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为她擦脸

        延趣宫。

        此刻宫殿门口挂着一排灯笼,多了喜庆之感。

        屋内的蜡烛照射得殿内温馨美好。

        餐桌上摆放着九道菜肴。

        榛鸡飞龙汤,西湖醋鱼,葱烧海参,红烧猪蹄,晶莹腊肉,宫保鸡丁,炝炒三色豆芽,清炒小菠菜,冰糖燕窝。

        这些菜摆在玉瓷餐具里,显得格外精致。

        虽然和往年比起来还是寒酸,可在眼下的处境,已是十分丰盛。

        云惊凰还在桌上布置了许多从后山摘来的野花,全是红色。

        点缀在菜肴之间,显得格外浪漫。

        她给苍伐和雁儿也准备了张小桌,相同的菜肴,在大殿侧边。

        殿外角落还丢着一只生鸡、一些山里采来的浆果,是玄虎的晚餐。

        今晚,是他们的年夜饭。

        等阿懿过来就可以开饭啦!

        “哒哒哒!”

        一阵比较大的脚步声忽然传来。

        听起来是很多人。

        云惊凰皱了皱眉,连忙走出去查看,就见是容万霆带着十几个人走过来。

        那些人全是军中的领队将士,气势很急。

        “你们这是……”

        所有人走到云惊凰跟前停下脚步,下一刻——

        他们全数抱拳:“多谢赢王妃送来的腊肉!”

        程魁金更是激动地说:“你之前说的事,我们考虑好了!

        以后我们不再是敌人!我们可以继续做兄弟!”

        容万霆看他一眼,用眼神逼退他,才对云惊凰道:

        “镇南军确实折服于你们的品性、用心。

        我代表镇南军宣布,镇南军与赢宫化干戈为玉帛、化敌为友、握手言和,共谋天下……”

        一堆官方的词汇……

        云惊凰听得瞬间松了口气,她还以为又出了什么大事。

        原来,是他们终于考虑清楚!

        有了镇南军支持,不论是复仇、还是帝懿的大业,都有了极大的助力!

        “我很欣慰,也十分荣幸。

        但今晚先回去安安心心过个新年,明日我会去找你们!”

        明日是新年,也是新的开始!

        今夜过后,一切行动可以慢慢铺开!

        容万霆等人只吃了几口饭,心血来潮就赶来。

        此刻将话说完,心里憋了几天的那口气总算消散。

        他们不再打扰她,纷纷离开。

        程魁金和赵青恒还回头看了她几眼,满眼都是激动、热忱。

        这个除夕夜,东秦国的政局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改变……

        云惊凰送走所有人后,转过身,就见苍伐推着帝懿的轮椅,正停在不远处的通道处。

        帝懿坐在黑色龙椅上,穿了身云锦墨袍,没有任何花纹,却很重工。

        今夜风大,冷,披着厚厚的斗篷,衬得他身形更为威严、伟岸。

        玄虎还守护在一旁,更为他增添两分震慑之感。

        在这种气氛中,帝懿那双深邃的目光正攉在她身上,神色深沉。

        云惊凰心头一跳。

        刚才镇南军来找她的事,他肯定看到了。

        策反整个镇南军,万一阿懿以为她心机叵测、心机深重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帝懿最近身体残疾,做不了任何事。

        她一个女孩子却让镇南军叛变,会不会让他更加自卑、自惭形秽……

        云惊凰连忙走过去,软软地说:

        “阿懿,我什么都没做。”

        “我就混进去每天充个人头,救过容稷一次,还有上次给他们送了一点药。”

        “真的,就做了这么点点事而已,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忽然就转了阵营,忽然对我这般恭敬……”

        说着,她还有些惶恐的模样,蹲下去拉住帝懿的衣袖:

        “阿懿,你说他们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呀?

        镇南军那么多人,凰儿有些害怕。

        阿懿是世间最厉害的人!往后要是出什么事的话,阿懿保护凰儿好不好?”

        帝懿微微看她一眼。

        片刻后,那凉薄的唇翕起:

        “需要保护的人,可不是你。”

        云惊凰蹙眉,一时间竟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但听他这口吻,就是不太相信。

        “我很需要保护的呀,整个赢宫就我最草包,提起来都丢阿懿的脸呢。

        嗐~”

        云惊凰放低着自己的姿态,叹息着转移话题:

        “除夕夜不提这么伤心的事,阿懿,我们去用膳吧!

        今天我和雁儿做了好多菜呢!

        真的,我现在特别喜欢做菜,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为君洗手作羹汤的小娘子!”

        说话间,她将帝懿的龙椅推至餐桌前。

        一桌子的菜还热气腾腾的。

        “这道西湖醋鱼,是用活冻龙鲤做的,寓意年年有余。”

        “这道榛鸡飞龙汤,祝阿懿化龙腾飞。”

        “这道宫保鸡丁,吉祥如意。”

        …………

        “最后这道葱烧海参,是重头菜,祝我们情深似海,生生世世!”

        云惊凰边介绍,边为帝懿碟子里夹菜,其中海参夹得最多。

        帝懿看了眼满桌子的菜,许是烛光的照射,他冷峻的面容线条比往日柔和。

        “一同用膳。”

        “是。”

        苍伐和雁儿恭敬低头,走去旁边的小桌坐下。

        云惊凰往常都是伺候帝懿先用膳,等他吃过后再吃。

        可今日除夕,她坐到帝懿旁边,准备一同用膳!

        “对啦!”

        “等我一下!”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快速走到门口的空旷处,用火折子点一堆备好的柴火。

        柴有些湿润,她吹了又吹,倒腾好久,柴火才总算燃烧起来。

        云惊凰又将从冷宫砍来的竹筒投掷进去。

        一会儿时间,竹筒烧干、烧胀。

        “砰!砰!砰!”

        一个接着一个竹筒爆炸开,发出爆竹般的声音。

        噼里啪啦,让冷清的赢宫变得热闹起来。

        云惊凰这才回到餐桌上,对帝懿甜甜地笑:

        “阿懿,可以开膳啦!”

        之前忘记让赵如蕙买烟花爆竹,但用这些竹筒也可以替代!

        帝懿看她一眼,拿出张锦帕朝她递来。

        云惊凰皱眉,“嗯?”

        “脸。”

        尊贵的嗓音还是一如既往言简意赅。

        云惊凰才意识到,肯定是刚才生火时,脸上弄上了灰渍。

        她接过锦帕擦拭,边擦边问:

        “阿懿,是这里吗?还是这里?”

        “擦干净了吗?”

        明明脸上就那么大点地方,可她一双小手擦来擦去,唯独就擦不到那污渍。

        帝懿长眉微皱。

        他看向小桌的方向:“为王妃处理。”

        雁儿一怔,片刻后连忙起身,忐忑地说:

        “回王,外面的爆竹好像烧完了,奴婢得去再投掷一点……”

        说完,她跑出去倒腾柴火。

        苍伐对上自家主子的目光,皱紧了眉头:

        “男女授受不亲,属下得去再砍点爆竹……”

        角落的玄虎顿了顿,片刻后也迈步离开。

        大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云惊凰一副单纯无害的模样,朝着帝懿跟前倾了倾身:

        “阿懿,我这脸很严重嘛?我感觉已经擦干净了呀。”

        说话间,那小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的指尖刚才碰过柴,小脸瞬间被抹的痕迹更多……

        帝懿向来养尊处优,事事干净利落,此刻忍无可忍。

        他终于拿过她手中的锦帕。

        那好看又骨节颀长的大手,朝着她的脸伸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