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容稷赏赐

        殿内。

        十个将士留下,笔直地站着随时保护容世子安危。

        云惊凰负责照顾容稷。

        她收好票据后,让药童抓药,在门口生小炉子慢慢熬制。

        哪味药需要包煎、哪味药需要后下,她全清清楚楚,那手法看起来比几十年的老郎中还要熟练。

        赵青恒不停围在她身边,眼中满是执念、恳求:

        “李小神医,你就教教我吧!哪怕就单独跟我演示一遍过程也行!”

        不看到治疗方案,他真的心痒难耐,寝食难安。

        他百般劝说:“我若医术提升,也能更加造福镇南军啊!”

        云惊凰回神,眼皮一敛。

        她丝毫不想造福镇南军好么~

        就目前来说,镇南军算是他们的敌人。

        而且镇南军明显还有复仇的打算,日后指不定要伤害她和阿懿。

        更何况她的医术全是小隐所教,骇世罕见,极易引起他人的质疑……

        赵青恒索性又蹲在她跟前,拿过她手中的药勺:

        “李小神医,这样吧,只要你教我医术,无论提什么条件都行!你真要我去贴着地面爬也可以!”

        对医术的好奇心快要让他发疯!

        云惊凰想直接拒绝,但她现在的小卒身份还得保持分寸。

        她眸色一转,道:

        “赵老大夫,不是我不肯教你,只是我的医术全是李家秘术,概不外传。

        我太爷爷还留有警言,要学医术,必须观其人品、道德、休养、学识、为人处事。

        若传差错,天诛地灭、不得善终。”

        她皱眉说:“我来镇南军中不久,和赵老大夫也不太熟悉。

        不如这样,先考察三个月,若三个月内赵老无诟病,我便考虑教授你些医术。”

        “好!三月,就这么说定了三个月!”

        三个月他还能忍,就是每天注定了抓心挠肝。

        赵青恒还喊殿内的将士们:“你们可都听见了,到时可要为我做证!”

        将士们没想到向来一身傲骨的赵老大夫还有这么卑躬屈膝的一天,他好歹曾经是御医院院首……

        而云惊凰眸底掠过一抹小精明。

        三个月后还不知是何情景呢,她可不会让镇南军就这么一直禁锢着他们。

        那时候,她也铁定不在镇南军中……

        赵老大夫开始勤快地打下手,处处挣表现。

        云惊凰几乎没什么事做,只能站在殿门口看那些将士训练得汗流浃背,惆怅地皱紧了眉头。

        虽然被免去一百大板,但被调到医部,她还如何学武功……

        傍晚时分,落日熔金。

        躺床上的容稷缓缓睁开眼睛。

        贴身护卫章之欣喜地道:“世子殿下,你醒了……”

        赵青恒也连忙过去询问:“世子殿下,可感觉身体有何不适?”

        容稷撑着床起来,章之连忙扶他。

        他坐在床上,独有长身矜贵之感。

        “无碍。”

        脖颈有些疼,但对于他们习武之人来说,就如同是被刺了一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容稷目光落向不远处。

        那将士还趴在窗边,看外面的练兵情况,看得很入神,连屋内发生了什么也不知晓,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

        之前昏迷时,他迷迷糊糊知晓全程。

        是那小卒医治好他。

        章之察觉容世子目光,连忙喊:

        “李野,世子传你!”

        云惊凰才回过神来,连忙走到软塌前行礼:

        “见过世子殿下。”

        “不必多礼。”

        容稷亲自伸手将他扶起,“李将士医术实乃世间罕见,今日治愈我病,便是我的救命恩人。

        有何需求,尽可开口。”

        云惊凰眼神一变,容世子似乎比容万霆还要大度!

        只是她的需求太多太多,还全都不能说出口……

        容稷隐约明白什么,吩咐:

        “章之,为李将士准备一间独立住所,备齐一切所需用品。

        再送十套锦衣、三百两银票。”

        “是!”章之立即去办。

        云惊凰连忙道:“世子,这实在太贵重了……”

        独立住所,每晚免去点名,不用和一堆将士挤在大板床上,这是头领才能享有的资格。

        十套锦衣少说也得近百两银子。

        三百两银票对现在的他们而言,更是天文数字!

        云惊凰心里开心得旋转跳跃,但表面还不得不装样子:

        “世子,这不太好~

        能为世子治病,是小卒荣幸。只要世子安康,便是小卒最大的心愿……”

        “不必与我客气。”

        他的命,何止三百两银子。

        容稷站起身,白色锦衣长身玉立,更加清贵绝尘。

        他看了眼窗外,“你似乎很想习武?”

        云惊凰意识到之前自己发呆时的心思被看穿,她也不能隐瞒:

        “回世子,小卒武力实在太弱,连自保也成问题,的确想要提升自己。”

        “明日一早到凌波殿,我指导你。”容稷嗓音还有些粗砂。

        云惊凰抬眸看向他,难以置信。

        容稷亲自指导她习武?

        据传容稷的武功比容万霆还优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刚柔结合,行云流水,在帝懿手上都能过几十招。

        如果跟着他习武,岂不是比在军中练习更快?终南捷径?

        “还不谢过世子?”有将士提醒她。

        云惊凰才回过神来,抱拳低头:“多谢世子!”

        “去看看你新的住所吧。”容稷薄唇边噙起一抹浅笑。

        以前未关注这位普通士兵,不知为何今日所见,总觉得他有几分可爱讨喜之感……

        *

        赢宫东西两边的城墙外,有一排长长的建筑,名勇武殿,是往日里赢宫所有将士居住之地。

        城墙内侧也有宫殿,相对宽大恢弘,只有头领将士、及身份高者才可居住。

        云惊凰抱着李野的包袱,从勇武殿出来,在一个将士的带领下来到小偏房。

        只有十多个平方,但床和床品、桌子等家具应有尽有。

        桌上放着一个水果篮,下面压着银票。

        而水果篮里有红彤彤的苹果、和黄橙橙的橘子!

        云惊凰看得眼睛发亮。

        在这寒冷的冬季,东秦还运输不便,水果只有富贵人家才可享有!

        之前她在丞相府时,倒是每日能吃上,但来赢宫后,她已有半个多月没有尝过水果的滋味!

        现在他们还不能离开赢宫,有钱也买不到东西,这新鲜的水果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章之布置完东西,交待:

        “世子殿下的凌波殿就在那边,近日你多上心,尽快让世子殿下身体恢复!”

        “好,让世子殿下少说话,不要扭动脖颈,多静养。”

        云惊凰有了吃的,多叮嘱了一堆。

        章之这才离开。

        他回到凌波殿,见容世子也已回来,不由得上前:

        “世子,对那小卒是否太过?”

        就那一篮子水果,完全无法用金钱衡量……

        容稷一袭白衣负手而立,目光投向远处小偏房。

        “无碍,他医术不凡,还是镇南军,自己人。”

        容稷对自己人向来大度。

        殊不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