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揭穿剽窃2

        马车很快来到登仙楼前。

        “谁剽窃本夫人亲自指点的诗句!”

        人未下车声先至,声音还格外洪亮,愤怒。

        赵如蕙连忙起身走过去,上前客套:

        “华英夫人,无人剽窃,别动了肝火。

        宋嬷嬷,先上杯金丝菊……”

        “谁要喝茶?我倒得先看看人有多茶!”

        华英夫人直接将赵如蕙推开,走进登仙楼里,目光直直落向云京歌:

        “听说是你剽窃了我指点的诗句?还擅自更改其中的字词?”

        “你一直装得干干净净,心思竟如此龌龊?”

        云京歌长这么大,从未被人如此骂过,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她脸色臊得微红,却站起身,端庄地微微低了下头,以示行礼。

        尔后,才不急不慢道:“华英夫子,这其中有所误会。

        您教过我,难道还不清楚我的品行?”

        华英夫人的确教过小时候的云京歌,从三岁到八岁,所以云京歌称她为夫子,她们是师生关系。

        云京歌从容自若:“这十几年来,我从未犯错,在这京中也小有名气,您认为我是会剽窃之人么?”

        “呵!知人知面不知心,画人画虎难画皮!”

        华英夫人以前教她五年,就觉得她这人天赋一般,没有特别出色的才能。

        但心性太隐忍,哪怕学不会也逼着她自己学,手指写字写到僵直痉挛也不放弃。

        那时她就感觉这小女孩心思非一般常人。

        可整个辅国公府和丞相府维护,那时也没发生什么古怪的事,她只当云京歌是吃苦耐劳、勤奋。

        直到今日出了这种事,她才愈加觉得不对劲。

        想起那人的吩咐,华英夫人更是冷冷一哼:

        “装得满脸仁义道德、清高至上,怎么干这等鸡鸣狗盗之事?”

        云京歌身形更是一僵,一时间竟说不出话。

        从未想过,向来待她友善的华英夫人,竟然变成这副丑陋的嘴脸!

        李追风看不下去,冲进去就护在云京歌跟前,盯着华英夫人道:

        “华英夫人,事情都还没搞清楚,你这么嚣张做什么?

        你当真教过云惊凰、指点过她写出诗句么?凭什么就骂云大小姐剽窃?”

        跟随他的世家公子也盯着华英提醒:

        “对啊,华英夫人,你曾经当众说过、一辈子不教云惊凰那个草包,又怎么可能指点她作诗?这明显说不通!”

        “我的事还需要像你们一群纨绔公子解释?”

        华英夫人的目光落在李追风身上,冷笑:

        “尤其是你,大庭广众,质问长辈,维护她家女子,站得这般近。

        李公子,你和云京歌可有议亲?可知男女授受不亲?是想毁你自己的名节,还是毁她人名节?”

        “我……”

        李追风哪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就想怼死这个老八婆。

        “李公子。”

        云京歌却叫住他,并且后退一步,拉远和他的距离。

        “华英夫人说得对,多谢你的好心。京歌身正,无惧流言。”

        她站在那里,四个丫鬟也围了过去,将她围在其中。

        丫鬟们比她矮,衬得她更加亭亭玉立。

        云京歌也不再客气,直视华英道:

        “华英夫人,李公子等人所言也有理。

        你如今为何会提点云惊凰?真提点她了么?望华英夫人为我等解惑。”

        “呵!我当初是不喜欢云惊凰胡作妄为,但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

        你以为我和你们一般心思狭隘,将一件小事就放在心上记恨一辈子?”

        华英直言直语,此话一出,众人皆是被问得脸红。

        华英又道:“况且我那日路过酒楼,看到云惊凰在念叨长风破浪、直挂云帆,我觉得她现在极有天赋,才指点她一二。

        怎么,我想指点谁还需要向你们交代?”

        众人顿时语塞,又惊讶无比。

        所以华英夫人竟然真的指点了云惊凰这样的草包?

        云惊凰真写出那样震撼的诗句?

        那云京歌所作的诗……

        云京歌眼皮微跳,总觉得有些事超出掌控。

        赵如蕙适时带着人走了过来,站在华英跟前:

        “华英夫人,小孩们不懂事,并无恶意,望你别往心里去。

        为表歉意,我们会送上《千里江山图》以示歉意。”

        《千山江山图》是太宗皇帝时的一名知名画家所作,绘制了东秦的广大河山。

        世间仅此一份,价值万金。

        但凡文学者,无一人不喜欢。

        赵如蕙自认能拿捏住华英,又道:

        “京歌定然是去观景,不巧与你们撞了灵感。

        她并不知道你们也好巧不巧作了这句诗。

        说起来曾经她是你学子,说明你们师生心有灵犀呢。”

        对,只是撞灵感。

        只是心有灵犀。

        一切都是巧合。

        现场众人听了这话,都觉得是这样的。

        可!

        华英愤怒道:“胡说八道!每个人脑子长得都不一样,怎么可能恰巧想出同一句诗?

        而且云京歌是昨日十四,才去泛舟湖上。

        我是前日十三会到云惊凰。

        当天这句诗词一出时,我回去便执笔写下,挂在了书堂里!”

        说到这,她身后的嬷嬷碰了幅画卷来,当众打开。

        就见上面华英的字体的确龙飞凤舞地写着: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而且,那下面的落款时间,的确是东秦十四年正月十三。

        在场有不少文人墨客,知道临时写的墨迹完全不同。

        这风干程度,的确是写下两日左右。

        华英夫人盯着云京歌道:

        “这字在学堂挂了两日,早于云京歌一日!

        有上百名学子可以作证,你们若是不信,要不要将我那些学子全数招来作证?”

        华英夫人都说到这个地步,谁还敢质疑?

        云京歌心下已越发慌乱,她敢用这句诗词,就是料定对方也是在那一日所著。

        别人没有早于她,只要是同一天,就是撞灵感。

        可如今……华英夫人早她一天……

        后作的人,自然而然就会落了下风。

        不……早一日又如何?

        只要她没去过学堂,没看过那卷轴,都是撞灵感!

        云京歌极力保持着淡定,想再说点什么。

        云惊凰却忽然道:“对了!我想起来了!

        那日我在酒楼写的字歪歪扭扭,华英夫人实在看不下去,让我多练字。

        我昨日正好去秦云河边练字,当时就看到大姐你在周围偷偷摸摸!

        现在想来,你那时肯定是想来偷我的纸张!”

        “你放屁!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云潇潇听不下去了,走过来说:

        “明明是那纸张自己被风吹下来,我是捡到了才交给大姐,何来偷?”

        “你那字还写得歪歪扭扭,跟狗啃了一样,谁稀罕偷你写的字!”

        “潇潇!”

        赵如蕙想制止她,已经来不及了……

        全场所有人的神色也在瞬间骤变。

        杨丞恣意地甩着腰间的玉佩,盯向云潇潇问:

        “所以你是捡到纸张、交给了云京歌?云京歌也看到了这纸张?”

        云潇潇这才意识到什么,整张脸在刹那间煞白,难以置信地看向云京歌。

        对啊……不对劲啊……

        云京歌说是撞灵感……可那张纸……

        现场也有许多聪明人,满是震撼地道:

        “云京歌看到了那纸张,看到了云惊凰写的诗句!”

        “所以压根不存在撞灵感!"

        “她都看到了别人写的内容!她一直在撒谎!”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