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阿懿抱抱

        四四方方的正方形玩具。

        六个面,由很多小格子组成,颜色有红色,黄色,蓝色……

        颜色绚丽,一下子吸引人的目光。

        “多谢哥哥!”小女孩连忙跑过来接过,拿在手里把玩。

        可转来转去,一会儿时间,魔方的颜色全被打破,显得乱七八糟。

        小女孩疑惑地问:“大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呀?”

        云惊凰拿过来,在手里几个翻转。

        其实她以前也不会,但当初小隐教过她秘诀,此刻才能将魔方复原。

        她递给小女孩,笑着说:

        “这是一种神奇的魔方,只有聪明机灵的孩子才能将其复原。

        若不好好读书,往后连一些稀奇古怪的玩具也无法玩喔。”

        小女孩皱着眉头,奶声奶气地问:

        “可是书里会教这些知识嘛?”

        “当然。”

        云惊凰揉了揉她的小脑海,“书里会教你这玩具的名字,会教你如何写这两个字。

        学得越多,脑子也会更机灵,其中还会有算筹等。

        等你学会了,便也能像我一样得心应手。”

        小娃眸色一亮,“谢谢大哥哥!我也要像大哥哥一样机灵!”

        她拿过魔方,乖乖去学习了。

        赵财主看得双眼泛光。

        往常他天天念叨,说什么也不管用,没曾想这公子三言两语便能搞定?

        “出生富贵的公子,果然是与我们这些俗人不同!

        看在你教化我女儿的份上,我只收你七成的钱!”

        七成,便是打七折。

        云惊凰没想到有这意外之喜,“好,就这么说定了!”

        她定了五百头猪,一千只鸡。

        饲养技术不高,便都要个头大些的。

        云惊凰挑选好后,说:

        “你先养在这片区域,到时候我自会让人来拖。

        不过希望今日我来之事,若有人问起,你说不记得我的长相便是。”

        云惊凰多加了张银票给他。

        “放心,你教化我儿,也算是我的恩人!我熟记于心!”

        赵财主为人朴实厚道,当即就答应下来。

        云惊凰敲定一切事宜,天也快黑了。

        等会儿宵禁,城门会关闭!

        她立即加快脚步,动用帝懿传给她的那丝力气,快速往回走。

        路过一片林子时,忽然……

        "嚓!"

        不远处传来一阵格外异常的动静,似乎有浓烈的血腥味在弥漫……

        云惊凰作为医者,闻到了那股气息。

        她好奇心地放轻脚步,一点一点走过去。

        到达一棵巨大的松树后,她隐蔽着身体,探出头去看。

        顿时!

        就见昏暗的森林里、苍天大树之间,立着一抹格外高大的黑色身影。

        那人穿着漆黑的斗篷,罩得严严实实,像是一座雄伟不可攀登的高山。

        侧过头来时,脸上还带着一个漆黑的獠牙面具!

        就像是地狱里的阎罗王,只是一眼,就让人心惊担颤。

        云惊凰呼吸也滞了秒。

        天,那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尊贵、神秘、危险、骇人……

        也不知是夜色笼罩着他,还是他让整个林子的光线也暗了下来,周围一股子黑暗深沉之气。

        忽然——

        地上躺着的几具金甲卫尸体里,其中一具尸体还有一口气,突兀地挣扎着从地面爬起来。

        那黑影大手一挥。

        顿时、“嚓”的一声!

        金甲卫的咽喉动脉不知道被什么划破,鲜血倏地从脖颈处狂喷而出,血涌如注。

        这是……杀人!

        现场杀人!

        云惊凰从没看到过杀活人。

        哪怕前世死得那么惨,也没有当众看到如此惨状。

        她看到那不断喷涌的血,身躯一颤,全身发软,不受控制地踉跄了步。

        “嚓……”

        脚下踩到一根枯树枝,发出断裂的脆响。

        云惊凰瞬间感觉那黑面阎罗王看了过来,一股死亡之气将她笼罩、包裹。

        她大脑一阵空白,下一刻、跑!

        什么也顾不得地调头就跑,用尽全身力气。

        林子里。

        一黑衣人落在男人身边,恭敬抱拳:“王,属下这便去解决了他!”

        “不必。”

        男人的嗓音尊贵冷厉。

        他盯了黑衣人一眼:“护她回去。”

        黑衣人眉心顿时皱起,今日他们不是来杀人的么?怎么反倒要去护送个小白脸?

        “罢了,善后。”男人忽然又扬出命令。

        随后,他脚尖一点,飞身离开,亲自跟上那抹仓皇的身影。

        云惊凰跑出很远很远,还不敢停下来,脑海里只有一个“跑”字。

        她小脸太过苍白,速度又快。

        天黑了,惊动林子里不少动物。

        一些大型动物从黑暗中探出身体,跃跃欲试地跟着。

        有的野兽已经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忽然、一股强大的气息出现。

        那抹黑影巍然而立于树梢上,深邃的目光扫过去。

        还未出手,兽类们吓得步步后退,隐入山林……

        云惊凰并未发现这一动静,慌慌张张地回到赢宫。

        她从侧门进来,对一将士道:“去通报将军,一切顺利。”

        尔后,她匆匆跑回龙寝宫。

        只有看到帝懿,才能让她安心,也只有帝懿能让她有安全感!

        云惊凰回到龙寝宫时,就见帝懿又坐在轮椅上。

        他似乎刚脱下黑袍,准备入寝。

        身上只穿了件丝绸的黑色长袍,柔滑的布料贴在他身躯上,隐约可见张弛流畅的身躯线条。

        云惊凰猛地扑过去,一把扑进帝懿怀里:

        “呜呜……可算见到阿懿了……

        好可怕……好可怕……阿懿你不知道……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唔……”

        “真的有个墨楼……不是传说的……”

        “他们杀人如麻,杀了好多人好多人……从来没见过杀那么多人……一刀一个……呜呜呜……阿懿抱抱……”

        云惊凰说话还有些语无伦次,身躯隐隐约约颤抖。

        帝懿眯眸,这次竟没推开她,只问:

        “你看见他长相了?”

        云惊凰更加往帝懿怀里靠。

        其实抱着帝懿,她稍微冷静了些,此刻却装得瑟瑟发抖:

        “看见了……看见了……

        好可怕!青面獠牙,脸有煤炭那么黑……牙齿像僵尸那么长……比僵尸还尖锐……

        而且他好高好胖,体型壮硕像黑猩猩……烧杀掳掠,见人就杀,老弱病残全都不放过呜呜……”

        帝懿额间青筋隐跳,放在扶手上的大手紧握:

        “嗯?老弱病残全不放过?”

        嗓音低沉,尾音微微上扬,带着未知的威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