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脑门刻字

        医疗包里没有回应。

        此时的江小隐在林子里一边啃着烧烤猪蹄,一边追剧。

        云惊凰无奈叹息后,只得说了句:

        “天,好多俊男才子,人间尤物!”

        “哪儿呢~哪儿呢~”

        小隐的声音瞬间传来,一双眼睛就差没冒着桃心。

        云惊凰不由得笑,说:

        “你先给我点学习诗词的书籍,改天有空我带你去逛花楼,看我们这个时代的极品美男!”

        “不感兴趣。”小隐又继续啃猪蹄。

        云惊凰补充:“至少带你看五个绝色!”

        小隐皱了皱眉,却没动。

        云惊凰:“十个!而且全部叫到包间给你弹曲儿倒茶捏腿揉肩!”

        “那……好吧!一言为定!”

        江小隐总算找出了一摞的书籍。

        云惊凰就坐在角落里,看似无所事事,实则是在用意念不停翻看词典、诗书籍等,迅速学习。

        她这具身体记忆力很好,也很有天赋。

        对于云京歌那句诗,可以倒着去推字型。

        只是一会儿时间,她就有了思绪。

        云惊凰确定好答案后,抬眸间,眼中气数尽变——

        她看向登仙楼的方向。

        云京歌,也该从瑶台上摔下来了!

        云惊凰整理好心情,策马到达登仙楼下。

        对守在那里的官大人说:“这句对联我来对。”

        众人的目光瞬间落在她身上。

        就见是云惊凰高坐马上,一袭红衣明艳张扬。

        那是一种寻常女子没有的傲气、霸气,但也让人一看就觉得是浮于表面、浮躁无脑的花瓶。

        “是云惊凰!东秦国的第一草包!”

        “哈哈哈,她竟然说要对她姐姐的诗?”

        “一个是第一才女,瑶台佳人,一个是第一草包,毫无自知之明吗?”

        “云二小姐,你该不会是傻了?还是在做什么白日梦?”

        云惊凰懒得理会众人。

        偏偏还有世家公子摇着折扇呵斥她:

        “废物娘们!你给云大小姐提鞋都不配,跑来这儿瞎叫唤什么?”

        “要是你这种草包窝囊废都能对上,我李追风都在我脑门上刻上‘我是草包’四个字!”

        云惊凰不得不侧目,悠悠看他一眼。

        兵部左侍郎李家的公子,云京歌的忠诚追随者,自以为是,仗势欺人,纨绔霸道。

        她直接转开目光:“没必要。”

        她暂时不想树敌,翻身下马,对那守楼的官大人道:“让我上去。”

        上面有礼部的侍郎在,按规矩是在九楼答题、定输赢。

        李追风冷呵,“都不敢直面我的问题,不敢和我赌,你上去做什么?

        你以为登仙楼是你这种阿猫阿狗都能上的吗!”

        跟在他身后的一众公子哥们儿也说:

        “上去者要押500两银子!你有吗?”

        “若是答不上来,500两银子充公!”

        云惊凰皱眉,500两?这么多!

        她之前跟赵如蕙要了些银子,再加上她自己剩下的,现在全身上下刚好只剩下五百两。

        这是留着给阿懿改善生活的……

        可那官大人道:“他们说得没错,上去答题答对了,后续被别人对下来,不会扣除银子。

        但上去若是答不上,银票概不退还!”

        因为每年云京歌一出现在那登仙楼上,定会引得一众追捧。

        即便答不上题目,无数人还是要往上面涌去,只为看云京歌一眼。

        前些年,这登仙楼险些都被踏破,踩死了好几个人。

        朝廷为避再出现此情况,才特地设立下如此天文数目。

        云惊凰在那一刻有一丝丝犹豫。

        万一有暗箱操作,礼部侍郎判她输怎么办……

        李追风见她犹豫,更是摇起折扇走到她跟前,推了她肩膀一把:

        “草包娘们,没勇气就赶紧滚吧,来这文昌街捣什么乱!

        就你那脏脚,踏上登仙楼都是侮辱了云大小姐的眼睛!”

        “对,赶紧滚!你这种人不配踏上登仙楼!”

        “一个天一个地,云大小姐怎么有你这种草包妹妹喔,真真是可怜了她!”

        每个人讥讽地盯着她,宛若在看一个小丑。

        云惊凰被推得后退了一步。

        短暂的时间,也在脑海里将那句下联仔细斟酌了番。

        她站定身体,从身上摸出五张银票来,递给官大人:

        “好,这保证金我交了,若是答不上来,充公!”

        刹那之间,所有人怔住,目光完全是在看个傻子。

        “天!她真的傻了吗!竟然拿五百两来打水漂!”

        “现在这个世道,一百两银子可以买多少物事!”

        “简直是纨绔、刁蛮,铺张浪费!穷奢极侈!”

        周围围了越来越多的人,全在鄙夷地盯着云惊凰打量。

        不出所料,云惊凰草包废物、无理取闹的名声,势必又要在整个京城传遍。

        那位官员却是眸子一亮,五百两银票!

        云惊凰这种人肯定答不上来,就是天上掉的馅饼儿!

        “好,这可是你自愿的。”

        他上前收下云惊凰的银票,看了登仙楼下团团围住的侍卫一眼。

        侍卫们让开一条道,还有礼部的兵带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云惊凰迈步就要走过去。

        “等等!”

        李追风却上前一步,再度拦在她跟前:

        “你还没有和我赌,连赌赢的自信都没有,上去做什么?上登仙楼撒泼胡闹吗?”

        “关你屁事?”云惊凰甩他个冷眼,丝毫不想理会他。

        李追风却带人拦在她跟前。

        “怎么就不关我的事?我爹是兵部侍郎,负责管理整条文昌街的秩序。

        你摆明答不上来,还硬闹着要上去,这就是闹事!”

        李追风“哒”的一声收了折扇,满脸傲气:

        “虽然礼部收了你的钱又如何?我有权抓一切寻事滋事者!”

        他对随从命令:“来人!去召兵来,把她先抓起来拷问一番!”

        云惊凰眯眸,“你非要如此闹?到底想做什么?”

        “呵。”

        李追风把玩着手上的折扇,嚣张道:

        “我不过是看不得这种草包娘们踏上登仙楼而已!

        你要是真觉得你答得上来,你就当众立下赌约。

        若你上去后答不上来,不仅500两充公,还要在你脑门上刻下‘草包’二字!”

        姑娘家脸上刻了字,那将伴随一声,一辈子抬不起头!

        这可谓是十分狠毒!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