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神秘助攻!

        “哎哟……不是我说……”

        陈之蔷又控制不住发出评判:

        “我真的一向话少,不爱说话的啊,可老爷你这对丫鬟们太残忍了……

        她们又不是犯错的人,她们也不知道大小姐会剽窃是不是啊……”

        不打犯错正主,打丫鬟算怎么回事?

        “闭嘴!”

        云震嵘盯她一眼,冷声呵斥:

        “你也滚回你的院子,好好教教云潇潇,以后让她不要再随地捡东西!

        堂堂丞相府小姐,与乞丐有何区别!”

        “父亲!”

        云潇潇控制不住想反驳。

        “好啦好啦……我这就带回去好好说教说教。”

        陈之蔷识趣地拉着云潇潇和云归薏离开,边走还边说:

        “潇潇你也真是的,你说你捡东西做什么啊?捡到了你给大小姐做什么啊是不是啊?

        不论什么东西不要随意交给别人,你怎知别人会拿去做什么啊?”

        堂内的云京歌等人脸色更加难看。

        而陈之蔷等人走远后,云潇潇控制不住道:

        “母亲,你为何不让我反驳父亲?他这是无端迁怒!”

        “糊涂虫,你还看不出来吗?你父亲到底是对云京歌寄予厚望,不舍得她伤筋动骨的。

        我早跟你说了,大房二房水很深,是不是啊?让你别跟着掺和的,现在好了吧?”

        真是够够的了!

        陈之蔷还再三强调:“以后不准再跟云京歌走得近,听到了不啊?去铺子里赚银子不香是不是啊?还是听曲看戏不香了啊?

        我怎么就有你这样的女儿喔,真是脑瓜疼!”

        大堂。

        四个丫鬟被打得半死不活。

        赵如蕙从未见云震嵘动如此大的怒,百遍《道德经》也真的足以让云京歌的命。

        她忍不住道:“老爷,你看这人也打了,京歌已知反省……”

        “你也给我闭嘴!”

        云震嵘顺手捞起一个杯子砸向赵如蕙。

        “瑜君昏睡,你看看你把京歌教成了什么德行?这些卑劣的手段到底跟谁学的?

        还身为丞相府主母,竟然管不住你自己那个庶女?让她把京歌的东西都搬空了?

        你就这点能耐?”

        “老爷,我……”

        赵如蕙脸色难堪,这么多年来,她从未被云震嵘如此骂过。

        杯子砸在身上,就像是砸在她脸上。

        堂内还有这么多丫鬟、仆人……

        云震嵘又骂:“你也去给我抄十遍《教子规》,好好思考如何管好你那个草包女儿!”

        话落,他一甩衣袖大步离开。

        赵如蕙立在原地,脸色一片窘红。

        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让她抄书?

        堂内这么多丫鬟仆人,哪怕他们全数低着头,可她也能清楚感觉到他们内心深处的嘲讽。

        十几年来,从未如此丢脸过!

        赵如蕙和云京歌相视一看,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冷意。

        云惊凰,当真留不得了!

        丞相府内血雨腥风,而赢宫却是一片喜气洋洋。

        “礼部贺云氏得年届第一才女桂冠,特赐白银五百两、绸缎百匹、景德瓷器……”

        一箱又一箱的珠宝首饰陆陆续续抬进赢宫。

        那“第一才女”的匾额更是金光灿灿。

        下角小字清清楚楚刻着:东秦十四年正月十五,云惊凰。

        雁儿看得满眼直冒星星:“王妃,你太厉害了!竟然能赢得诗词大会!”

        这简直像是做梦一般,从未想到她家小姐如此厉害!

        云惊凰勾了勾唇。

        这些仅仅只是开始。

        属于她的嫡女人生、和她母亲所受到的一切伤害,乃至那些伤害帝懿的人……

        家国天下,乘风破浪,颠覆一切!那才是终途!

        向来娇蛮纨绔的她,眼中是势在必得、壮志熊熊。

        待礼部的所有人离开后,容稷才迈步走过来。

        “李追风被其父重打五十大板、抽整整百鞭,遍体鳞伤……”

        提起这,云惊凰红唇一翘。

        其实昨日看书之余,她还让容稷帮忙找了个黑衣人去见杨丞。

        那黑衣人说今日云京歌必败,是个教训李追风的好机会,黑衣人还帮忙准备了那一盆东西。

        杨丞和李追风向来敌对,他果然没有放过这种机会……

        哼,谁让李追风昨日那么恶心她呢?

        有仇必报,是她重生后依旧秉承的性子!

        云惊凰想到容稷这两日对她诸多帮助。

        而且今日是元宵佳节!

        帝懿还在养粹殿内闭关休养……

        她眸子一转,对他们道:

        “我出去一趟!”

        她该送容稷一份谢礼,也要给帝懿一份惊喜!

        云惊凰策马来到集市,开始四处闲逛。

        “这个灯笼,一万个,送至赢宫挂好。”

        “这些水果,全买!”

        “这个屏风,我要了!”

        “这个衣柜,四个!”

        她拿着李追风之前给的一万两银子、和今日得到的赏赐,在集市上大肆挥霍。

        从日常用品、到吃喝玩乐、再到家居用品,一应俱全。

        云惊凰还给商家小费:“全部送到赢宫后安置妥当。”

        她要让帝懿晚上出来时,看到一番新的景象!

        尔后,她走在集市上,开始选购礼物。

        前方忽然人潮拥挤,还热议纷纷:

        “天呐,碧霄楼的物事实在太美了,美轮美奂,栩栩如生!”

        “这是哪个国度运来的物事,见所未见!”

        “最惊人的是,这楼主竟然紧跟热事!”

        “哈哈哈!云京歌与狗,不得入内,笑死我了!”

        云惊凰听到云京歌几个字,皱眉看去。

        就见前方出现一栋三层楼高的古楼,飞檐翘角,大气恢弘,宛若天上宫阙。

        门前围满了人,多是身份不菲者。

        云惊凰吃力挤进去,果然看到门口立着块巨大的石头。

        上面雕刻着:“云京歌与狗、不得入内。”

        字体应当是今日才用剑雕刻,龙飞凤舞,带着吞天灭地的霸气。

        云惊凰看得惊叹。

        哪个掌柜如此大的魄力,竟然不怕得罪丞相府?这是和云京歌有仇?

        再往里面看,里面物事更是令人惊艳!

        宽敞的大殿中央,立着一个又一个木架,上面展览着各式各样的物品。

        龙纹薄胎玉壶、象牙雕花扇、纯金花丝金鳞鱼摆件,单脚铜立仙鹤……

        每一样物事工艺都堪称绝美、惟妙惟肖。

        这偌大的碧霄楼不像是卖东西的,反倒像是一个展览文阁馆。

        门口还守着四个黑色锦衣护卫,没有入楼票,不可入内,更显得这碧霄楼神秘尊贵。

        云惊凰看得疑惑极了。

        记得前世并没有这个所谓的碧霄楼,这是近日新开的。

        这人还敢敌对丞相府……

        到底是谁有如此实力、魄力?

        她不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