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捕获野猪!

        犹豫时,又是一鞭子抽下来。

        云惊凰只得赶紧走到一个空着的位置,开始站岗执勤。

        这一站她才发现,在这高高的城墙上,可以俯瞰整个赢宫,一眼望去全是金瓦琉璃,翘角飞檐。

        这本是她和帝懿的宫殿,如今却沦落到这里站岗……

        云惊凰手心握了握。

        没有关系,终有一日她会改变这局势!

        那将领忽然又抽了好几人一鞭子:“给我抬头挺胸!精神点!

        随时记住,你们是镇南军,是将士!”

        所有将士一个个站得笔直,如同标杆。

        云惊凰第一次真真正正体会到镇南军的森严制度。

        明明赢宫总共就6个人,只有两个人会武功。

        可每个将士分配到不同的视野,负责盯着不同的角落,不给任何人偷跑出去的机会。

        虽然是冬天,没有烈日,但就这么一直站着,一站就是几个时辰,足以要命。

        云惊凰才站不久,就感觉自己腿酸背痛,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偏偏那将领一直在周围巡查,没有任何人敢动。

        她只能忍着撑着,尽力搜寻一切可用的线索。

        期间,她发现一个小将领管理50人,为一个小队,十个小队又为一个大队,三万人的秩序毫不混乱。

        而镇南军眼下没有任何别的任务,就是单纯守着赢宫。

        四班倒,每队站3个时辰,维持最高效的注意力。

        这么下去,别说想办法弄到柴米油盐,突破镇南军的控制。

        就是镇南军一旦对他们出手,他们想活命都难。

        而且3个时辰是6个小时,真站到结束,她双腿都得废掉,还得不到其他有用的信息……

        正在焦灼时,一个将领走过来大声呵斥:

        “你、你、你!跟我去后山打猎!”

        被指的士兵连忙跟上。

        云惊凰眼前一亮。

        后山打猎!

        她挖的那个陷阱还在!兴许里面已经有了猎物!

        虽然没被点中,她却悄无声息地挪动脚步,混入其中。

        后山山脉极大,但以前赢宫的将士们经常狩猎比赛,以至于猎物稀少,更何况是冬天。

        “五个人为一组,东西南北不同方向开始搜寻!”

        “是!”将士们自觉组队,朝着不同的线路走。

        云惊凰看到她挖过陷阱的路,已经有一组人过去!

        而她分配到的方向,正好相反!

        将士们开始搜寻,领队更是一鞭子抽在她后背盔甲上:

        “还磨磨蹭蹭做什么?赶紧走!”

        云惊凰不得不跟上小队,离那陷进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怎么办!怎么办!

        当时挖那个陷阱那般辛苦,还损失了她一斤肉和两袋血浆。

        万一里面有猎物,岂不是便宜了镇南军?

        现在她们也急需肉类、油脂,绝不能落在镇南军手中!

        云惊凰边走边想办法,焦急得如同热锅蚂蚁。

        另外四人走在前面,离她的距离有点远。

        她看着,忽然眸子一亮,有办法了!

        云惊凰悄不动声色地朝着另一个隐秘的方向走去。

        确定没人时,她跑去草丛里用脚“哗哗哗”地乱踢,踢出一堆痕迹。

        还用手往里面按,按出一个又一个仿野生动物的脚印。

        许久后……

        她“啊”的一声摔倒在地,用指甲狠狠抓破自己手背,往上面倒上一袋血浆。

        “快来人!救命啊!有熊瞎子!”

        她装作痛苦又害怕地大声嘶喊。

        周围的人走得不算太远,她的声音又实在太大,穿透性很强。

        士兵们听到动静,立即纷纷朝着她的方向奔来。

        连那队差点到达她陷阱的人也匆匆择返。

        很快,三十多人来到这片区域,就看到“李野”倒在地上,手上鲜血直流,周围植物一片凌乱。

        头领问:“怎么回事?熊瞎子在哪儿?”

        “回将军,方才小卒刚到这边,一只熊瞎子……两人多高的熊瞎子!它忽然从后攻击而来!

        小卒尽全力闪躲,还是被它抓伤手背……”

        云惊凰故作惊魂未定:“太大了……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熊瞎子……它怕是成精了,还很聪明。

        小的拔出剑它就跑了……跑得好快好快……”

        头领看了眼四周,还去检查痕迹,地上的确有熊的脚印。

        他问:“可是往这边跑?”

        “对的,就是那边!它撞飞我就跑!全身的肉又壮实又肥硕!”

        云惊凰以前经常撒谎,此刻真的看不出任何痕迹。

        头领立即带着所有人往那边追去。

        云惊凰捂着手“哎哟哎哟”地叫着,却伸长脖颈看他们离开的方向。

        确定人走得很远后,她立即收起胆战心惊的模样,快速起来朝着自己陷阱的方向跑。

        那速度堪比百米冲刺!

        手背疼痛无比,她也顾不得。

        时间不多,她必须抓紧!

        云惊凰顺利来到陷阱处,就见陷阱早已被踩塌,里面真的有只野物!

        黑色毛,有獠牙。

        是野猪!

        看到她时,野猪还面相凶狠地发出嚎叫声。

        云惊凰连忙摸了摸藏在头盔里的血玉耳环,取出一枚迷药弹。

        “哒”的一声,迷药投掷在野猪脑袋前,烟雾瞬间弥漫。

        野猪倒在地上,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云惊凰松了口气,拿出一根绳子系在大树上,另一头系在自己腰间。

        借着绳子,她顺利到达两米多深的洞下。

        “不枉费我抓伤自己,还损失一袋血浆。

        小猪猪,今晚的晚餐就是你了~”

        她手落在野猪身上,闭上眼睛。

        脑海里响起系统化的声音:

        “滴滴,野猪肉可补五脏,润肌肤,祛风解毒。常用于虚弱羸瘦,癫痫,肠风便血,痔疮出血等。”

        “有药用功效,可收入医疗空间!”

        伴随着话落,野猪凭空消失,被收纳进血玉空间里。

        云惊凰想起那小女孩好久没出现了,都是系统机器在运行。

        但眼下她顾不得,快速爬上深坑,收拾现场。

        半个小时,现场被恢复得干干净净,看不出任何痕迹。

        云惊凰迅速回到原来的方向,带着伤帮忙一起找熊瞎子,顺便采了些蕨草放入医疗包。

        还趁人没注意,又在山上多处制造出熊瞎子的脚印……

        傍晚降临,所有将士回来,每个人双手空空,没有一点线索。

        头领盯着“李野”问,“你确定你真看到了熊瞎子?”

        “回队长,小卒绝不敢说谎!小卒的手都是被熊瞎子抓伤的。”

        云惊凰说:“方才我在那片区域,也看到些熊掌脚印。”

        队长想起一路找寻时,的确发现不少熊脚印。

        若李野弄虚作假,一个人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行了,你们滚回去休息,再叫几队人上山搜寻!”

        当晚,镇南军中都在传后山脉有只熊瞎子,不少人连夜上山搜寻。

        而云惊凰顺利回到内御膳房……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