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战王节制!

        云惊凰回头,就见长天冷月之下,容稷一袭白衣立着。

        他薄唇轻启:“新岁始,万物新,诸事皆愿。”

        声音清贵又好听。

        云惊凰顿了顿,眉心也皱起。

        好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容稷是在和她说新年快乐?

        果然,读书人就是不一样!

        云惊凰一个草包,尴尬地抓了抓头发,绞尽脑汁才从脑海里想出两个词。

        她对他们所有人笑着道:“新年快乐,一起万事胜意,平安喜乐!”

        程魁金和一众将士皆扬起嘴角。

        “万事胜意!”

        “今年一定胜过旧年!”

        “一起共勉!”

        ……

        云惊凰和众人道别后,独自走向龙寝宫。

        一路上她还在若有所思。

        容稷说那些话好好听,而她只会大白话。

        当初云京歌学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时,她都在瞎玩、逃课。

        看来有空了还得努力补习,争取在阿懿面前也能说些浪漫的词!

        龙寝宫一片冷清,竟无人在。

        等着她的雁儿上前说:“王妃,王在养粹殿闭关休养,还未出来,让你早些睡就行。”

        “好,你快去休息,以后不必等我。”

        云惊凰打发走雁儿,自己找了衣衫,来到温泉殿开始沐浴。

        劳作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一停下来她就感觉全身疲惫,哪儿哪儿都在酸痛。

        她只能泡在温泉中,缓解全身的疲乏。

        对了……

        云惊凰忽然想起,镇南军们还等着她的猪圈设计图纸。

        她又不得不用意念和医疗包里的小隐交流:

        “小隐,有关于养猪养家禽的书籍嘛?能不能借给我看看。”

        医疗包中,小隐已困意浓浓地睡在柔软的大床上,抱着一个长条形的美男抱枕流口水:

        “唔……只有少数……”

        伴随着她的话落,云惊凰旁边的浴池台上又出现几十本书籍。

        《高效养猪技术》、《猪场建设》、《科学养猪与猪病防治》、《新农村养殖技术大全》、《猪场兽药使用》、《养禽生产》、《家禽生产技术》…………

        云惊凰看得咂舌。

        这么多……这是少数?

        镇定过后,她挑了本《猪场建设》开始看。

        一堆密密麻麻的字浮现在她眼前,她越看越迷糊,越看越困……

        今天还忙碌了一整天,腰酸背痛,实在太累了。

        云惊凰靠在浴池边看书,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许久后。

        龙寝宫的大门被打开,苍伐推着帝懿回来。

        床上没人。

        帝懿眯了眯眸。

        片刻,他大手扬了下。

        苍伐连忙退出去,恭敬地将门关上。

        帝懿从轮椅上起身,高大的身型健康站立,威严而昂藏。

        他来到温泉殿,就见那女子趴在温泉边上,不着寸缕,正睡得香沉。

        后背肌肤雪白,挂着诱人的水珠。

        许是趴了太久,她的身体慢慢往水中滑落。

        帝懿长眉微皱,脚尖轻点。

        顿时、他的身形飞掠入温泉中,准准接住那身躯。

        手触及之处,全是女子柔软细嫩的肌肤。

        帝懿眉峰微动,深邃的长眸阖上。

        他没有看,闭目抱着她,如同一尊高大的神像抱着个少女,从温泉中一步一步走出来。

        黑袍被水浸透,在地上拖出长长的水渍。

        ……

        云惊凰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而帝懿已坐在床边的轮椅上,黑袍冷峻,一身威严。

        她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瞬间惊喜,连忙用被子裹住自己坐起身:

        “阿懿……你……我们……”

        帝懿:“放心,孤暂且没宠幸女人的打算。”

        云惊凰:……

        刚刚才上头的心悦瞬间没了。

        她如同焉了气的气球,拿起床边的衣服,当着帝懿的面开始穿。

        帝懿长眉一皱,转过身背对她。

        云惊凰更不开心了,嘟哝着小嘴:

        “说好的一年夫妻,如今却要让我孤苦伶仃的守活寡……唔……看得到吃不到……好磨人……”

        帝懿眉峰沉了沉。

        寻常女子醒来就怕失身,她反倒就怕不失身?

        云惊凰穿好衣物后,气息奄奄地推着帝懿的龙椅出来,还在嘀咕:

        “无趣……全身都感觉不带劲儿……腰好酸……腿好痛……哪儿都疼……”

        苍伐和雁儿候在外面,门打开时,只听到什么腰酸、腿痛……

        两人的脸又在刹那间红了。

        “王……王妃,奴婢去为你加一道菜……”

        雁儿快速飞奔着跑走,去抓了只榛鸡熬鸡汤。

        苍伐也窘迫地低声问:“王,是否需要属下去山里杀鹿取茸?”

        帝懿幽幽抬眸,看他一眼:“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苍伐看着自家主子那凛冽十足的模样,瞬间反应过来。

        是喔,他怎么会认为王不行……

        王身体强健,恐怕百天百夜也不成问题。

        他连忙将头埋得更低:“那王要多节制,据说那啥太猛……会死人……”

        帝懿脸色更是一黑。

        云惊凰却更耷拉着了。

        啥太猛……都没有啥好么……

        早膳过后。

        帝懿一如既往由苍伐推着,进入养粹殿闭关。

        云惊凰则以李野的面容来到镇南军中。

        她想好了,还是先努力搞事业!

        只有把局势扭转过来,才能让阿懿重振前世的雄风!

        到达镇南军营地时,却听到一些将士在议论:

        “那墨楼也太猛了!短短时间不知从何建立,何人建立,突然就屹立于江湖。”

        “最惊人的是、昨日新年伊始,墨楼竟连杀九个国家的多名特卫将士。”

        “咱们东秦国的金甲卫也被杀了三人……”

        云惊凰眉心一皱,连忙走过去问:

        “你们在聊什么?什么墨楼?”

        将士们见了她,纷纷行礼后,才道:

        “回李将士,是一个凭空冒出的组织,现在无人能查到任何蛛丝马迹。

        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杀人如探囊取物。”

        云惊凰皱眉:“那众人如何得知是墨楼杀的人?他们可有何标志?”

        “据说每个死者身上都会留下小纂体墨楼二字。”

        有人答:“兴许是为了在天下间扬名,让人闻风丧胆。

        总之闹得沸沸扬扬,现在宫中也不安宁。”

        “皇宫本来有意庆新年,如今他们不得不取消一切喜宴,还在加强防备。”

        云惊凰听得眯眸。

        前世她从未听说过墨楼,也从没有关注过这些天下时局。

        不知哪位阁下竟然如此之猛,连金甲卫也敢弑杀?

        不过能给那位找不痛快,也算是一桩快事。

        云惊凰在心里小小膜拜一番后,对众人道:

        “现在朝廷更顾及不上我们,走,抓紧时间继续修鸡场、建猪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