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身份揭穿2!

        云惊凰看着镇南军就要动手,大声喊道:

        “住手!”

        “我知道你们的神医李野在哪儿!”

        所有的目光瞬间移来。

        程魁金最为激动,“你说什么?我兄弟在哪儿?你把他怎么了?”

        “放心,他安然无恙,还生龙活虎。

        我今日清晨起床喝水时,看到他去后山采草药了。”

        云惊凰说:“你们先去后山找,若是找不到人,再来烧死我们也不迟!”

        只要他们离开,她可以立即易容前往。

        可哪儿想到,容万霆十分固执:

        “你这种草包废物,又开始撒谎骗人!谁会信你的鬼话!

        待我们去找人,你们肯定就要偷溜!还想去找救兵是不是!”

        云惊凰:……

        “大叔,赢宫现在处境,谁会来救我们?有谁会救一个失权失势的王爷?”

        她真的只是想快点易容出去救人。

        容稷对她那么好,见死不救她会良心不安。

        可云惊凰往日狡黠刁蛮的形象已深入人心,没有人会信她的鬼话。

        “老子懒得和你废话!你的谎话连篇留着去和阎王说!”

        容万霆拿过一把火把,直接朝着一簇柴火丢去。

        顿时、“哗”的一声,朱红色的大门外已燃起一片火光。

        云惊凰看到火、似乎已感觉到那火焰的灼热,脑海里又浮现起前世帝懿被烈火焚身的画面。

        她握着帝懿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

        而他们还要继续纵火!

        “住手!”

        “烧死战王妃,你们是想把李野也一同烧死吗?”

        苍伐忽然捧着一套衣服,从外面大步进来。

        所有人疑惑皱眉。

        容万霆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苍伐看了眼自家王,王还是那么尊贵从容,外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但他知道,自家王肯定也不希望王妃再易容去军营。

        他对所有人道:“因为你们要找的李野李将士,正是你们眼前的战王妃!”

        所有人脸色一顿,但仅仅只是片刻,仿若听到天大的笑话。

        “云惊凰?是李野?”容万霆满脸讥讽:

        “堂堂苍护卫也学会说谎了?为了活命,你们还当真是不择手段!恬不知耻!”

        所有将士也道:“我们李野将士他医术高明,怎么可能是云惊凰这种草包?”

        “一个不学无术、愚蠢如猪的废物,还敢和我们李将士相提并论?”

        “荒诞无稽!不知羞耻!厚颜无耻!”

        将士们咬牙切齿,仿若自己心中的神祇被冒犯。

        程魁金更是打量着云惊凰:“你要是我兄弟李野,我程魁金当众把这堆柴吞进去,再天天喊你姥姥!”

        一群人骂完后,懒得理会云惊凰,又开始往其他柴火堆纵火。

        云惊凰眼下也没有办法,不得不道:

        “那你们先看好了!”

        她接过苍伐递来的衣服,当众开始穿上,戴上小卒的头盔。

        同时,又拿出一张捏制好的面皮戴在脸上,用眉笔等加以修饰。

        只是短短片刻时间,云惊凰彻彻底底变成李野的模样。

        她还看向众人,用男子的声音说:

        “程副将军,昨日我才让你善待自己,你这么快就忘了?”

        “镇南将军,世子的命,你到底还救不救?再拖延下去,扁鹊在世也回天乏术!”

        那声音、和李野一模一样!

        就连神态、气质也毫无出入!

        全场寂静,难以置信!

        天!

        云惊凰这个草包,当真是他们镇南军中的奇迹李野?

        她一个废物女人,竟然是神医李野?特使将军李野?

        怎么可能!

