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二皇子,死

        帝懿眼神冷厉,充满威慑。

        幽幽扫了一眼,就像是九天之主在扫视两只将死的蝼蚁。

        而帝阳焰美人在怀,羞辱着曾经的战帝,只感觉人生已到达巅峰。

        他还作死地说:“对了,今日我还瞧见了你的王妃。

        虽然是个草包,有些鲁莽,但长得还算不错。”

        说话间,他摸了把自己的脸。

        那里沾过云惊凰的口水粘液,现在想来真是销魂。

        要是是那处的水,不得更得劲?

        帝阳焰已想入非非,“赢王你受尽屈辱,尽可放心去寻死投胎。

        那妞儿发育得也挺丰满,屁股也翘,我会帮忙好好疼惜……啊!”

        话还没说完,帝懿眸色一片凌厉。

        那是足以吞噬整个世界、让天下也为之色变的暗沉。

        只见他大手一挥、那个地上的尿罐子“咻”的一声朝着帝阳焰飞去!

        本来罐口处只有一个小碗那般大。

        可罐子飞过去时,硬生生带着强大的压力、内力,直接从上往下、套在帝阳焰的头上!

        帝阳焰的头整个被装在小小的尿罐子里,压得头骨变形、碎裂。

        罐口还箍着他的脖颈,让他顷刻间喉管也被勒断。

        他整个人还立在那里、但是——他已死亡!

        瞬息死亡!

        宫女看着自己还依偎着的二皇子,明显感觉他的身体在刹那间僵住。

        那脑袋还塞进小小的尿罐里,就像是顶着个尿罐脑袋,

        身体大,尿罐小,格外瘆人、突兀。

        那脖颈也被压力吸得紧紧的,又红又紫,有鲜血不断从那瓶口渗出。

        “啊!”

        宫女眼皮一翻,当场活活吓晕。

        旁边那位护卫更是双腿一软,“咚”地一声跪在地上。

        战帝……战帝他并不是废人……

        他的内力……这是何等恐怖的内力!

        苍伐赶来时,看到眼前景象,连忙跪地行礼:

        “是属下来迟,请王责罚!”

        王一向至高无上,从不屑于对腌臜之人动手,今日却……

        帝懿手中多了张锦帕,慢条斯理地擦拭着那骨节分明的大手。

        “处置妥当。”

        嗓音尊贵矜冷、且从容,像是随手捏死了株草。

        苍伐连忙起身,走过去准备倒腾帝阳焰的尸体。

        云惊凰拿着个玉制杯子过来时,恰巧看到那一幕。

        帝懿坐在不远处,轮椅凌乱不堪。

        苍伐走向二皇子的尸体,二皇子死了!

        堂堂的二皇子,早上还生龙活虎的人,竟然就这么死在赢宫!

        地面还晕倒着个丫鬟,旁边跪着个瑟瑟发抖的护卫。

        “这是……”

        短短时间,发生了什么?

        二皇子死在赢宫,那位肯定会找麻烦!

        苍伐解释:“二皇子出言不逊,死,属下在处理……”

        云惊凰怔了怔,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是帝阳焰又来找阿懿的麻烦!

        看那轮椅被破坏的,阿懿活像是个被欺负的小可怜……

        若不是苍伐出手,阿懿会被欺负成什么模样?

        帝阳焰那张嘴,还不知道说了多少扎阿懿心窝子的话!

        云惊凰原本心中的惶恐瞬间消失,变成赞成、畅快:

        “苍护卫杀得好!杀得妙!这样的人就该杀!”

        哪怕会让事情变得棘手,她也觉得对待帝阳焰这种人,应该活体无麻醉解剖!

        云惊凰还走到帝懿身边,将温暖的玉杯塞进他手里安抚:

        “阿懿,不怕不怕,不论那龌龊之人说了什么,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就当是犬吠。

        也不要害怕喔,我和苍伐还有玄虎,会一直保护你的!”

        帝懿眸色晦暗难明。

        旁边跪着的护卫:……

        他看错了么?战帝是需要安慰保护的人?

