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双腿恢复!

        容稷眉心皱起:“军中有人对你用私刑?亦或是……”

        “不是……不是……”

        云惊凰焦急地打断他的思绪,避免他联想,自己心里无数念头流转。

        好一会儿后,她灵光一闪,连忙说:

        “是小卒参军时间太短,一直是个乡野村夫。

        每天晚上睡觉不老实,总是闹腾到身边的兄弟们,所以之前不得不把自己捆起来……”

        “对……就是在乡下久了,没约束惯,吊儿郎当。”

        她对容稷说:“不过世子放心,现在我独自睡,已经没有这个问题!”

        容稷看了眼那伤,的确是如此。

        “痴傻。”

        他拉着她走到凉亭坐下,拿出一支药膏为她上药、包扎。

        “将士出门在外,本就要面对一切刻苦条件。

        若连战友的小病也无法适应,又如何面对更大问题?”

        他教导:“即便有愧于人,也该想其他办法补偿,切不可伤害自身。”

        云惊凰看他关切的模样,那俊沉的面容间满是教导,她瞬间松了口气。

        好险!容稷并没有发现她是女子,只是发现了这伤而已。

        “是!小卒铭记在心!”

        容稷继续为她包扎,伤口太久没处理,有些严重。

        他的动作放轻,像师父在悉心照顾自己的弟子。

        龙寝宫,后方内室。

        苍伐早前端来一碗药,那是灵树草所熬制的浓缩汁液。

        “王,近日王妃特别忧心您的身体。

        若是服下这药汁,能恢复两三成,兴许能让王妃放心些。”

        帝懿长眉皱了皱。

        赢宫的确多了个女人操前忙后。

        他接过药服下,盘腿而坐到玉台上,双目阖闭。

        那一瞬,屋内似乎有微风起,无形的内力在他周身萦绕。

        那内力又缓缓汇聚到他的腿上、手臂上,在伤孔周围环旋。

        偌大的玄虎似是意识到什么,走到玉台旁守护。

        威风凛凛的姿态,衬得帝懿更加如同天上神尊,凡人不可靠近。

        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屋内狂风骤起,所有纱幔飘飞,强大的气息竟让人睁不开眼。

        苍伐眯眸了瞬间,再次睁开眼睛时、

        就见帝懿那高大的身形竟站在屋中央!

        黑袍飘飞,尊贵卓然,殿内铜鼎里的柴火摇曳,他宛若刚刚降临世间的神明,威严不可侵犯!至高无上!

        苍伐惊愕得睁大眼睛,“王!你的腿……能站起来了!”

        沈神医说王的伤势太过严重,灵草最多只能帮助恢复二三成。

        可王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这简直惊为天人!

        玄虎也欣喜地奔过去,虎身在他腿边蹭来蹭去。

        帝懿负手而立,黑袍翻卷,高大的身影如同崇峻泰山。

        这个样子才是真正的东秦战帝!千古一帝!

        “一个月,够久了。”

        从未沉睡如此之久。

        苍伐胸腔直震。

        此消息若是传出去,必定朝野震荡!

        王恢复之事,也值得普天同庆!

        可眼下布局西洲,暂且不能告诉任何人……

        对了!

        苍伐眸子一明:“若是王妃知晓,定然会很高兴!”

        王妃是整个赢宫最有活力的人,兴许能与王分享这份喜悦。

        帝懿眼前似浮现起那抹红色的身影,没否定。

        他落座在那轮椅之上,看起来还是残疾人,但周身气息已隐隐改变。

        苍伐推着帝懿出龙寝宫,准备去找云惊凰。

        可到达一处高城楼时,居高望远,正巧看到凌波殿的方向,容稷在为云惊凰处理手臂上的伤口!

        云惊凰的衣袖挽上去,半截雪白的胳膊露出。

        容稷那手指在她手腕处抹来抹去。

        苍伐不由得停下脚步,眉心一皱:

        “王,是否去阻止?”

        王妃是王的女人,可容稷举止那般亲密!

        帝懿却只是皱了皱眉,片刻后,一如既往波澜不惊。

        “不必,她有结识友人的权利。”

        他尊贵的神态间看不到丝毫人类的感情。

        又吩咐:“王妃近日与镇南军走得近,孤恢复之事,暂且不必告知。”

        嗓音也平和,并没有私人情绪,只是公事公办。

        苍伐皱眉。

        主子竟然这么大度?

        也是,主子是战帝,格局宽大,思想宏观,非常人所能及,自然不会拘泥于小节。

        这辈子应该看不到主子儿女情长、争风吃醋吧?

        凉亭里。

        容稷为云惊凰处理好伤口,他又看了眼那手臂:

        “李将士的皮肤倒是细腻,若不看脸,我恐怕会认为是女子。”

        “呵呵……”

        云惊凰干笑着,收回自己的手:

        “我皮肤就是从小晒不黑,经常被人取笑像个娘们呢~”

        庆幸李野真的是皮肤白的人,不然她真得露馅。

        “的确太过纤瘦。”

        容稷对章之吩咐:“给李将士送的膳食再多加些。”

        云惊凰:……

        容世子对她太好,她有些良心不安。

        而且再这么继续相处下去,也很容易被识破。

        “那什么……世子殿下,不知我可否申请闭关修炼七天?

        今天你教的招式我已经全部记住,我想在房间里安静地自己好好琢磨、修炼。”

        学武的确需要静心,也靠自己领悟。

        容稷并未阻拦:“好,让章之每日将饭菜送去。

        七日之后,希望你有所增进。”

        “多谢世子!”

        云惊凰开心极了。

        七天时间不用担心露馅,还可以安安静静练武,完美!

        她和容稷道别后,拿着《玄机十九剑》的剑谱,就此回到自己小屋,闭关。

        屋内没人,她先在床上练习,床很柔软,一次一次练习拜月式。

        习惯一些后,她又在地面练习。

        摔倒无数次,每次磕到手肘皆剧痛无比。

        可云惊凰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手肘:

        “不痛不痛~阿懿还等着你帮他争取到自由呢!

        凰儿加油!超越自我!无与争锋!”

        一整天时间,她就这么训练,没有任何人打扰。

        天色漆黑,月亮悄悄爬上树梢。

        云惊凰训练得气喘吁吁,忽然想起帝懿。

        他一个人在房间里,肯定又容易胡思乱想,孤苦伶仃。

        不行,她得回去陪他!

        云惊凰确定所有人已入睡,四下无人,她才偷偷出来,悄无声息地回到内殿。

        龙寝宫内。

        帝懿立于床前,正在宽衣入寝。

        那高大的身形站立时,显得更为威严,像一座无法攀爬的高山。

        “哒……哒……”

        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

        帝懿长眉微微一拧,落坐于龙椅上。

        云惊凰推开门时,恰巧看到帝懿跌坐下去。

        那沉重的身体明显有些不稳。

        她意识到什么,连忙大步走过去:

        “阿懿,你没事吧?

        怎么站起来了?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担忧地询问间,她还撩起帝懿的裤腿,为他检查伤口。

        帝懿眸色微变。

        一双眼深沉深邃。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