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兄弟?结义?

        只有容稷看到云惊凰的剑时,眯了眯眸。

        那柄剑,“李野”做过改装。

        剑柄不知道何时被他加上机关,只要一摁动,剑就会朝前弹出一段长度。

        也就是那小小一段的长度,决定了这场比赛的输赢!

        李野逃避那么久,也是刻意让程魁金的铠甲晃动错乱,看准衣领散开的那一命门!

        容稷本来拧起的眉宇松开,薄唇边勾起一抹浅笑。

        他没看错人。

        “李野”当真领悟了《玄机十九剑》的精髓。

        “出其不意”四字,不仅仅在剑法,更可能在方方面面。

        第一轮,他刺中一队长膝盖处的穴位,并划破人裤腰带。

        第二轮,他直刺秋刃要害,让秋刃不敢轻易动弹。

        第三轮,是剑上的机关。

        李野,他将剑法、招式、甚至医术穴位、武器机关,全融合在一起。

        他、是个百年难遇的奇才!

        程魁金是个副将,脑子不笨,很快也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看着直刺他咽吼处的剑。

        只差一点点!只要一点点,他的喉管就会被刺破,原地死亡!

        李野也明明可以再再侧身往前一点点,深入一寸,他就必死无疑。

        但……那剑停下了,只刺入他的皮肤。

        “为什么……不杀我?”

        若他有这样的机会,早已直接杀掉眼前的男人!

        云惊凰的确想解决所有镇南军,但她目前只是区区小卒。

        若真杀了秋刃程魁金等人,追究起来就是以下犯上,不知分寸,必死无疑!

        而且……

        她凝视程魁金,“你之前那句话说得很有道理。

        我们谁不是在战场上以命相搏、浴血奋战,从未被谁庇佑过。

        我也一样,看似曾被庇佑,被捧上天,可那庇佑却是最深的一剑。”

        说这话时,她周身弥漫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凄凉。

        程魁金虽然可恨,但他其实只是个普普通通、在战斗上奋不顾身的战士。

        “在这乱世之中,你我同为天涯沦落人,无亲无友,从不曾被善待。

        兴许某一天我们就战死沙场、或死于非命,又何必咄咄相逼置人于死地?”

        云惊凰经历那些事,已成熟不少,淡然地收回剑。

        程魁金听着那些话,整个人僵硬在原地,受到极大震撼,仿若心灵也被抨击。

        他咄咄相逼,想要“李野”的命。

        可李野却说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竟然愿意放过他……

        云惊凰看到他脖颈的血越流越多,她又拿出支止血药膏:

        “程副将军谨记,正因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无人善待我们,我们更应该善待自己。

        以后不要轻易拿命与他人赌。”

        说完,她将药膏塞进他手里。

        程魁金清楚感觉到手掌心传来的温热感。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敌人如此对他!

        在这乱世之中,他早已习惯战斗,也只知道战斗,随时做好死的准备。

        每次遇到敌人,谁又不是拼了命地想要他死?何人善待过他?

        可今日,这小卒却告诉他要善待自己……

        多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温暖?

        上一次……还是他那故去的老母亲……

        “呜呜……”

        心酸的眼泪控制不住夺眶而出。

        程魁金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瞬间哭得稀里哗啦。

        他一把拉住云惊凰的手,将他拽进怀里,紧紧抱着:

        “李兄……是我肤浅了!是我之前咄咄逼人,心狠手辣!

        以后你就是我的兄弟!是我程魁金心服口服的结义亲兄弟!

        我为你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云惊凰被他抱着,完全反应不过来。

        程魁金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还要认他做结义兄弟?

        不止是程魁金,现场的将士们心灵也受到极大的震撼。

        镇南军一向崇尚武学,从加入军队那一刻起,就已做好死亡的准备。

        不论对待哪一场战斗,都是在拿命去搏斗。

        可李野那番话……

        李野那身躯被程魁金抱着,在程魁金怀里显得那般娇小,但他却有着比任何人都广大的格局!

        容稷薄唇勾了勾:“李将士进步惊人,今日起特封为镇南军特使将军!任何人不得再冒犯!”

        特使将军,虽不是统领、营长等职位,不能管辖将士,但却是特殊存在的职位。

        这意味着容稷对他的看重,以及特殊对待!

        程魁金这才松开云惊凰,擦了把眼泪:

        “恭喜兄弟!贺喜兄弟!你的能力当之无愧!”

        才七天就能打败秋刃、打败他,再稍加练习,完全不可估量!

        而且从一个无名小卒提为特使将军,只用了短短七天,这在军中前所未有!

        “兄弟,今晚我要为你庆祝!

        有你这样的人才,是我们镇南军的福气!

        我们镇南军今夜一起大庆一番,不醉不归!”

        容稷并未反对,吩咐章之:“去安排。”

        “不用!我亲自去!我要亲自操办这件事!”

        程魁金格外激动,再次拥抱了云惊凰一把:

        “兄弟等着,今晚我们一起喝酒!把酒畅谈!”

        他表达完热情后,这才带着人浩浩荡荡地离开。

        所有将士也跟着,看“李野”的目光满是崇拜,敬仰,如同在看一个神话。

        云惊凰愣在原地,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忽然就成为镇南军中的特使将军?还拥有如此高的待遇?

        容稷目光落在他身上:“怎么?傻了?”

        “不是……”

        云惊凰回过神,她就是觉得太突然了。

        而且成为特使将军,不知道是不是很快就能找到解决整个镇南军的方法……怎么才能利用好这个身份……

        容稷视线在他身上流转一番,确定她未受伤,问:

        “这七日,可是很辛苦?”

        云惊凰想起这七日,眼泪都快流出来。

        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除了前世死那一次,从未受过这么大的罪!

        所有人只看到她今日的厉害,不知她七日里经受的是什么……

        容稷竟然能问这话题,她心里感动,却回答:

        “不算辛苦,一切都是自愿的,这样活着才像是真正的活着!”

        “在我跟前不必逞强。”

        容稷拿出一枚玉佩给她:“这两日好好休息,可去四处走走,劳逸结合。”

        云惊凰看到那玉佩,眼眸一亮。

        那是世子的贴身玉佩!

        有了玉佩,不仅可以在镇南军中畅通无阻,还可以离开赢宫,去京城任何地方!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