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京歌剽窃!

        只见那袭红衣高坐马上,艳影惊鸿。

        到了人前,“吁……”

        缰绳勒紧,马蹄高扬,她就像是英姿飒爽的大将军。

        所有人看到她时,心神都被抨击。

        一个女子,竟然可以如此霸气!

        这种霸气和先前云京歌的出场相比,瞬间显得更为震魄。

        一个就像是清羽扶过心灵,只生向往。

        一个是铁马铿锵,大气震撼!

        不少人看得倒是有些痴了。

        云惊凰本来在家中练字,一心只想学习。

        哪儿想登仙楼的人来,说云京歌竟然要对她的诗句。

        她下了马,自己将马栓在旁边的一柳树下。

        迈步走向登仙楼内,挑眉问坐在里面的云京歌:

        “你真的能对上那句诗?”

        她是一袭红衣,而且头上还戴着之前让赵如蕙买的全套红色首饰。

        战国红玛瑙,品相极佳,价值不菲,衬得她容色更为艳丽。

        而且她身上的衣裳是云锦料子,红色,又飘逸又绝艳。

        今天的她明显精致,站在云京歌跟前,倒显得云京歌有些素淡。

        云京歌身上的衣裳首饰,也比不上云惊凰精致。

        云京歌不在意这些俗物,可真到没有这一刻,心脏里又攀腾起一抹抑制不住的不适。

        所有高贵的东西,本该全都是她的!

        她生生压下,迎上云惊凰的目光:

        “二妹急急忙忙,若是冲撞他人,父亲又该罚了你。”

        这是说云惊凰策马狂奔,毫无礼数。

        现场不少人原本震撼于云惊凰的霸气恢弘,此刻也想起云惊凰曾经骑马真的撞到过不少人,还撞翻过人家摊子。

        一时间,那抹崇拜之感荡然无存。

        还有人骂:“女子策马,不知礼数!毫无规矩!”

        云惊凰抬眸看向那人:

        “对他人品头论足,就是你们读书人的规矩?”

        那人脸色顿时一青。

        云惊凰又直视云京歌:“我问大姐你能否对上诗,你倒好,谈什么策马。

        大姐你不是第一才女嘛,也不知审题,答非所问?”

        云京歌面色微僵,心下厌恶这等粗俗之人,表面还装得优雅怜爱:

        “我只是关心心切,还望妹妹别见怪。

        至于你说的答题……”

        提着这,她身形似乎坐得更为优雅,如同优越的仙鹤、天鹅。

        “妹妹的诗句的确不错,对姐姐而言是有点小难度。

        恰逢这两日母亲受伤,又忙碌一番。

        得空时闲想,才有了思绪。”

        她这话落,现场众人无一不是震撼。

        “这么难的诗句,对云京歌而言竟然只是小难度?”

        “她一直没来登仙楼,竟然是忙碌母亲受伤事宜?”

        “只是得空时闲想,她竟然就想到了?”

        “她真的能答上这样绝世的诗句?”

        “杨公子,你这可如何是好……”

        人群中议论声四起。

        云惊凰听了云京歌那话,也有些惊讶。

        她在另一旁的桌子前坐下:“喔?是嘛?那大姐你说来听听。”

        全场人的目光顿时唰唰唰地落在云京歌身上。

        他们实在好奇极了,如此绝的诗句,云京歌还能想出什么更绝?

        尤其是李追风和杨丞两边的人,心脏几乎都跳到嗓子眼。

        谁胜谁输,就在此一举!

        就连远处亭子里,和一众大臣坐着的云震嵘,目光也移了过来。

        云京歌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红唇轻勾:

        “我想的诗句便是……”

        她特地停顿了下,用更为清凌的声音一字一句道:

        “寒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出沧海!”

        话音刚落、全场寂静!

        所有人呆滞在现场,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侯兴志更是惊叹地站起身,又惊愕地问:

        “云大小姐,你说的诗句是什么?劳烦你再说一遍……”

        他是听错了吗?竟然能听到那般绝世震撼的诗句?

        云京歌在一众呆滞间,再度重复:

        “寒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出沧海。”

        这次,全场惊醒。

        “天啊!绝!绝!”

        “竟然能有如此大气磅礴的诗句!”

        “我近日简直是见证了诗坛的鼎盛!三生有幸!”

        “云大小姐不愧是帝京第一才女,值得我等俯首膜拜!”

        所有人看云京歌的目光已满是震撼、崇拜,赞叹声不绝于耳。

        凉亭里的赵如蕙身形也坐得更为傲气,颇是自豪。

        她家的京歌,又惊艳满座!

        不远处的亭子里,和云震嵘坐在一起的官员向来清傲,不屑与人勾结。

        此刻也忍不住赞叹:“云丞相真是拥有个好女儿!好才学!

        我家女儿若有这般,也不用我操心了!”

        云震嵘为他倒了杯茶:“冯大人夸赞,若是不嫌弃,可以让拙女与令嫒认识认识。”

        那冯大人身居要职,向来不想与任何人走得太近。

        此刻想到自家女儿变得如云京歌这般优秀,便接了那杯茶饮下:

        “小女若能有令嫒这般的友人,定然会十分开心!”

        这算是拉近了一大步。

        只有人群中的杨丞脸色铁青,发白。

        近年来云京歌虽然名声盛好,但他感觉总透着一股子假清高。

        他觉得云京歌在琴棋书画上造诣的确不错,但在诗词歌赋上,其实没有太多惊艳的地方。

        没想到今日竟然能想出如此惊绝的诗句!

        真是他低估了云京歌的能力……云京歌竟然是个这么厉害的人……

        他开始为自己之前的偏见而羞愧。

        哪怕是旁边的李追风在说一堆嘲讽得意的话,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他也没有说反驳的话。

        而登仙楼里。

        所有人赞叹,只有云惊凰坐在那里,皱紧了眉头。

        这句诗,是她从小隐给的诗句里发现的绝句!

        云京歌竟然知道、还篡改了其中的字!

        怎么可能!

        云惊凰直视云京歌问:“你确定这是你自己的原著?确定是你自己所想?”

        云京歌眼皮微跳。

        看云惊凰那模样,是知晓什么?

        但转瞬一想,即便真有人作出这诗句又如何?

        在东秦国,只要还未出书,或者传遍大街小巷,那即便是原著者、也拿不出任何证据。

        真到对峙之时,撞了灵感也是正常的事。

        她将一切后路全都想好了,有何可怕?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