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名扬京城!

        二楼还是之前的布置。

        天黑了,光线格外黯淡,那女子又坐回屏风后,从始至终不曾露脸。

        护卫们看不太真切,只好先将自家公子往楼下抬。

        现场众人看去。

        就见躺在担架上、原本抽搐脸歪的陆二公子,此刻冷冷静静地躺着,呼吸十分顺畅。

        手掌心的钉子被除去,伤口只包扎着一层薄薄的纱布,整个人明显恢复。

        全场惊愕。

        “这!这是真医治好了!”

        “怎么可能!金创疭瘛是上千年来的绝症!怎么可能治愈!”

        “大夫,你们快去看看是不是回光返照!”

        连赵如蕙也觉得不可置信,看向带来的两名大夫道:

        “劳烦两位了。”

        京歌济世堂的两名大夫立即上前诊断。

        从伤口、到身体、到脉象。

        最后,他们无一不是惊愕地皱起眉头。

        “脉象中气十足,无虚弱强撑之相,平和平缓,这不是回光返照!”

        也就是说,是真的治愈!

        陆二公子的金创疭瘛,竟然真的被起死回生!

        小小的一个医馆,名不见经传,今日都准备倒闭关门,竟然能医治如此棘手的绝症?

        躺在担架上的陆二公子睁开眼睛,吩咐:

        “魏熊,赏!黄金千两!”

        虽然他的声音还有些虚弱,可一如既往阔绰、豪气。

        全场哗然!

        黄金千两!这是多少银子!

        给了四千两诊金,陆二公子还要赏黄金千两!

        这是真正的天文数目!

        跟来看戏的百姓们这辈子听都没听过这么多钱,只觉得是在看天方夜谭的戏。

        穆宝铮也险些跳起来。

        千两黄金!千两黄金!

        即便是丞相府,京歌济世堂,一年也赚不到这么多银子!

        她忍不住问:“陆二公子,你是不是人病傻了?病糊涂了?”

        “本公子的一条命,难道才值千两?”

        陆二公子一个眼神睨过去。

        说完后也意识到不妥,他补充:

        “魏熊,再加千两黄金,一箩筐翡翠!

        看看我的库房里有什么就再抬点什么过来!”

        众人:!!!

        赵如蕙更是惊:!

        两千两黄金,还要加一箩筐翡翠?

        即便是她,她也未曾一次性拥有过如此多的数目。

        本以为这第一医馆会被砸,就此消失,没曾想竟然得了如此多赏赐!

        最主要是,这人还是她引过来的……

        她手中的锦帕捏得变了形,近乎维持不住她一向引以为豪的端庄。

        楼顶忽然飘来女子的声音:

        “救死扶伤,乃大夫医德。

        除诊金外,本店概不多收分文,请离开。”

        众人无一不是石化在原地。

        那么多赏赐,这医馆竟然不要?

        这是疯了?

        穆宝铮也控制不住,想立即上楼质问姐妹。

        姐妹是疯了吗!

        可碍于这么多人,她不得不履行自己姐妹的话,清了清嗓子道:

        “本店打烊,诸位请便。”

        话落,她走到门口,对众人做出请的手势。

        陆二公子身体刚恢复,精神还有些迷糊,萎靡。

        护卫们只能立即将自己公子抬走。

        穆宝铮看着,心都在滴血。

        那走的不是人,是金灿灿的金子!是她的命!

        她“砰”的一声将门关上,狠心隔绝自己的视线。

        而在常人看来,只觉得她是雷霆万钧,冷面果断。

        赵如蕙本来想打探打探,楼上的人到底是哪儿来的神医。

        可大门紧闭,什么也看不见。

        她眸色深了又深。

        这京中的能人异士几乎全在京歌的了解之中。

        可这忽然凭空冒出来的神医,是哪儿来的?

        还如此不同寻常……

        恐怕不能再掉以轻心!

        医馆内。

        确定所有人离开后,穆宝铮这才“噔噔噔”的跑上楼。

        她抓住云惊凰的肩膀摇晃:

        “姐妹!姐妹!你是疯了吗!你告诉我,你为何不要那两千两金子!这金子不要白不要啊!”

        云惊凰当然也知道这道理,并且她比任何人都缺钱。

        但她冷静道:“你别急,听我解释。”

        “一来,若是收了这金子,外人会认为我们医馆贪得无厌,一心谋取利益。

        单凭这点,不就足以被京歌济世堂钉在耻辱柱上?”

        穆宝铮:“给我那么多金子,我愿意被说耻辱!拿金子砸死我也没事!”

        云惊凰:……

        “二来,若是拿着了这金子,等同于与陆二公子就此扯平。

        陆二公子,那是什么存在?是陆家的嫡子。”

        长陵城中总共就四大家族,陆家虽然排第三,可其家世背魄连皇家也要忌惮。

        “与其拿了金子,不如让陆二公子欠我们一份人情。

        只要我们没收,那陆二公子的脑子一定会觉得对我们有所亏欠,日后若有事求助,他定会帮忙。

        这岂不是比区区金子更贵重?”

        穆宝铮稍微微的冷静了丢丢,却在纳闷:

        “有什么帮助会比那么多金子更贵重……”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点。”

        云惊凰细细分析:“你认为今日我们拿了金子,后续的路就会好走么?

        并不会,在这水深似海的长陵城,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医馆。

        你忘了京歌济世堂、以及陈家的存在?”

        京歌济世堂靠着做善事,才能存在这么多年,尽揽民心。

        而她们不会允许这么近的距离,有能碾压她们的医馆存在。

        而陈家,就是三姨娘陈之蔷所在的家族,是京城四大世家之一。

        陈家世世代代经营药材生意,几乎等同于垄断,上等药材供给军中、御医院,是皇商。

        也因此,哪怕是军中、乃至朝廷,都要给陈家几分薄面。

        京歌济世堂看似厉害,其实所有的药材是由陈家提供。

        陈家是医术界的龙头垄断者,横行霸世,也不会允许任何人超越他们。

        云惊凰说:“陈家迟早会对我们医馆出手,而陆家是足以压制陈家的家族。

        到时陆二公子念着这份救命之恩,定然会帮扶我们医馆。”

        穆宝铮眸色顿时大亮:“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些!姐妹,你脑子怎么这么聪明!”

        云惊凰勾了勾唇。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抽空练字学习,也在看《三十六计》、《鬼谷子》等书籍。

        广交善友、善用关系,运筹帷幄等,是她新学会的。

        上一世,包括这一世,云京歌都在利用这些手段,一步步构造一个密不透风的、足以颠覆天下朝堂的大网。

        她不能落后,为了复仇、为了阿懿,她必须学!

        云惊凰又道:“况且若拿了银子,这件事大家议论几句,便过去了。

        若不拿这银子,会引起足够大的议论。

        一传十,十传百,更利于招揽生意。”

        果然……

        她说的一点错没有。

        接下来好两天,茶余饭后,许多人都在议论:

        “这第一医馆是疯了吗?竟然连两千两黄金都不要?”

        “医馆大夫脑子是不是有坑?”

        “谁去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简直想掰开他们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豆腐渣!”

        也因此,议论声越发,名气越大。

        来第一医馆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

        只是三天时间,第一医馆接诊十人,全是富裕人家。

        从阑尾炎,到狂犬病……

        几乎每人的医诊金都在三千两左右。

        短短三日,第一医馆赚了足足三万两银票!

        第一医馆有绝世神医的消息,也传遍整个长陵城。

        这,引起了墨楼探子的注意……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