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惊炸全场!

        程魁金太阳穴更是突突地跳。

        他本想让秋刃好好教训李野,可李野反倒伤了秋刃!

        秋刃还是他的左膀右臂,这就是打他的脸!

        “这一局,本将军来和你比!”

        程魁金作为战士的胜负欲彻底被激发,上前一步,盯着云惊凰道:

        “并且!此局生死不论!”

        云惊凰眼皮瞬间一跳。

        和程魁金比试?生死不论?

        程魁金是镇南军中仅次于容万霆、容稷的人。

        能做副将军,自然有他的厉害之处。

        刚才之所以能伤秋刃,一是因为秋刃轻敌,二是因为秋刃是刺客,只注重攻击,缺少防守。

        而程魁金是个战士,不仅攻击力霸道,防守还十分万全。

        在他攻击时,他也会做好防守,不给人下手的机会。

        他全身穿的还是坚硬的铠甲,剑很难穿透。

        云惊凰这种新人才训练七天,与程魁金对敌,就是送死!

        可程魁金已走到场地中央,大声呵斥:

        “全给本将军让开!”

        他要好好赢“李野”一场,最好是打死这臭小子,找回他的威严和面子!

        将士们立即退开位置,腾出场地,把秋刃扶下去医治。

        他们站在外围,中间形成一个斗战场。

        包围圈里,只剩下云惊凰和程魁金。

        程魁金在活动手上筋骨,一身“骨骼”咯咯咯地响,整个人彪悍无比。

        云惊凰站在中间,看着程魁金,手心渗出些细汗。

        “程副将军,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刚才也是你们逼我的……”

        程魁金一直看她不顺眼,更何况今天这样的情况,怎么会放过她。

        “小卒!别废话!让你看看本将军的剑!”

        他拔剑就要发起攻击。

        “住手!”

        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传来。

        所有人扭头看去,就见不远处的外城墙处、容稷踏空飞身而来。

        一袭白衣,清贵出尘,世子的威压弥漫。

        众人见到他,立即抱拳低头:“参见世子!”

        程魁金也收起攻势,疑惑问:

        “世子,你不是入宫了,怎么这么快回来……”

        容稷的确已到宫门口。

        可他留下的小卒快马加鞭赶来通报李野的情况,他不得不马不停蹄赶回来。

        此刻,容稷负手而立,目光清冷落向程魁金:

        “我若不回,程副将军今日是不是就要杀了本世子的人?”

        “是属下冒犯。”

        程魁金低头服了个软后,却道:

        “但这小卒趾高气扬,侥幸打败了秋刃,还侮辱秋刃!

        本将军不过是要光明正大和他比一场,看看他功底到底如何而已!”

        容稷看了“李野”一眼。

        竟能打败秋刃?

        他道:“比试可以,但须点到为止。”

        这明显是在维护“李野”。

        “那不行!”

        程魁金却道:“战场之上刀剑无眼!我们谁不是在战场上以命相搏、浴血奋战?谁会点到为止?谁会让着他?

        世子你一直庇佑他,他一辈子被庇佑,又怎么能成长的起来?”

        容稷皱眉,还想再说什么。

        云惊凰却上前一步,开口道:

        “好吧,我同意与程副将军比试,不论生死。”

        容稷长眉一皱,目光落向他。

        “李将士,你才训练七天,再怎么突飞猛进,也不可能是程副将军的对手。"

        “戒骄戒躁。”

        最后四个字语重心长。

        云惊凰敛眸,她若不同意,程魁金会一直和容稷争执,让容稷为难。

        她也的确不想再被谁庇佑。

        她道:“容世子放心,闭关修炼七天,我领悟到《玄机十九剑》的精髓,正好试试看到了什么地步。

        若是真连自保的能力也没有,那便是我的命。”

        云惊凰又看向程魁金:“但这次比试若是我赢了,日后你们不得再质疑我的能力,也不得再找麻烦!”

        “好!”程魁金一口应下。

        呵?赢?

        这种小卒怎么可能赢他一个将军?

        今日即便不杀李野,他也要将李野弄个遍体鳞伤,让他知道侮辱他的代价!

        他嚣张地盯着“李野”:“若你输了,不论是死是残都是你自愿!与本将军无关!”

        事情就这么定下。

        场地再次空置出来。

        所有将士围在外围看。

        容稷也负手而立在不远处的人群前,眉心微微皱着。

        眼里,隐隐有几分担忧。

        程魁金活动好筋骨后,伴随着一将士喊:“开始!”

        他拔出自己的长剑,直直朝着云惊凰刺去。

        那是一柄十分宽的剑,重工,杀气十足,又强悍逼人。

        迎面刺来,速度很快,杀气凛人。

        如此攻势,暂时看不到任何可攻击的地方。

        云惊凰只能一个就地打滚,身体形成圆球般朝旁边一滚。

        容稷皱眉,这是《玄机十九剑》里的滚月式。

        李野短短七天竟也学会了?

        而程魁金冷哼,只会躲避的胆小狗,受死!

        他转换方向狠狠砍去。

        可云惊凰以滚月式时而左滚,时而右滚。

        程魁金砍来砍去,怎么也砍不到他分毫!

        而且她完全出其不意,毫无章法。

        在所有人以为她会左边时,她右边,在所有人以为她会右边时,她忽然又朝前面滚。

        本来彪悍的程魁金就像是被耍一般,逗来逗去。

        容稷目光全程落在“李野”身上,微微眯眸。

        “李野”的速度太快,快得惊于常人,不同寻常,就像是有内力。

        但仔细探查,她并没有,只是身体表露出的本能速度。

        (因为帝懿给的内力,仅为一丝,外人无法探查,也只是帮助她动作更为流畅敏捷。)

        场上。

        程魁金已彻底被激怒,把云惊凰逼到一堵墙壁的死角。

        这次,她退无可退!

        程魁金眼中的杀意尽显,持着剑猛往前刺。

        云惊凰眯眸,是时候了。

        她竟不躲,反倒直直举着软剑,朝着程魁金直刺而去!

        所有人看得瞠目结舌。

        李野这是不想活了吗?

        竟然不躲?还和程魁金正面相刺?

        程魁金的速度更快,手臂更长,剑也更长。

        程魁金的剑一定会先刺入她的心脏!

        容稷长眉亦皱了皱,一时间竟也不明白“李野”要做什么。

        但他手中已集聚内力,准备出手护他。

        程魁金看到李野直刺而来,哼了哼。

        《玄机十九剑》主旨的确是出其不意,可没说让人来送死。

        李野如此直面撞来,非死不可!

        他又加快速度,宽剑在空中刺出“哗”的一声破空声。

        近了!近了!

        两人的速度越来越近!

        眼看着程魁金的剑就要刺入云惊凰的心脏。

        忽然!

        “嚓!”

        一声奇怪的声响。

        云惊凰手中的剑,竟然先一步刺入程魁金的下巴下!

        程魁金动作瞬间僵滞。

        他若是再往前,那柄剑就会刺入他咽喉更深!

        他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

        怎么可能!

        两人的速度相比,“李野”明显比他慢!

        李野的剑也比他稍短一些!

        李野还被他的剑逼在外面,他的剑尖刚好碰到他的胸膛处。

        可李野的短剑、怎么就刺进他的身体!

        全场的人皆是不解,不可置信。

        所有人如同看见鬼一般睁大了眼睛。

        不仅秋刃输了,连程魁金这样的副将军,大将军,竟然也输给李野?

        李野是如何做到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