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建海陆空!

        苍伐还想说什么,帝懿已将锦盒交于苍伐:

        “拿回碧霄楼。”

        她与容稷关系太好,暂时不适合知晓碧霄楼之事。

        若往后她真与容稷谈婚论嫁,他送的物事也会是多余。

        苍伐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王转动轮椅离开。

        王倒是波澜不惊,毫不在意,还宰相肚里能撑船。

        可他看不下去!

        忍不了、忍不了!

        虽然是有什么一年之约,但是至少这一年内,云惊凰是王的王妃啊。

        容不得任何人觊觎!

        城楼上。

        容稷收了画卷,他问云惊凰:

        “接下来有何打算?”

        养殖场和地道都在顺利进行,地道再过一月便会竣工。

        云惊凰想起这,皱起眉头。

        看似成功一大步,可镇南军完全还处在初级阶段。

        装备、武器全十分落后。

        现在更是连一身像样的铠甲也买不起。

        今天路过碧霄楼时,她也发现一个惊人的真相。

        哪怕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依旧有审美极佳的人。

        而里面那些艺术品,才该是帝懿用的规格。

        如今她给他帝懿买的物事,全是低配版、脱贫版。

        不论是养镇南军,还是养帝懿,皆需要大量钱财!

        云惊凰说:“我打算出去赚些银子,越多越好。同时规划下武器、装备的来源。”

        “赚银子?”容稷皱眉。

        “你是一介女子……”

        “女子怎么啦?”云惊凰笑着反道:

        “女子也可以赚银子、做家业。

        你看华英夫人,如今的声望谁人能比?

        还有京中那几个大世家里,不少女子也是顶梁柱。

        前前前朝还有位名为‘惊帼’的女英雄上阵杀敌、成为第一女帝呢!”

        前世云惊凰觉得女子就该吃吃喝喝,谈谈恋爱无忧无虑。

        如今重活一世,她才发现女子其实也可以有许多种活法。

        容稷目光落在她侧脸上。

        在满宫灯笼的映衬下,她脸上如同被镀上一层金边,金灿耀眼。

        他薄唇轻勾:“我并未瞧不起女子,只是想看你有几分心性。”

        女子出去赚钱,道阻且长,困难重重。

        不过看她眼中的自信,容稷放心:

        “是我多虑了,云姑娘日后定有所为。”

        这已是极高的赞赏。

        容稷又忽然问:“你可知那日皇帝召我入宫,所为何事?”

        云惊凰这两日在忙,没关心到这种事。

        “皇上还召你入宫了?他可是发现了什么?”

        “放心,并未。”

        容稷安抚:“只是如今你得了自由,在京中来去自如。

        那位不太放心,担心你心性单纯,被赢王利用。”

        云惊凰眸子一眯,“所以……那位是让你多监视着点我?”

        容稷薄唇微微一勾:“倒是聪明。”

        当时今上只是寥寥两语,表露出些许忧虑。

        容稷亲自开口道:“臣愿为陛下分忧,每日注意赢王妃动静。”

        如此一来,容稷可光明正大跟踪云惊凰,还不用被朝廷质疑。

        容稷长身玉立,正面看向云惊凰道:

        “想做什么便去做,整个镇南军会是你的后盾。”

        云惊凰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容稷果然不愧是做过太子的人,不动声色反客为主。

        接下来就算派十几个人暗中保护她,也是光明正大。

        她正想说什么,忽然……

        “王妃,不好了!出大事了!”

        云惊凰眉心顿时一皱,担忧地看向他:

        “怎么了?可是王身体有何不适?”

        “王……他……总之王妃你去看看就行!”苍伐一副慌张无措、不知从何说起的姿态。

        云惊凰眼皮直跳。

        苍伐向来冷静,从未如此惊慌。

        一定是出了天大的事!

        “容世子,改日聊。”

        她拔腿就下了城楼,朝着龙寝宫的方向跑。

        容稷眯眸,正想问可要他帮忙。

        苍伐忽然傲娇又警告地盯他一眼,哼了声,然后转身就走。

        容稷:?

        这是敌意?

        只是片刻,他微叹轻笑。

        赢王向来一丝不苟,他身边的人倒是有趣。

        另一边。

        云惊凰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总算到达龙寝宫门前。

        她迫不及待地准备进去,苍伐忽然跟过来说:

        “王妃,您别急,不是王出事了,是玄虎……

        你看它今日莫名其妙掉了好多毛……”

        什么?

        云惊凰脚步一顿,目光落在守卫门前的玄虎什么,又回头看向苍伐:

        “苍护卫、你说的十万火急的事,就是玄虎掉了些毛?”

        苍伐难得撒谎,有些窘迫。

        “是啊……你看地上这么多,属下担心它会掉光……”

        云惊凰:……

        呼……呼……

        喘口气,跳到喉咙口的心脏,总算落下去了。

        她这才蹲在玄虎跟前,轻轻摸了摸,检查。

        “没生病啊,毛发类动物冬季毛发旺盛,是为避寒,到了春季会有少量掉毛情况,是适应季节变化,很正常的。”

        “喔……那王妃去休息吧,属下告退……”

        苍伐行了个礼,领着玄虎离开。

        云惊凰看他一眼,怎么感觉怪怪的。

        忽然……

        “哒”的一声,苍伐走得太快,身上落下一个盒子。

        隔得太远,云惊凰没看清楚。

        苍伐撒了谎更是心虚,捡起盒子就走,不敢多留片刻。

        也因此,云惊凰没有注意到那是碧霄楼的锦盒,里面装着的是那支金枝明月簪……

        她也没多想,只要帝懿没出事就好!

        云惊凰开心地推开门。

        就见帝懿坐于床边,身形一如既往尊贵、昂阔。

        他已洗漱过,黑蚕丝衣服服贴地顺垂在他身上,明显可见男人的体魄……

        云惊凰单是看一眼,就咕噜咽了口唾沫。

        “阿懿……我回来啦。”

        她关上门朝着他走过去,手有些痒痒的,想摸……

        而且今晚还是元宵佳节,倒是把容稷那份谢礼送出去了,可该给帝懿的礼物……

        唔……

        云惊凰眼珠子一转,想着想着……忽然!

        她走向帝懿时,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

        “啊!”

        她脚下一滑,身体控制不住地朝着帝懿摔去。

        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猝不及防、突如其来。

        云惊凰好巧不巧摔到帝懿身上,好巧不巧将帝懿按压在床上!

        好巧不巧,她的手落在帝懿胸肌上!

        还好巧不巧……她的唇吻住了帝懿的唇……两个唇贴在一起……

        帝懿锋凌的长眉顿时皱起。

        云惊凰眼睛也眨巴眨巴。

        她之前跑过,脸颊红扑扑的,唇也热热的,暖暖的。

        而帝懿的唇有些冰冰凉凉,如同他人一般薄冷。

        云惊凰也不在意,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吸吮吸吮……

        哇~人冷冷的,可唇还是软软的,超级适合接吻!

        心脏在刹那间被满足,心花怒放的声音~

        帝懿眉头却顿时紧拧,下颌线紧绷。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