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手下败将!

        登仙楼。

        李追风策马而来,嚣张道:

        “各位,要让你们失望了。

        今年这第一才女,依旧是我们云大小姐!”

        那幽红色锦袍的男人疑惑取笑:“你这么笃定,难不成云京歌已经想到了?”

        “当然,你以为云大小姐和你们这等凡夫俗子一样,是猪脑子吗?

        接下来,就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

        李追风骄傲地将马匹往旁边一让,大声呵斥:

        “云大小姐驾到,任何人不得喧哗!”

        他的李家护卫们劈开一条长长的通道,就像是恭迎皇后娘娘驾到。

        而道路的尽头,一辆四匹马拉着的玉制马车缓缓驶来。

        马车旁边跟着五个长相精致的丫鬟,身后还有一群身穿白色锦衣的家丁。

        “叮叮叮……”

        马车上的玉石碰撞,发出轻灵的碎响。

        这是云京歌!

        京中只有云京歌的出现,能如此的仙气绝尘。

        现场无数人看得睁大了眼。

        不愧是丞相府嫡女。

        不愧是东秦第一美人。

        如此景象,就像是天上瑶池的马车驶来,所有悬挂的毛笔字卷轴、全数变成其背景,好不多余。

        李追风神色更为傲气、得意。

        他走到那守门官大人的桌前,拿出一张票据往桌上一拍:

        “我李追风今日就压五万两票在这里,云大小姐今日赢定云惊凰!她一定能对出那句诗!

        若她输给那废物娘们,我这票据就归你们了!”

        他还嚣张地扫视那群人:

        “你们刚才不是那么护着那废物婆娘?谁敢来押?不敢来押就当孙子,别再瞎哔哔!”

        随从卫忠连忙上前制止他:“公子,这万万不可!这是老爷辛辛苦苦为你存起来的娶妻家底!”

        老爷明明放在书房,怎么就被李追风拿出来了!

        偏偏李追风毫不以为意,一把将卫忠掀开。

        “闭嘴!本公子行事用不着你管!”

        他只盯着那幽红色锦袍的男人道:“有这脾气吗?有本事把你压箱底的东西拿出来!”

        男人名杨丞,是兵部右侍郎之子,和李追风一直是敌对关系。

        杨丞容貌昳丽,最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呵,本少爷今日就和你赌,但我不赌银子,和你赌一局大的!”

        杨丞看了眼身后的随从。

        有人立即端来一个洗脸盆子放在桌上,上面盖着一块白布。

        护卫轻轻掀开一点给众人看。

        就见里面装的竟然是一堆黄金汁液!又臭又黄浊!

        杨丞道:“若今日云京歌真对上了这诗句,本少爷就当众把头埋进这屎盆子里。

        但若是她输了,就换成你!”

        现场众人无一不是惊愕地目瞪口呆,捂住口鼻连连后退。

        “杨少爷,你是疯了吗?”

        “你怎么敢赌这么大……”

        “云京歌既然敢来,肯定就会了。她可是东秦国的第一才女啊!”

        杨丞却看了眼暗中的黑衣人,神色间满是志在必得、坦然。

        他只挑眉看向李追风:“李追风,我就问你,你敢不敢赌?”

        李追风想起云京歌出府时的势在必得,冷冷一哼:

        “有何不敢!我就和你赌,到时候输了你可别哭!”

        “是你别像上次那般耍赖才是。”杨丞取笑。

        李追风切了声,“上次那是意外,这次绝对不可能再出现任何意外!"

        他又指挥身后的护卫:“你们几个人,把那盆子端到那边去,别侮辱到云大小姐的眼睛。

        另外给我看好了,别让杨大公子等会儿当孙子偷偷溜走!”

        “是!”

        护卫们有的去端屎盆子,放在旁边的一个角落。

        有的去围在杨丞身边,随时做好抓住他的准备。

        杨丞一个眼色,他的护卫也走过去,将李追风团团围住。

        局势变得剑拔弩张。

        而那马车也终于从长长的街道尽头行驶而来。

        近了。

        马车停在登仙楼下。

        丫鬟端矮凳,掀珠帘。

        有人上前搀扶。

        云京歌那白皙如玉的手扶在丫鬟身上,优雅地从马车上下来。

        还是一袭白衣,冰肌玉骨,神色清冷,如高山瑶池仙鹤,高贵不可亵渎,优雅无人能比。

        不过……

        她身上那衣裳似乎普通了些。

        不似往常仙气飘飘,是较为普通的白色绸缎。

        如此感觉,就像是……明明看到一个仙女儿下凡,可她穿了个麻布袋,那种仙女滤镜,明显破裂了些。

        其后下来的,还有云潇潇,橙红色的衣裳,倒是艳丽。

        可赵如蕙两只手都吊着纱布,额头还有个伤疤,看起来颇是奇怪。

        这样的人跟着云京歌身边,又让她落了一分仙气。

        不过李追风依旧看得痴痴的,丝毫没觉得有任何问题。

        云京歌也不以为意,单是亭亭玉立于人群中,就有种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的清冷感。

        春兰上前,拿出五百两银票:

        “官大人,我家小姐要上这登仙楼。”

        “好……好嘞……”

        官大人才从云京歌的绝世容颜间回过神来。

        他开始书写记载,还对人吩咐:

        “立即去请云惊凰来!”

        答题需两人都在场。

        若云京歌答上了,云惊凰对不上,今年这诗词大会就此结束!

        有人快速策马离开,有人开始给云京歌引路。

        云京歌蹙眉,停下脚步,看向那官大人:

        “劳烦去通告礼部侍郎,今日可否在这一楼?

        我母亲受伤,有所不便。”

        那声音优雅有礼,又格外好听。

        官大人听着声音就觉得宛若听了天籁,心情十分愉悦。

        “好……好……云大小姐孝心可嘉!我这便上去问问!”

        人群中也满是称赞。

        “不愧是名门贵女,多少人盼着上那高楼,她却为母亲着想!”

        “不贪虚荣攀高楼,冰清只存怜母心!难得!难得!”

        杨丞却皱了皱眉。

        往常这云京歌走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路子,一旦上了那登仙楼,便不肯下来,让人想看一眼都难上加难。

        今日竟然要在一楼这种地方答题?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只可惜云京歌脸上干干净净,看不出个所以然。

        礼部侍郎等人顾虑到云京歌的孝道,又考虑丞相府的势力,况且今日本就要结束了。

        他立即带人下来,开始张罗在一楼的亭台里布置桌椅,点心。

        云京歌被邀请入内,一群丫鬟护着,衬得她百般高贵。

        赵如蕙等人作为家属,则被安排在旁边的亭子,待遇也是不菲。

        云京歌落座后,只抬眸看了眼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眸底掠过无人察觉的深意。

        那句诗词一出,这么短的时间,云惊凰绝不可能想到更为惊艳的诗句。

        云惊凰今日,势必是个手下败将!

        这么好的场面,若是京中人看不到岂不是可惜?

        她向来心善,也算是恩赐这些爱看热闹的人。

        不一会儿、“哒!哒!哒!”

        马蹄飞奔声忽然传来。

        所有人循着声音侧头看去,就见是云惊凰来了!

        这场终极比试,就要开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