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挑战嫡姐!

        云惊凰开心极了。

        其实那日,她故意对镇南军说、她死了就找肖妃算账。

        就是为了让肖妃知道、在赢宫是镇南军的地盘,肖妃不能杀她。

        想要对她动手,除非把她引出赢宫。

        没想到肖妃果然中计,竟然为她争取到了出入赢宫的自由机会!

        哈哈,好一个神助攻!

        宣旨的公公端着架子对她道:“赢王妃,别太高兴,你母亲受伤了,摔得可不轻,手臂骨折。”

        云惊凰惊讶地问:“你说什么?”

        还有这种好事?

        公公意味深长:“许是你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做人还是谦卑些好。”

        留下话后,他告辞离开。

        云惊凰瞬间恍然。

        肖妃是杀鸡儆猴,特地伤了她的母妃,想让她痛苦!

        可肖妃怎么也想不到,赵如蕙伤得越惨、她会越开心!

        但这些是不能表现出来的。

        云惊凰故作十分难过地对雁儿说:“快去为我牵马来,我要出去看看我母亲!

        我就只有这一个母亲,母亲对我最好了,我也最喜欢母亲!她怎么能受伤呢!快去快去!”

        她急得跳脚的推雁儿。

        公公离开时看到了那一幕,不屑地一笑,回去禀告肖妃……

        赢宫里,雁儿真的牵了马来,担忧道:

        “王妃出去务必要小心!其实没有什么事的话,还是不出去为好……”

        雁儿觉得,现在每天在赢宫种田种地的日子很幸福。

        “傻丫头。”云惊凰揉了揉她的头。

        目前赢宫只是解决了暂时的温饱,还远远不够。

        她还要让赢宫变得富裕、富甲一方,还要找丞相府那些人报仇,甚至是帝长渊,以及伤害阿懿的那人……

        而且演戏不演全套,肖妃怎么会相信她真的在意赵如蕙?

        丞相府,今天必须回去一趟。

        云惊凰翻身上马,对雁儿安抚:

        “乖乖在宫中等我即可,让王也放宽心,今晚我给你们带好吃的回来!”

        不是偷摸拐骗的美食,阿懿一定会有胃口些!

        话落,她一甩马鞭,朝着赢宫外策马出去。

        一袭红衣,颇是恣意飞扬。

        暗中,容稷在城楼上看着,微微皱眉。

        他吩咐章之:“备马。”

        “世子……朝廷的人还在暗中看监视……”章之提醒。

        眼下还是少出去比较好,尤其不能让人看出他们和赢王妃有所联系。

        容稷却道:“肖妃痛失爱子,不会轻易放过她。

        放心,我有分寸。”

        容稷策马出去,佯装采买些日常用品,却是悄无声息地跟上……

        这是正月十三,长陵城十分热闹。

        所到之处,家家户户门前挂着红灯笼。

        路过集市,还有对联、门神、爆竹、灯笼等年货售卖。

        孩童们不时丢个小爆竹,玩得不亦乐乎。

        即便有西洲国压榨,但到底还是有有钱人,年味很浓。

        云惊凰看着热闹的长陵城街景,心下已经展开了憧憬。

        若是帝懿腿伤痊愈,与他一同走在这热闹的集市闲逛,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幕。

        只可惜眼下……

        嗐,不管怎么说,至少她拥有了自由,可以做的事太多太多。

        赵如蕙,云京歌,又该见面了!

        云惊凰策马往丞相府走,却没想到路过文昌长街。

        这一条街全是为文人墨客而建的酒楼。

        街道上挂满高高的长方形帆旗,上面写着一句又一句的诗词歌赋。

        放眼望去,宛若置身诗词墨笔的海洋。

        不少人从她马边路过,正在热议纷纷:

        “那云京歌小姐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女,不愧被封为瑶台佳人。”

        “这已十日了,还没有人能答上她的对联。”

        “每年朝廷举办这诗词盛会,怕都是为她准备的吧?”

        “长得又美又聪慧,世间无人能及!简直是我们东秦国的瑰宝!”

        一路上,几乎全是对云京歌的赞美、崇拜。

        云惊凰的马速不由得慢了下来,双眸微眯。

        云京歌?

        正想回去会会,这么快就遇上了?

        而这诗词大会,她知道,一年一度,从正月初二开始举行。

        朝廷在登仙楼挂满对联,若是答上来,便可上到上面一层。

        直至到达第九楼,诗词大亨们对诗,对不上者为输。

        而留在上面的人,等同于是打擂台的擂主。

        除非有人将她对下去,否则便一直是第一。

        坐到元宵节结束那夜的人,朝廷会追封“第一才女”或“第一才子”封号,赐纯金打造金字匾额、绫罗绸缎、珠宝首饰、肥沃良田。

        云京歌蝉联八年桂冠,去年被封为“瑶台佳人”,位同三品,坐着不动也可以领月俸!

        云惊凰到现在都还记得,每年朝廷都会抬金字招牌到丞相府,奖励云京歌。

        那一日的云京歌全城景仰,优雅卓越得如同天鹅。

        这么多年来,云震嵘还特地为云京歌修了个阁楼,取名“云瑶台”,专程堆放云京歌得到的奖励、赏赐。

        云惊凰想着,手心捏得紧紧的。

        云京歌!

        她本是赵如蕙的亲生女儿,本是不受云震嵘重视的庶女。

        却被替换成傅瑜君的女儿,变成丞相府的嫡女!

        丞相府举全府之力栽培她,傅国公府家只有九个哥哥,没有女儿,更是对其重视至极。

        云京歌就这么在两家盛宠之下长大,养尊处优,锦衣玉食,怎么可能不优秀?

        若没有这些先天优越的条件、栽培,云京歌怎么可能成为今天这副模样?又哪儿来什么云瑶郡主?云瑶台?

        云惊凰手心捏紧,盯着远处的登仙楼。

        那是一个九层楼高的亭台,纱幔轻飘,美得恍若天上宫阙。

        明显可见里面坐着一个白衣女子,那周身的气质简直不染纤尘,胜比九天瑶台仙子。

        下方无数人仰着头瞻仰着、崇拜着,就像是看天上的神明。

        云惊凰却轻笑一声,呵!

        前世什么都让着云京歌,这一世不可能了!

        云京歌,准备好从高台之上跌下来了吗!

        云惊凰策马靠近,去看云京歌出的题目。

        那是一卷几米长的卷轴,上面写着偌大的毛笔字,从九楼直垂到地上。

        毛笔字端庄大气又隽秀,只有五字:

        “古文故人做。”

        就这五字?

        长陵城这么多文人墨客,这么多天竟然无人能对得上?

        有好心的路人甲解说:“小姑娘,你可别小看了这句话。”

        “这是一个双重拼字联,第一、二字拼合成第三字;第三、四字又拼合成第五字。

        要求下联也按此格式对出,并构成一个意思明确的短句。”

        简单说,就是第1字+第2字=第3字,第3字+第4字=第5字。

        云惊凰皱起了眉头。

        别说对对联,就是好多字她都不认识,完全写不出来,对诗词歌赋简直一窍不通。

        如今只有……

        云惊凰摸了摸血玉耳环,用意念和医疗包中的小隐交流:

        “小隐小隐,急救!”

        “快给我一些学习诗词的书籍!”

        今日哪怕是在这里临时抱佛脚、绞尽脑汁,她也要给对出答案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