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无声宠溺

        云惊凰连忙拔出腰间的软件,准备拜月式。

        可是喝醉后动作有些迟钝,摸了好两下才拔出剑。

        她只能落禅式坐在地上,同时挥动手中的软剑。

        “嚓!嚓!嚓!”

        前面一排的人被她横扫,腹部往下直接破出一条血口!

        “啊啊啊!”惨叫声一大片,人倒了一地。

        可这些人是亡命之徒,手上杀过许多人,还不像是镇南军那般点到为止。

        后面那群人已经猛地朝着云惊凰的后背攻击而来。

        人数之多,还有二十多人!

        云惊凰一个滚月式躲开,手中同时护着给雁儿他们买的东西。

        土匪们速度很快,招式又狠。

        一会儿时间,云惊凰衣服被挑破好几处。

        她已滚到一根大树前,背靠着大树,退无可退!

        而那些亡命之徒还从四面八方刺来。

        云惊凰正准备反击之时,那股醉意更加浓烈,天旋地转。

        是后劲儿很猛的劲酒!

        起初喝起来不辣,还微微甜。

        现在上头,是要她的命!

        云惊凰身体竟然没能熟练地爬起来。

        在那眨眼时间,二十多人已经朝着她直直刺来!

        她瞳孔里,全是那些放大的武器。

        刀、剑、斧、钩……

        那一刻,她手中忽然多了一把白色的弹丸。

        是之前炸晕野猪的那一种。

        还没来得及出手……

        忽然!

        “嚓!嚓!嚓!”

        眼前的人,全数在她跟前人头落地!

        脑袋一个接着一个、咕噜噜地滚下来,滚得满地都是。

        那些尸体也在她眼可见的速度下、“咚”的一声倒在地上,倒了一排。

        鲜血四溅,溅她一脸、一身。

        云惊凰在刹那间呆滞,整个人愣在那里完全反应不过来。

        这是……

        那么多人……竟然直接就死了……

        有狂风四起,全卷向前方。

        云惊凰抬眸看去,就见不远处伫立着抹巨大的黑色影子。

        不知什么时候,林子里彻底黑了,只有十分微弱的光。

        那高大的身形就像是从地狱走来的阎罗王,但周身又有一股阎王没有的贵气、神秘。

        脸上还带着一个青面獠牙的狰狞面具,衬得他更加凛冽震慑、令人生畏。

        云惊凰看到他时,酒意瞬间清醒一点。

        他……

        是墨楼的尊主!

        那个近日在全国多地杀人暴虐的墨楼!

        “你……为什么救我?”

        云惊凰有些疑惑。

        这么杀人如麻的神秘男人,怎么会救她……

        可男人只是远远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青面獠牙的面具覆盖,丝毫看不透他的情绪。

        云惊凰还坐在地上,脑海里已经联想了几百种可能。

        “难道我身上、有什么你要的东西?”

        “还是要我的什么血、救你的心上人?”

        “亦或是……想要我叛变,利用我对付赢宫?”

        提起这个,云惊凰连忙往树干后缩了缩,仰着小脸看他:

        “我可告诉你,我没让你救,我不欠你人情!我不会以身相许,更不会听你使唤!

        我喜欢阿懿,哪儿哪儿都喜欢,头发丝儿都喜欢,我不会背叛他的!”

        那男人面具下深邃的双眼扫她一眼。

        尔后,消失在暗夜之中。

        他踏着黑暗而来,又踏着黑暗而去,如同从未出现过。

        云惊凰还有些怔怔。

        这就走了?

        林子里一片寂静,她近乎以为那神秘男人的出现只是幻觉。

        可眼前还倒着一地的尸体、滚着满地的头颅。

        这么多死人!

        “不怪我……自作自受……自寻死路……来世记得投胎做个好人喔……”

        云惊凰战战兢兢地连忙爬起来,一边念叨着,一边踮着脚尖从一众尸体间离开。

        走出很远后,她还回头看了那些尸体一眼。

        江湖上的亡命之徒,一心想要她的命。

        看来不是肖妃,便是今日惹到的那李追风……

        她想抽丝剥茧,推测出到底是谁,可脑瓜儿嗡嗡嗡地疼。

        走回赢宫都成问题,更何况想事情……

        好在一个路人甲“恰巧”驾着马车路过,“恰巧”是个好人,热心地顺带捎她一程。

        那马车上好巧不巧有一套女子的衣裳,以及锦帕。

        云惊凰担心自己满身血,回去吓到帝懿。

        “哥们,借你这些物事一用,给你银子。”

        她放好相应的钱财,在马车里擦洗血迹,更换好衣物。

        那路人甲连忙用纸团塞住耳朵,听不见任何动静。

        这年头做护卫太难了,不仅要会护主杀人,还要会演戏……会护送……

        云惊凰好不容易回到赢宫,就见一辆马车还停在那里。

        马上坐着一个小厮,旁边的白雀焦急地等待着、张望着,又不时回头看一眼马车,生怕里面的东西少了丁点。

        云惊凰才想起这件事,她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走过去吩咐:

        “你!白雀是吗?帮我把所有东西提进来!”

        “是!”

        白雀连忙上车,提起那个巨大的包袱。

        云惊凰进去时,一众镇南军想打招呼,但一个个硬生生板着脸,装出十分厌恶这草包废物的模样。

        回到一内殿门前。

        云惊凰看到种葱的雁儿,招呼她:

        “雁儿,快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回来?”

        雁儿看到她手中提着的油纸包,上前接过打开,就见竟然是生煎包。

        “天!这是雁儿最喜欢的生煎包!”

        用油煎的小包子,是她每次路过只能眼巴巴地看一眼的珍宝。

        她即便发了俸禄也不敢买一个,没想到王妃竟然给她买了整整十个!

        “多谢王妃,雁儿的命这辈子都是王妃的!不,是生生世世!”雁儿感动得又想哭。

        云惊凰揉了揉她的头:“傻丫头,看,我还给你带了谁回来。”

        她往旁边挪了下,才露出跟在她身后的白雀。

        雁儿看到白雀时,捧着油煎包的手倏地一顿。

        “白……白雀……”

        白雀是和她同乡被卖过来的,一路上她们经常被打、被骂,经常一起抱在一起哭。

        在丞相府受尽欺压那些日子,她们谁若得到半个饼子,也会偷偷约着,分一半给彼此。

        雁儿来到赢宫后,以为这辈子都没法再见到白雀,没想到王妃竟然将她带回来了……

        云惊凰拿过白雀手中的包袱,对雁儿道:

        “带白雀去吃顿好吃的,把近日发生的事与她说一说。”

        特地带白雀回来,她是有必要的安排。

        事关生母性命。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