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惊醒帝懿

        云惊凰检查了许久,眉心微微皱起。

        “不对呀,这外伤愈合速度,有些不对劲……”

        正常人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好到这个地步,可帝懿他……

        但是转念一想,帝懿是千古战帝,本就不是正常人吧。

        云惊凰又继续检查帝懿的伤口,还用意念让医疗包的红外线扫描仪进行扫描。

        医疗包结果显示:内部骨骼上的血孔还未完全闭合,也未长硬。

        这种情况并不足以站起来,如果强行站起,可能会导致刚长出的骨头疼痛无比、并且发生碎裂。

        (其实帝懿依靠的是自身强大的内力为辅助。)

        云惊凰看着检查结果,彻底恍然。

        她就猜对了,帝懿是逞能强行站起来的!

        时间是很久了,坐了这么久轮椅,他一个天之骄子,曾经天道的宠儿,怎么可能经得住这种打击。

        前世她只看到他的强大、杀伐果断,没曾想他私底下也有常人的情绪、脆弱、崩溃……

        云惊凰蹲在帝懿跟前,握住他的手:

        “阿懿,我知道双腿受伤,对你来说是十分难以接受的事。

        其实我比你更心急如焚,更希望你早些恢复站起来。

        但伤筋动骨一百天,再有两三个月,你一定会恢复的!

        期间越是心急,越容易导致受伤,从而加重病情。”

        她耐心地劝说:“答应我,日后不要再逞能,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好吗?”

        帝懿微微看她一眼,眼中竟是她看不懂的情绪。

        他没回答她的话,反问:“不是在镇南军中闭关训练?”

        云惊凰皱眉,他连这都知道?

        也是,没有什么能瞒过帝懿。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腿脚不便,身边不能缺少人照顾。”

        云惊凰说话间,将他沉重的身体扶到床上躺下,为他盖好被子。

        帝懿:“日后不必特地回来。”

        “那怎么行呢!虽然有苍伐护卫,可他是个男人,总有不周到之处。

        他性格还很沉闷,不苟言笑,都不知道怎么让你开心。”

        云惊凰坐在床边,为他掖了掖被子:

        “你放心,在凰儿心里,阿懿永远放在第一位!无论多忙我都会赶回来!”

        帝懿眼尾似乎跳了跳。

        云惊凰没看到,见他没说话,只以为他是心情积郁。

        他看似这么平淡,实则没人的时候,肯定是私自发泄、痛苦不堪吧,才会逼迫他自己强行站起来。

        云惊凰心疼:“阿懿,你安心睡,今晚我给你讲故事。”

        “从前,战国时期,曹操带曹冲前去拜访刘备。

        到了门口,他道:曹操携幼子前来拜访。

        刘备说:你来就来呗,带什么柚子~”

        讲完,云惊凰控制不住地笑。

        “哈哈哈~阿懿,幼子~柚子~这个故事是不是好好笑!”

        她低头时,却见帝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用一种看那什么的目光看她……

        “咳咳……我重新给你讲一个。”

        云惊凰又换了个故事:“从前,有一只蜗牛,和一只蚂蚁是朋友。

        家里没食物了,蜗牛出去买。

        蚂蚁等啊等,等啊等,等了几天,实在等不住了,蚂蚁准备出去找人。

        可刚到门口就看到蜗牛,蚂蚁欣喜地说:蜗牛朋友,你总算回来啦?

        你猜蜗牛说什么?

        蜗牛说:别催,我还没出门呢!”

        “哈哈哈……好好笑!好好笑!”

        屋子里全是云惊凰的笑声。

        她讲了一个又一个。

        低头时,却发现帝懿闭目,不知何时已经睡着。

        她讲的笑话,他竟然一个没笑?还睡着了?

        而且即便睡着,他眉峰依旧皱着,有股子生人勿近的威压、不悦……

        云惊凰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阿懿最近心情到底是有多压抑,睡着了还如此不不开心,精神紧绷……

        她的小手落在帝懿眉间,轻轻为他抚平。

        阿懿放心,凰儿会尽快学会玄机十九剑,尽快和所有人抗衡!

        哪怕与天下人为敌,凰儿也要为赢宫争取到自由!

        云惊凰轻轻起身,前往龙寝宫的后院。

        这里隔寝室有两百多米,是帝懿往常的温泉之地。

        空间空旷,黑色的纱幔四处垂下。

        中间巨大的温泉池中水清澈见底,池边有十只石雕饕鬄围池而立。

        气氛威严、严谨。

        是个练武的好地方!

        云惊凰独自在巨大的温泉池边,开始一次又一次的练习。

        俯身、前刺……

        整整三日,她让苍伐代替她去镇南军的屋中应付检查。

        而她自己则在宫殿内,白天照顾帝懿,逗他笑,晚上独自熬夜练武。

        三天时间,总算把一套基本的动作练会。

        但还无法熟练,也做不到快准狠。

        这夜。

        云惊凰照顾帝懿入睡后,又穿着那袭红衣,在龙寝宫练习。

        前扑撑地、冲、回旋挥剑……

        她的母亲到底是云国公家嫡女,她身上也流着云国公家的血液,还有九个天赋惊人的哥哥。

        其实她的进步已经比寻常人快了不少。

        可照这速度下去,至少需要三年才能和镇南军抗衡。

        她能耐着性子熬三年,但帝懿呢?

        他最近总是经常努力尝试着站起来,还动不动看着窗外的飞鸟发呆。

        恐怕不出三个月,他便会重度抑郁症。

        这和前世完全不同。

        她必须再加大训练的力度!

        云惊凰咬着牙练习,逼迫自己一次次突破极限。

        在这无人知晓的寒冬深夜里,她全身大汗淋漓,汗珠一颗接着一颗从额间滚落。

        “就如此想学武术?”

        一道低沉尊贵的男人嗓音忽然传来。

        云惊凰回头,就见黑色的纱幔外,帝懿不知道何时来了。

        他坐在那霸气的移动龙椅上,身型宽阔昂藏,椅子上栩栩如生的黑色巨龙,衬得他更加不怒自威、气场强盛。

        “阿懿~你怎么来啦!”

        云惊凰看到他,脸上瞬间挂起灿烂的笑。

        无论何时,不论多疲惫,只要看到帝懿,她眼中就有星星般的光泽。

        云惊凰走到帝懿跟前,又担心地问:

        “是不是我动静太大,吵醒你了?”

        “你说呢?”帝懿悠悠看她。

        那眼神,让云惊凰一瞬间感觉到压迫、心虚。

        仔细想来,每夜他刚刚入眠合眼,她便会下床离开,在后院练习得气喘吁吁。

        有时候还发出嘿哈、嘿哈的练武声。

        而他内力惊于常人……

        云惊凰有些尴尬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抱歉……我这不是想早点变强大起来嘛……”

        现在身上有近千两银子,却无法出去买东西。

        还答应过帝懿,三个月内还他一个辉煌的赢宫,她真的担心自己会食言。

        帝懿:“手伸来。”

        云惊凰皱了皱眉,有些疑惑。

        但帝懿让她做的事她向来不会拒绝。

        她乖乖伸出自己的手。

        手握过剑,手掌心全是汗。

        “阿懿等等!”

        云惊凰连忙跑去温泉池边,打了盆水把手洗得干干净净,这才回到帝懿跟前。

        “阿懿,这次可以啦!”

        她伸着小手,像个听话的孩子。

        帝懿骨节分明的大手抬起,竟拖住她的小手,握住。

        云惊凰还没明白他要做什么、忽然!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