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打断双腿!

        可容稷对她这么好,她有些不好意思接:

        “容世子,我……世子是不是对我太好了……”

        好到她觉得自己混入镇南军中,是个很卑劣的行径。

        容稷目光落在他身上。

        不知为何,每次和他相处,有种独特之感。

        “兴许……你算是本世子的救命恩人,也算是半个徒弟。”

        云惊凰心里稍微舒坦了些。

        是喔……她救了容稷的命,特殊一点也很正常吧……

        “那……多谢世子。以后世子若有什么需要之处,只要我帮得上忙,一定不会推脱!”

        除了伤害帝懿外。

        如果不是立场不同,她和容稷会是很好的朋友!

        云惊凰接过那块玉佩,准备离开。

        “等等。”

        容稷的嗓音忽然叫住她。

        云惊凰转身,就见容稷负手而立,那双清冷矜贵的眸子看着她。

        “若不嫌弃,可称我为师父。

        日后你不再孤身一人、无人庇护。”

        云惊凰脚步又顿了顿。

        容稷话语里有满满的庇护,真的像是一个足以为她遮风避雨的师父……

        镇南军里,竟然有这么好的人……

        而且她还有许多需要跟容稷学习的地方。

        “不嫌弃。”

        她抱拳做行礼,喊了声:“师父!”

        “去吧,休息两日,再教你新的招式。”容稷清冷如玉的面容间带着浅浅宠溺。

        云惊凰离开,心情有些复杂。

        但愿以后,不要和容稷有生死之战。

        她暂时没有出赢宫,反倒先在赢宫内部到处走,装作参观的模样。

        虽然她有钱,有令牌,但现在刚刚上位,根基不稳。

        而且不论出去买什么东西回来,赢宫平添物品,极易引人注意。

        一旦打草惊蛇,会前功尽弃。

        云惊凰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想先稳两天,思考个万全之策。

        走着走着,她忽然想起!

        今晚要参加庆功宴,一起喝酒,就不能回去陪帝懿睡觉。

        帝懿一个人在房间里独守空房,寂寞孤单可怜,肯定又要胡思乱想……

        她得先为帝懿做一件礼物!

        云惊凰悄无声息回到内御膳房换衣服。

        她没注意到、在远处的高殿之上,无人看见的楼台处。

        帝懿那抹高大的身影负手而立,居高临下俯瞰着整座赢宫。

        周身的气场蔑视众生、强大、尊贵。

        见她安然脱困,帝懿转身进入内殿,对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吩咐:

        “继续。”

        黑衣男子恭敬禀告:“关于一笙神医的消息暂且没有线索,但墨楼已在16个国家建立据点,其中包括西洲……”

        *

        云惊凰去掉易容,恢复自己的模样,在一间间荒芜的宫殿中游走。

        最终,她在某大殿的桌上发现一大片绸布。

        那是供奉佛像的桌布,纯白色,磨绒材质。

        这样的白布很精良,却没有人要,已落了不少灰。

        云惊凰欣喜地将那白布拿出来,在大殿门口掸灰、折腾,还找了把剪刀剪布匹。

        远处。

        容万霆回来了,和容稷在广场间散步谈事。

        “李野进步竟然那么快?简直是天佑我镇南军!苍天也要我们镇南军东山再起!

        稷儿,你对他一定要多上心,他有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

        “放心。”

        容稷对李野一向宽宏。

        容万霆心情很好,开怀大笑。

        转眼间,却看到云惊凰那抹红色的身影在乱扯布匹。

        一块不吉利的白色布被她弄来弄去,就像是个傻子在倒腾,全身还灰尘仆仆的。

        容万霆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停下脚步对容稷道:

        “稷儿!你给为父记住,日后千万不可娶这种废物草包的女人!哪怕做朋友也不行!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容稷视线投过去,那女子容色还算艳丽,但一直穿着红色嫁衣,还胡乱倒腾,看起来的确有些痴傻。

        “父亲放心,我此生暂无婚配打算。”

        “那就好!也不急,等遇到足够优异的再说。”

        容万霆停住脚步,又看了云惊凰几眼,想到什么,他心情大好:

        “哈哈哈!这就是帝懿娶的女人,堂堂帝懿竟然娶了个这种玩意儿!

        想到他每日和这种女人同床共枕,我就高兴!哈哈哈!今日真是双喜临门!”

        容稷长眉却皱了皱,看向龙寝宫的方向。

        “战帝他曾辉煌一世,如今却落得如此……”

        “这是悲事,并不值得庆幸,我们更不可落井下石。”

        “老子才不管!”

        容万霆冷哼:“就是他害得我们南黎国从历史上消亡,不复存在。

        当初那一战,更是……”

        容万霆提都不想提,他转而吩咐:

        “稷儿,你去帮着程魁金一起操办,今晚这场庆祝一定要盛大!”

        庆祝他们镇南军获得良将,也庆祝镇南军比帝懿越来越优异!

        即便帝懿内力真的恢复,到时李野肯定已突飞猛进,足以成为镇南军的利刃!

        容稷想起今夜之事,又对容万霆叮嘱一番,才转身离开。

        容万霆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就摇了摇头。

        他这儿子哪儿都好,就是太正人君子了些。

        待容稷离开后,他吩咐:

        “来人,让今天训练的将士跟本将军来,一起到龙寝门训练!”

        龙寝门是从外朝通往后方内廷的必经之路,离龙寝宫只隔了一堵宫墙、一个巨大的广场。

        几千将士陆陆续续开始集结……

        而云惊凰在那偏僻的宫殿里,裁剪出两大块布。

        那布长条条的,像是一个大葫芦形状,但又有两个尖尖的耳朵。

        她拿着针开始缝制,在一面缝上两个黑黑的圆圈,又把两块布缝合在一起,往里面塞医用棉花……

        完成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云惊凰看着毛茸茸的大玩偶,心情十分愉悦。

        她摸了摸耳垂上的红色耳环,将其放进医疗包中,紫外线消毒。

        随后,抱着那东西赶到龙寝宫。

        刚到宫门外,就看到容万霆带着五千将士在训练。

        “嗬!哈!嗬!哈!”

        将士们训练的声音铿锵激昂,中气十足。

        看到云惊凰路过,所有人皆朝她投去鄙夷厌恶的目光。

        容万霆更是呵斥:“赶紧滚进去,别耽误我们镇南军训练!”

        “我要是有你这种纨绔草包女儿,早就直接打死!”

        云惊凰想说点什么,忽然!她想到帝懿!

        帝懿现在双腿残疾,身边没有留下任何兵马,镇南军却特地跑到他眼皮子下训练……

        他一无所有,却看他人风生水起,称王称霸,坐拥军权。

        再是强大,也会被刺激得锥心裂肺吧。

        她可怜的小懿懿!

        云惊凰顾不得和容万霆争吵,快步穿过大门,跃过广场,朝着寝殿跑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