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苍伐急哭

        但云惊凰没多问,赶紧去换上,给自己易容,又给容稷也易容了番。

        两人在镇南军的掩护下,顺利离开赢宫,出城,到达长云河。

        这是长陵城外一条极大的河流,水势和缓,是许多文人墨客泛舟游玩之地。

        近日冰化,停靠的船只总算恢复营运。

        此刻,河边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人们正在惊叹着、眺望着:

        “天啊!好美!”

        “当真是绝世仙女!”

        “能见她一眼,此生无憾!”

        云惊凰被容稷带到一高地的凉亭,居高临下,可以看到秦云河的景象。

        就见河中央,一艘古色古香的孤舟游着。

        床头站了个白衣女子,亭亭玉立。

        肤若凝脂,脖颈欣长,周身的仙气无人能及。

        正是云京歌!

        今日云京歌去河对面的崇福寺为赵如蕙祈福,其实可以走山路,但她选择了水路,说是想找点灵感。

        云惊凰冷呵了声。

        前世她也觉得云京歌美,可现在想来,云京歌经常在各种各样的场合,打扮美丽仙气的游湖、施粥、弹琴。

        明显是小隐说的什么,不当模特还摆坡式,做作。

        容稷却嗓音清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明明念着这样的诗句,他眼中却没有其他男子的爱慕,只侧脸看向身旁的云惊凰:

        “云公子,可理解了此诗?”

        云惊凰瞬间明白,容稷带她来这里,是为了让她更好地领悟诗句。

        仔细看,云京歌在那里泛舟湖上,不正有种在河之洲之感?

        那仙气飘飘的身段,不正是窈窕淑女?

        河边还围了无数的文人墨客,眼含热爱,云京歌不就是那些君子们梦寐以求的好配偶?

        容稷道:“不论是何诗词文作,皆是诗人有感而发。

        每一句诗词涵盖景、人、思、幻等。

        若身临其境,结合其中,会更易熟记。”

        云惊凰如同打开了五感大道,欣喜地看向容稷道:

        “我明白了!”

        现在再去看关雎,那么长那么绕口的诗句,她竟然觉得通俗易懂。

        其他的诗词也是,之前全是靠死记硬背,如今去幻想那样的场面,也是别有一番体会。

        容稷提醒:“加上一遍抄写,可加深记忆。”

        亭子里早已备了笔墨纸砚。

        云惊凰走过去,拿起毛笔字开始写字。

        她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学过毛笔字,从不写字。

        此刻一写,字体歪歪扭扭,笔顺完全不对。

        容稷又走到她身边,教导:

        “练字时坐姿须正,眼离纸面一尺,手离笔尖一寸,胸离桌缘一拳。

        执笔无定法,要使虚而宽,但三指执笔法最为轻便。”

        边说他边拿起一只毛笔,示范给云惊凰看。

        云惊凰之前单看书上的图谱,完全看不懂。

        如今有容稷现场示范教学,很快她就掌握。

        容稷又道:“落字时,先撇后捺,先横后竖,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先外后里……”

        一堆规则,细细讲来。

        云惊凰听得格外认真,一一记在心里,还提笔开始练习。

        到底是第一次开始学,动作不太标准。

        容稷走过去准备执笔教,但想到她的身份,与男女之别,他找来一只厚重的夹棉手衣戴上。

        这才虚握着她的手道:“手心虚空,专注眼下,执写灵便。”

        云惊凰被他带着写了“关”字。

        落在纸张上的字大气中又带着种贵气感,很是好看。

        被人带着写的这种感觉,也完全不同,等同于是实战,而不仅仅是口头教学。

        “我好像懂了!”

        云惊凰循着那股感觉,落笔开始写字。

        这一次,字体总算好看许多!

        云惊凰感激地看向容稷:“容世子,你真的是我师父!”

        若没有容稷教她这些,自己一个人不知道还要琢磨多久。

        容稷退远几步,拉开距离:

        “记住五感,认真练习。

        你天赋极佳,一点就透,应该很快会学有所成。”

        “好!”

