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京歌被罚!

        登仙楼。

        风浪已平。

        华英夫人道:“云二小姐今年展露出的天赋极佳,许是大器晚成之命格。

        从今日起,你可随时到学堂跟我学书,也是我的学子。

        日后谁若再欺负你,尽可来找我!”

        这是当众维护云惊凰!

        向来眼光极刁的一品诰命华英夫人,竟然会收云惊凰为门生。

        云惊凰也有些惊,她和华英昨日才认识。

        让容稷易容过去谈谈,本以为告知真实身份,华英夫人会嫌弃。

        没想到华英夫人不仅愿意帮衬,还如此用心。

        仔细想来,一定是容世子花了许多心思……

        云惊凰感激地行了个礼:“多谢华英夫人。”

        侯兴志也多看了云惊凰两眼,当众宣布:

        “云惊凰夺得今年的‘第一才女’桂冠!”

        这意味着云京歌蝉联八年的奇迹被打破。

        原本准备好的一堆物事,本是要奖赏给云京歌财物、乃至名声,全由云惊凰所得!

        丞相府里。

        所有人已收拾洗漱干净,云京歌也已醒来。

        大堂之上,却是一片乌云压顶。

        云震嵘高坐正前方。

        陈之蔷一家坐在右手边。

        云京歌却只能在堂中央站着。

        云震嵘第一次厉声呵斥:“小蹄子!给我跪下!”

        云京歌身形一僵,脸色极其难堪。

        从小到大,云震嵘视她为掌上明珠,极尽宠爱。

        可现在却骂她、要她下跪!

        她脸颊都在火辣辣地烫。

        赵如蕙满目心疼,上前劝抚:

        “老爷,息怒。

        此事也不能全怪京歌,潇潇给了京歌纸张,京歌并不知道是谁写的。

        她以为是无主之物,也并没有想过要剽窃。

        是惊凰她这两日实在太过分了!”

        说话间,她朝着春兰使了个眼色。

        春兰虽然也震撼于云京歌剽窃之事,此刻却不得不护主,快速上前跪下:

        “是啊老爷,二小姐她把大小姐屋子里的所有东西全搬空了,还抢了大小姐奶浴。

        今日她故意让人激怒大小姐、嘲讽大小姐不如她一个草包!

        大小姐真的只是一时气昏了头,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老爷,京歌也是为了咱们丞相府着想啊!”

        赵如蕙又上前给云震嵘倒了杯茶:“这八年来,京歌为丞相府赢回多大的荣耀?

        若是她输了,多少人会看我们丞相府的笑话?

        她还是我们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嫡女,她输不起啊!

        她知晓她身上肩负的重任,也是别无选择。”

        云震嵘脸色变了变。

        的确,一直以来他们都将云京歌按那个最高贵的身份培养。

        她只有每年赢,才能保持极高的声望,离那个高位越来越近……

        “哎,说来都怪我没有将惊凰教好。”

        赵如蕙沉沉叹息:“众人皆知家丑不可外扬,她却当众揭穿她的嫡姐。

        今日若是她懂事些,不胡搅蛮缠,怎会闹出这些事?有什么事拿回家来说不好么?”

        红霜虽然觉得自己小姐剽窃不对,但是赵如蕙这番话也的确有道理。

        当初云震嵘许诺过大夫人,一生一世一双人。

        赵如蕙、陈之蔷全都是多余的。

        府中的所有庶女,也全都不该存在。

        尤其是纨绔云惊凰!

        红霜护在云京歌跟前,开口道:

        “丞相,二夫人所言有理,与其惩罚大小姐,不如好好管教管教那不知规矩的庶女!

        若没有她,小姐今日何至于如此声名狼藉?庶女又有何资格敌对自己的亲嫡姐?”

        嫡女身份高贵。

        云京歌一个身份肮脏的庶女,为何偏偏处处与嫡小姐争锋、抢嫡女风头?

        实在是不知规矩!

        云震嵘脸色更为愤怒,不是针对云京歌,而是想到了云惊凰。

        的确,若不是云惊凰当众揭穿,丞相府何至于如此出丑!

        不知分寸的东西!

        他正要吩咐什么,陈之蔷放下手中的瓜子,忍不住开口:

        “哎哟,这不是啊?

        庶女虽然不好,可若是人能选择自己的投胎,谁不想生来就是嫡女啊?这由得孩子们选择嘛?是不是啊?”

        “况且没有哪条规矩说庶女的东西被抢了,只能忍气吞声吧?是吧?”

        “好像也没有说、嫡女就该抢庶女的东西吧?嫡女更该规整自己的言行是不是啊?”

        此话一出,堂内所有人的视线皆落向陈之蔷,目光沉沉。

        陈之蔷连忙抓了把瓜子磕:

        “哎哟,我这也不是针对谁,你们也知道的嘛,我向来话少是不是啊?真的不爱发表什么意见的是吧?”

        “就是京歌想为丞相府争光这道理,我也懂的。

        但争光不该凭自己的实力是不是啊?抢庶女的东西,还收拾不了局面,这好像也不是这个理的啊?”

        “尤其是老爷……”

        陈之蔷担忧地看向云震嵘:

        “今日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先不说街头闲言碎语,明日早朝老爷您肯定要被御史台弹劾,是不是啊?”

        “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老爷你如何去收场喔?”

        “真叫人看了咱们丞相府笑话,犯错也就这么罢了嘛?这怕是不好的嗦……”

        云震嵘眼皮直跳。

        云京歌犯错不罚,全朝堂人会如何看他?

        若认为他包庇剽窃之人……

        此事牵扯简直甚广!

        云震嵘“砰”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愤怒道:

        “小蹄子,给我滚回冬园闭门反省三日!抄《道德经》百遍!”

        道德经全文五千来字,一百遍,这手会直接废掉!

        小姐何曾吃过这种苦头!

        “老爷……”

        一众丫鬟跪下,想为云京歌说情。

        云震嵘目光冷冷扫向她们:

        “还有你等贱婢,未能阻止大小姐犯下如此过错,办事不力!

        来人,把她们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丫鬟们都是女子,皮肉嫩,二十大板打下去,她们定然会在床上躺上半个月!

        可她们还来不及求情,就被家丁拉出大堂。

        “啊!啊!啊!”

        尖叫声顿时传遍整个府邸,凄厉至极。

        云京歌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四个贴身婢女被打。

        虽然那些板子不是打在她身上,可那全都是她的人!

        跟着她的全是特等丫鬟,平日里在府邸里哪个不高看一眼?

        如今却趴在那案板上,如同猪一般被打。

        这是打她的脸!

        还要她闭门思过?抄《道德经》?这些简直令她羞耻!

        她从未受过如此屈辱!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