        云惊凰说:“当初你们军中的小卒李野来赢宫送餐,偷偷往菜里吐唾沫,撒尿,正巧被我瞧见。

        我一气之下不小心失手将他杀了,又不想被你们镇南军察觉,才不得不易容前往军营。”

        “若是你们不信,大可去后山的一个蛇窟里找找看,里面兴许还有李野的里衣里裤。”

        当初苍伐将李野被蜜蜂毒蛇咬得溃烂不堪的尸体丢至后山。

        现在约莫骨头都不剩,只剩下衣服。

        容万霆看着她的神色,莫名有种直觉……

        不……不可能……

        他看了个小卒一眼:“你立即前去查看!”

        云惊凰道:“先让我去看看世子,世子待我不薄,我绝不会害他。”

        她走向角落,拿出一个医疗箱。

        手摸耳垂上那艳红的红色耳环,里面已无声出现今日要用到的救治药物。

        容万霆想起“李野”曾经救过容稷一次。

        况且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

        “好!就先让你去看看,我倒要看看你到底会不会医术!”

        医术这种事,总不可能造假!

        他终于让路,并让人开始灭火。

        但那些将士依旧镇守在龙寝宫外,显然不打算放帝懿出去。

        容万霆说:“赢王就先押在这儿!待你医治好稷儿,我再撤人。”

        云惊凰提起医药箱,回头看向帝懿道:

        “阿懿,在这儿乖乖等我,我会很快回来的!”

        帝懿眉峰微动,指掌间一直有无形的内力萦绕。

        但最终,缓缓收起手。

        “那孤之性命,就劳烦王妃了。”

        云惊凰心疼。

        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却只能由她一个女人保护……

        哎。

        她又给了雁儿一个安抚的眼神,以李野的面貌,被一群人跟着离开赢宫。

        穿过重重宫门,到达驻扎地时,就见一片广场上摆放着几千名尸体,已全盖上白布。

        断了气息,确实无力回天。

        继续往前走,四处可见将士们捂着肚子瘫坐着,哎哟哎哟的呻吟。

        每个人脸色紫绀,气若游丝,呼吸困难,甚至有的在痉挛。

        赵青恒和一群御医忙前忙后,焦头烂额。

        看到云惊凰来,赵青恒连忙冲上前:

        “师父,你可算来了!你快看看将士们到底怎么了!”

        “是醉心花。”云惊凰已确定情况。

        醉心花又名曼达,曼陀罗。

        其果实和秋葵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云惊凰隐约记起,昨天有一道菜就是秋葵。

        应该是秋葵里混入了许多曼陀罗的果实!

        昨晚光线昏暗,她被拉着喝酒,也就没有注意。

        而曼陀罗不止有迷药作用,误吃多了,会让人进入晕睡、痉挛、最后晕迷死亡。

        云惊凰立即打开医疗箱,从里面拿出一大袋黑黑的粉末状东西:

        “一人一勺,立即让将士们兑水服用!”

        这是活性炭粉,具有大孔结构和巨大表面积吸附能力,进入肠道后,可快速吸附身体里的毒素。

        光吸附了还不够,必须尽快排除体外。

        “这个导泄方子,立即去熬制,并服。”

        “拉肚子后,身体虚脱,需兑淡盐水口服大量补液,再服这副中药。”

        她有条不紊地拿出一张张方子,周身气场冷静又干练。

        容万霆和程魁金相视看了看,真的在云惊凰身上看到李野治病救人时的气场。

        而在东秦这个时代,醉心花和断肠草、鹤顶红等齐名,是名医大家也无法医治的剧毒。

        眼下没有任何办法,容万霆吩咐赵青恒:

        “照她说的做!”

        云惊凰又加快脚步,走进容稷的寝殿。

        冷淡系的房内,容稷躺在床上,面容比往日苍白,衬得他更加如同天上谪仙,不染纤尘。

        毒已被他用内力全数逼完。

        但发现得太迟,呼吸系统受损衰竭,气若游丝。

        容稷喜清淡,昨夜那盘凉拌秋葵是特地从温热地区运来,他食用不少。

        云惊凰对身后跟来的人说:

        “全在外面侯着!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