        云惊凰继续在纸张上练习,一个字接着一个字地练。

        明明没有任何基础,但她的确看一眼就知道一个字的构造,也知道该如何按顺序去书写。

        一切进步,比常人快了许多。

        容稷见远处有个茶楼,他并未打扰她,迈步离开,准备为她买些点心过来。

        而暗中……

        两抹漆黑的身影立在茂密的树干间。

        苍伐忍不住道:“王!他们两人之前站得也太近了!容世子还摸了王妃的手!男女授受不亲,成何体统!”

        黑袍面具男人倒是冷静。

        “容世子是个知分寸的人,有戴手衣。”

        “可那也于理不合!”苍伐真的很急。

        戴了手衣就不算接触了么?那两人若是穿着衣裳躺床上呢!

        黑袍男人看他一眼,“性情有待修习。”

        他转身欲走,苍伐却斗胆拽了下他的衣摆:

        “王!”

        他跪在树干上,低头抱拳。

        那神色、颇有一种上谏军机要事之感。

        帝懿看得眉梢微跳。

        最终,不得不吩咐:“让华夫人前来。”

        苍伐这才大喜:“是!属下这就去办!”

        只是一会儿时间,他去将一个女妇人快速带来,交代:

        “就那边的人,看到了么?你装作偶遇就行,以后让她跟着你学习诗词歌赋。”

        “对,千万别表现出任何其他的来!”

        于是……

        云惊凰在湖边高处的凉亭里练字。

        一会儿时间,她已越写越顺手,不由自主想到一句背诵的诗句。

        她刚在纸张上落下,一道声音忽然传来:

        “好一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公子才情,恐怕绝世无双!”

        云惊凰抬头看去,瞬间皱了皱眉。

        是名满天下的华英夫人。

        华英夫人40岁,是名门之后,父亲是翰林学院的一名老夫子。

        她的才情在上一辈就是现在的云京歌,多次夺冠“第一才女”,名扬天下。

        年轻时嫁给一名状元,郎才女貌,成为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可惜后来、其丈夫体弱病逝,留下一个两岁的女娃……

        人人以为华英会一蹶不振,可华英只难过了一阵子,就宣布为夫守寡一身,终身不嫁。

        朝廷赐贞节牌坊,她被封一品诰命夫人,每年享一品的俸禄。

        并且,她还开了个女子学堂,专收贫困寒门人家的女子教学。

        当然,必须要入她眼的女子,才可入学堂。

        当时引发极大的争议,女子怎可上学?女子学知识有何用?

        可华英迎着滔天的舆论,硬是坚持将女子学堂办下来。

        这一办,就是整整十五年。

        华英培养出的女子,有的入宫做了一等女官,是皇后身边的红人。

        有的再不济也是被请去做私塾闺教。

        云京歌当初也被华英教过,华英也被请来教过云惊凰,只可惜……

        总之华英是个奇女子,京中人人赞誉的一个女子,众人见了她,都会恭恭敬敬喊一声华英夫人。

        云惊凰看到她,惊讶道:

        “华英夫人,你怎会来此?”

        华英夫人看了她两眼。

        公子哥长相,倒是俊俏。

        可那位极少给她下达任务,如今竟特地派她来教这人,该不会是有龙阳之好?

        她走上前,看了眼字。

        “诗词倒是大气,只是这字体实在太丑,我还以为是一条条黑黢黢的虫子满纸张乱爬。

        瞧瞧这一横,这是哪位老迂腐的眉毛落了下来?”

        云惊凰被这话说得,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

        “呵呵……我这是第一天学,让华英夫人见笑了……”

        “有生以来,我还从没有见过能将字写得这么丑的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华英对云惊凰道:“从今往后,你就入我门下,跟我学习写字、和诗词歌赋吧。”

        云惊凰颇是难以置信。

        名满天下的华英夫人,要收她为徒?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