑:“最开始那一剑算是勉为其难为雁儿报仇。

        可你往赢王的菜里撒尿这账,也得算啊!”

        他撒了尿,她就废他命根子,合情合理!

        男人眼皮都在直跳:“你……你胆大包天!蛇蝎心肠!我是镇南军!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啧啧~还没有学乖啊~”

        云惊凰抽出剑,带血的剑尖落在他的脸侧。

        “我才想起,你骂那么多肮脏话、往菜里吐唾沫的账,还没有算呢!”

        说话间,她的长剑在他脸上滑动:

        “狗屁赢王?”

        “狗东西?”

        “老匹夫?”

        “臭杂种?”

        每说一句,剑尖就在男人脸上划出一条血槽,皮开肉绽!

        男人好端端的脸眨眼时间就伤痕纵布,恐怖狰狞。

        他又气又愤怒:“云惊凰,我骂的是帝懿那狗东西,又不是你!

        你不过是今上安排来侮辱帝懿的玩意,嫁给他一个废物,你这辈子都毁了,你还真帮着他吗!”

        “很不巧。”

        云惊凰脸色又凉了两分:“骂我可以!骂我男人不行!

        帝懿不是废物,是我云惊凰的命!辱他者、生不如死!”

        话落,她长剑一挥。

        “嚓”的一声!

        锋利的脸从男人左耳垂直接划破到右耳垂,贯穿嘴角。

        男人整个牙龈牙床全露了出来,一张脸犹如怪物。

        他的恨意彻底被激发:“老子说的是实话!

        是他灭了南黎国!毁了南黎王朝!霸占南黎国的领土!他活该千人辱万人骂!”

        “你特么还有理了?”

        云惊凰一脚踹在他的脑袋上。

        “当初你们南黎国在时,不也经常在东秦边境挑拨?你们南黎国发动的战争还少吗?”

        “自古以来战争就不可避免,八国更是缠绵不休打了几百年!”

        战争是历史的必然,与帝懿无关!

        “还是赢王他结束混乱局势,给了百姓短暂的安宁!”

        “你们南黎国输了,是你们自己技不如人!成王败寇!”

        “这些年多国一统整合,赢王也没有伤害你们南黎国百姓一分一毫!”

        “你骂什么?又凭什么骂?”

        “我……”男人正要反驳,云惊凰却径直打断:

        “况且真有本事,就光明正大跑去赢王面前骂啊!之前在赢王辉煌的时候就跑去算账啊!

        在背后骂算什么东西?落井下石又算个什么玩意?

        撒尿更是小人行径!卑劣无耻!”

        云惊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