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床上捆绑

        近了,近了。

        大手终于落在她的脸上。

        云惊凰情不自禁地咧起嘴角。

        阿懿在给她擦脸诶!

        动作好温柔!

        此刻的他眼中好像只有她!

        她就那么乖乖坐着,任由帝懿给她擦脸,笑得满眼都是星星。

        爆竹声不断,整个新年似乎也变得更为甜蜜。

        在那爆竹声中,他们四人一同用膳。

        明明菜肴不如往年丰盛,可云惊凰却觉得这是最开心的一年。

        饭后。

        云惊凰推着帝懿散步。

        往年赢宫会有无数歌舞戏乐,热闹繁华,今年却寂若无人……

        前世每一个新年,帝懿总会给她请来戏班子、杂技团等,给她最盛大的欢乐。

        这一世,换她来!

        “阿懿,别难过,等下下还有惊喜呢!”

        云惊凰将轮椅推到一空旷的广场前停好,转身跑开。

        帝懿坐在轮椅上,长眸眯起。

        广场中有个很高的木架,还有一口架好的锅炉。

        火焰早已熊熊升腾,烧着锅内的铁水。

        没一会儿,“哗”的一声,苍伐从黑暗中飞身而来。

        他换上了之前那套旧衣服,拿起两根柳树棒。

        一根挖了孔,从锅炉里盛起铁水。

        另一根力度极大、从下往上敲击。

        顿时!

        沸腾的铁水化为漫天华彩,璀璨耀眼,飞向高空。

        又如漫天银河坠落,遍地生金。

        是民间的打铁花!

        金花四溅,流光溢彩,胜比烟花!

        每逢节庆之日,东秦四处便会有打铁花的传统。

        皇宫每年也会请道士和铁匠一同打铁花,祈祷国泰民安、五谷丰登。

        今年,在这冷清落魄的赢宫之中,竟能看到如此盛景……

        苍伐看到自己主子眼中、明显掠过一抹异彩。

        还是王妃会想法子。

        这是王妃给王的惊喜!

        他转换位置,又朝着旁边搭建好的木架打铁花。

        木架高高的,插了无数柳树枝,俨然一棵高大的树。

        绚烂的铁水烟花从“树下”升上去,又华丽盛美地落下来,就像是一棵巨大的树在绽放。

        金光灿灿,火树银花,不过如此!

        忽然、“哗”的一声!

        一袭红衣从远处黑暗中袭来,抽出腰间的软剑,在那火树银花之下开始舞剑。

        她穿着那件红色嫁衣,时而前刺,时而劈叉,时而旋转,时而下腰。

        武功不算高深,但每一个动作经过精心的准备,飒气中带着艺术般的观感。

        “咚……咚……咚……”

        雁儿还在角落处敲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小鼓。

        配合着云惊凰的节奏,刚刚好的踩准点。

        那鼓声衬得云惊凰的动作更为好看。

        漆黑的夜空下。

        铁花四溅犹如漫天繁星。

        一袭红衣舞剑,鼓声相伴。

        铁花声、鼓声、舞剑声交织在一起,汇聚成热闹非凡的盛景。

        巨大的玄虎也跳起来,在铁树银花下奔来腾去,虎虎生威。

        这一幕、只为那一人上演。

        帝懿的龙椅立在远处,他深邃的长眸里倒映着一番盛景。

        向来矜冷的面容间,全是火焰的光泽。

        远处。

        一袭白衣立于城墙之上,那颀长好看的手中拿着一盒新年果子。

        本打算过去,最终却又将果子负于身后。

        他在看远处那抹身影。

        火树银花下,那抹红色身影在舞剑,眼中只有那一人。

        舞剑时,她的衣袖不时滑落。

        虽然带了玉镯想掩饰,但依稀还能看到勒痕。

        伤痕比之前所见、并未好转。

        容稷眉心皱了皱,吩咐身后的章之:

        “等会儿以将军之名,将金疮药送去。”

        他准备离开,可刚走两步,脚步又停顿:

        “罢了,明日她会过来,我亲自问问。”

        空旷的广场。

        一场盛大的铁花持续到凌晨时分。

        医疗包里的时间恰巧指向12点时,云惊凰的表演恰巧落幕。

        她转过身,在璀璨绚丽的铁花中凝视帝懿,甜甜地说:

        “阿懿,新年快乐!”

        所有烟花沦为她的背景,不及她眼中的星辰。

        只要看到帝懿,她眼中便是满天繁星。

        帝懿目光落在她脸上,向来凉薄的唇微微扯了扯,似乎是有一丝温度。

        云惊凰得到一点点回应,就笑得格外开心。

        这是除夕。

        是她重生后和他相处的第一个新年。

        铁花,舞剑,阿懿,苍伐,雁儿,会成为她很久很久的记忆!

        “过来。”

        帝懿忽然叫她。

        云惊凰连忙从落幕的绚丽烟花中,快步走到帝懿跟前。

        帝懿坐在轮椅上,她站着,这样的姿势十分不方便说话。

        她便蹲在帝懿跟前,甜甜地看着他:

        “阿懿,有事吗?”

        “刚才的焰火好不好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你还有什么新年愿景吗?只有你喜欢的,我会尽力想办法弄来!”

        帝懿未言,忽然牵起她的小手。

        云惊凰整个人僵在那里,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阿懿……阿懿竟然牵她的手?他这是……

        还没来得及想入非非,帝懿另一只大手掀起她的衣袖。

        嫁衣被落下的铁花烧出无数小孔,一片狼藉。

        她那白皙的手腕处,还有明显的血痕。

        那是她每晚捆着自己睡造成的,哪怕换成了纱布,但睡觉时总爱翻来覆去,硬是被勒破皮。

        帝懿大手朝着那受伤处一挥、内力一荡。

        云惊凰只感觉手腕处传来温温热热的感觉。

        原本有些不适的手腕,痛感渐渐消散。

        在她眼可见之下,那红肿痕迹还逐渐消失!

        云惊凰看得惊愕无比:“阿懿,你的内力竟然恢复到如此地步了嘛!”

        她完全不懂其中原理。

        许是内力和看不见的红外线紫外线等光线般,能促进伤口的愈合?

        帝懿神色淡淡:“还行。”

        不及往日巅峰。

        他又是几个操作,云惊凰手腕脚腕上的红肿全数好转。

        “再有下次,逐出赢宫。”

        他收了手,嗓音低沉、凌厉。

        云惊凰小脸顿时一皱。

        “阿懿,其实那纱布捆着一点也不痛,就是我皮肤太娇嫩而已~

        这么多天晚上不都是捆着来了嘛,今晚还可以继续捆!”

        说着,她道:“要不今晚阿懿换个方位捆?”

        旁边的苍伐和雁儿脸瞬间一红。

        捆着?

        床上……捆……每天晚上都捆?

        王和王妃竟然玩得这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