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甲状腺瘤!

        赵老大夫是镇南军里的军医,赵青恒,约莫六十岁。

        他背着医药箱匆匆赶来,蹲在地上给容稷把脉。

        容万霆焦急地直在原地打转:“赵大夫,稷儿到底怎么了?快告诉我!”

        赵老一番把脉后,沉沉叹了口气:

        “将军,世子是体质虚弱,旧病发作,老夫只能按照往常给他喂下归元大补丹,缓解一时情况。

        但世子近日发作频繁,恐怕……哎……”

        后面的话他没再说下去,从医药箱中拿出一枚黑色的丹药。

        药童把容稷扶起来,有人已迅速端来水。

        赵青恒拿着丹药就要喂进容稷口中。

        “等等!”

        “你现在喂容世子服下这药,只会加速容世子的死亡!”

        一道男人的嗓音忽然响起。

        所有人朝着声音发源处看去,就见是满头大汗的“李野”。

        李野才进来不久,武力是军中最差劲的。

        众人顿时冷哧:“你个废物胡说八道什么?”

        “刚才还跑最后一名,如今就在这儿大言不惭?”

        “你懂医术吗?竟然还诅咒世子,可知是何军罚!”

        所有人看他的目光全是鄙夷、憎恶。

        赵青恒更是一身傲骨:“这位小卒,老夫虽不是什么盖世神医,但也曾是南黎国御医院之首。

        世子的身体一直由老夫调理治疗,每次吃下老夫研制的药,世子都会好转并醒来。

        你方才何出此言?”

        看似询问,实则声音里满是不悦。

        云惊凰丝毫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多管闲事、惹祸上身。

        但刚才医疗包发出提醒:“滴滴,若见死不救,禁用医疗包三月!”

        这么好的医疗包,她现在的处境绝不能失去!

        她目光落在容稷身上:“恕小卒直言,容世子面容青白,脉象虚弱,时常晕倒,看起来的确是体虚之症。

        但赵大夫所研制的归元大补丹药材名贵,药效极佳。按理说最多服用三个月,体虚之症即可痊愈。

        可这应该有半年时间了,容世子依旧无好转迹象,并且病情加重。这只能说明药不对症!”

        云惊凰已用血玉空间的诊疗系统对容稷检查过。

        她转而说:“再想容世子一向饮食少、消瘦,易心悸,有时如同感染风寒、声音嘶沉。

        这并不是体质虚弱,而是脖颈里长了个甲状腺瘤!”

        该瘤子是良性的,不会危急生命,只是会渐渐体虚、消瘦多汗。

        “赵大夫认为世子是营养不良中气不足,所以一直以来下补药,殊不知这补药导致瘤子越长越大,越长越大。

        到现在甲状腺瘤已压迫神经、血管,自然会导致其晕厥情况更为频繁。”

        一番专业化的用词,听得所有人发蒙、一头雾水。

        赵青恒却倏地站起身,一甩宽袖:“你这是无稽之谈!是说老夫一把骨头了还医术不精,残害世子吗?

        什么甲状腺瘤?从未有人听过!”

        “对啊,你个废物不要在这儿耽误赵大夫救我儿!”

        容万霆最不喜这种武术不精、摸鱼打混的人。

        更何况“李野”刚才那番话简直是天方夜谭,胡言乱语,没几个人能听懂!

        他大声命令:“来人!把他给本将军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有两名将士立即上前,架住“李野”的手臂就要往外拖。

        “等等!你们若是不信,现在可以在容世子颈部前端检查抚摸,仔细看看是否有小肉球!”

        云惊凰极力站稳身体,为自己争取一线希望。

        她还看向容万霆道:“将军,小卒若是说胡话,对小卒没有任何益处,只会害死自己,没有理由如此做。

        况且小卒一条贱命,被打死也在所不惜。可若耽误容世子的治疗,才是咱们镇南军的一大损失啊!”

        她抱拳低头:“恳请将军仔细查看!若是颈部真无肉瘤,小的自行认罚!”

        容万霆脸色变了变,目光在眼前的小卒身上看了又看。

        许久后,他哼了哼:

        “那本将军就亲自查查,若是没有,加到一百大板!”

        说话间,他蹲到容稷跟前,亲自解下容稷的将军护甲。

        药童扶着,容稷上衣只剩下纯白的锦服,衬得他更加清世出尘。

        容万霆手落在容稷脖颈上,仔细摸了又摸。

        摸着摸着,他眉心紧紧皱起。

        云惊凰的心跳也跟着加速,紧绷着。

        虽然方才医疗包已红外线扫描过,肉瘤确确实实存在。

        但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她也有些害怕。

        一会儿过后,容万霆忽然站起身,勃然大怒:

        “你个胆大妄为的小卒,本将军摸遍了也没有!竟敢愚弄本将军!你在找死!”

        他怒不可遏,剑都没拔出来,拿着沉重的剑鞘就要朝着云惊凰狠狠挥打过去。

        云惊凰吓得连忙挣脱控制,侧身一闪,躲过他的暴击。

        她难以置信地看他:“怎么可能……"

        难道医疗包害她?

        不可能啊……

        “将军你再仔细摸摸看,就在颈侧右前方、离喉结五厘米的位置!”

        “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本将军今天非得宰了你!”

        容万霆从未被人如此戏弄过,“唰”地一声拔出长剑,愤怒地朝着她刺过去。

        那明晃晃的利剑在阳光下,发射着骇人的森寒。

        远处,高高的宫殿之上。

        奢侈重工的移动龙椅立着,坐在其上的帝懿尊贵、高不可攀。

        苍伐推着龙椅,他们只是路过,没想到恰巧将训练场所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在容万霆出手那一刻,帝懿长眉微拧,大手轻轻一抬。

        有股无形的内力瞬时朝着容万霆袭去。

        远处的容万霆动作明显一顿,只感觉手臂忽然十分疼痛、沉重,拿着长剑都觉得费力。

        苍伐目睹那一幕,惊愕不已。

        这里到训练场的距离,足有一千米!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王的内力竟然能牵制住容万霆?

        若是大动作还容易,轰然而发。

        这种细微的内力既要发出牵制,又要了无痕迹,神不知鬼不觉。

        这难度等同于从蜘蛛网中取下物品而不破丝!难如登天!

        王还没有服用那灵树草,就已经恢复至此,那……

        训练场上。

        在容万霆恍惚的那一时间,云惊凰已迅速冲过去,直接撞开赵青恒,蹲在容稷跟前。

        “世子殿下,冒犯了。”

        说话间,她将容稷的衣领扯至最敞开,手亲自落在容稷的脖颈上,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地抚摸。

        那个位置竟然真的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