        云惊凰见帝懿没说话,只觉得他是心情不悦。

        堂堂战帝,曾经至高无上的存在,如今被个小喽啰欺负,心底是何等凄凉?

        她心疼得不行,起身走过去,一脚踹在帝阳焰的尸体上:

        “欺负我家阿懿!踹坏我家阿懿轮椅!不知礼数、毫无孝心,道德败坏、丧尽天良!”

        每骂一句,她就踹帝阳焰的尸体一脚。

        脚脚踹在穴位处,踹得那尸体都有弹射反应,肌肉不断痉挛。

        踹完后,云惊凰还对苍伐吩咐:

        “把他和这丫鬟丢去一个酒楼,给他们准备一场大火,烧得死无全尸!”

        “对了,再传出谣言,他是和丫鬟玩火死在床上的。”

        哪怕是死,她也要让帝阳焰臭名昭著!

        苍伐也打算把尸体处理得悄无声息,没想到云惊凰这方案更绝。

        帝阳焰即便死亡,还要背负上一个荒淫的罪名……

        那护卫吓得连忙重重磕下头:“求战王、战王妃饶命!属下从未想过不敬,一路上还多次劝过二皇子。

        可二皇子不听,昨夜清点马车之时,还和这丫鬟去马车里行那苟且之事……”

        “属下觉得战王妃的方案十分好,属下愿意帮忙配合、指证!”

        云惊凰看了那护卫一眼,的确长得正正气气,是个好苗子。

        而他跟了二皇子半年,算是贴身近卫,有他指证定然会更顺利一些。

        短暂的斟酌后,云惊凰对他道:

        “好,你若将此事办得妥当,我可保你平安无恙离开帝京!

        但你若有异心……”

        那护卫看了眼云惊凰身后的男人,吓得心头更是一颤:

        “绝无二心!属下愿誓死效忠战王和战王妃!”

        云惊凰皱了皱眉,她看起来那么可怕么?

        这护卫怎么很害怕的样子?

        一切开始部署。

        赢宫祭祀大典还未结束之时,远处街道上的一酒楼忽然燃起熊熊大火。

        那护卫立即带人救火,可“火势太大”,怎么也按不住。

        最后,他不得不以“极快”的速度跑回赢宫祭祀处求救:

        “救命啊!着火了!快救救二皇子!”

        许多人赶过去,提水的提水,呼救的呼救,现场一片混乱。

        等火总算灭完后,可抬出来的只是两具尸体!

        那尸体被烧得只剩下骨骼,连骨骼也一片焦黑,如同煤炭。

        此事震惊朝野!

        皇帝调刑部、三司一同会审,试图揪出谋害皇子的人。

        可根据尸体和各种证据显示,二皇子是和其贴身婢女偷情而被烧死的!

        那护卫还说:“二皇子一时心血来潮,带着宫女去酒楼放松。

        还让属下准备蜡烛、小皮鞭等。

        属下劝诫过,可二皇子一脚将属下踹了出来……”

        所以,二皇子帝阳焰是玩婢女、滴蜡不慎,引发大火,玩火自焚!

        周围还有许多百姓在传、说亲眼目睹了那伤风败俗的一幕。

        这简直丢尽整个皇家的颜面!

        可为了维护皇家形象,圣旨宣:

        “今二皇子帝阳焰祭祀英灵、连夜操劳、暴毙薨逝,朕甚感伤。祭葬之礼,其酙酌以闻……”

        皇家为免事态闹大,也为警示知情者,赐那护卫一杯鸠酒,尸体丢去乱葬岗。

        一件轰轰烈烈的丑事,就这么被按下。

        皇家终究是皇家。

        殊不知……

        私底下,云惊凰早已给护卫提前服用护心药,并前往乱葬岗将其救治,给了他一百两银子。

        将士离开时,欲言又止,想说点什么,可最终还是策马离开这是非之地……

        而且他一离开,一路都在传谣,越来越多的城池百姓者知晓。

        明面上不谈,可私底下全是议论纷纷。

        帝阳焰,上午还在赢宫时嚣张跋扈的男人,就这么暴毙,并且臭名远扬……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