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挥金如土沈舒柔

        车库里各种名车整齐排列,一眼望去,少说也有七八十辆。



        沈思没时间一个个去挑,打开最近车子的车门,直接开去了拍卖场。



        一路上,不管旁边的道路多么拥挤,沈思始终畅通无阻,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拍卖场。



        核验完身份后,沈思跟着侍者的引导向vip包厢走去。



        沈舒柔坐在拍卖场的大厅,正好奇的四处乱看。



        在看见沈思时瞬间瞪大了双眼。



        “怎么会?她怎么会在这?”



        “乖女儿,你看见谁了?”



        “没,没谁。”



        沈舒柔摇头,觉得刚刚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沈思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她那种家庭的人,根本连进入这里的资格都没有,她一定是看错了!



        而沈思一早就看见了沈舒柔。



        她穿着一条火红色连衣裙,头发高高扎起,从耳朵到手指,挂满了首饰,那身高调打扮,叫人想忽视都难。



        想想倒也是,依照沈家的实力,来这也买不了多少东西,自然不需要低调的隐藏自己。



        刚进入包厢不久,拍卖会正式开始。



        第一个件推上来的是个清代的花瓶,五十万起拍,价格不高不低,用来开场正合适。



        沈思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专心等着玉参出现。



        而大厅中,沈舒柔却越发兴奋。



        这种场面,她只在电视里面看见过,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坐在这里。



        但只是转瞬间,心中的激动便被怨恨取代。



        如果不是沈思抢夺了她的人生,她早就享受这一切了。



        都怪沈思!



        那个小见人,凭白享受了她的十八年的尊贵生活,真是可恶!



        “接下来将要拍卖的是一对同心镯,这对镯分为两款,女款为上等白玉制作,整体通透,男款则为金中嵌玉的设计,不但设计美观,戴着也不影响日常生活,非常适合年轻情侣……”



        拍卖台上主持人还在滔滔不绝的解说着,可后面的话沈舒柔已经听不进去了。



        她直勾勾的盯着那对手镯,心动不已。



        “妈妈,我想要这个,我们拍下来吧。”



        “这不太行……”



        楚艳丽面色犹豫。



        若不是沈舒柔一再哀求,她也不会来这种地方。



        毕竟光是门票就不是一笔小数目。



        而在来之前,她也一再和沈舒柔交代过,拍卖的商品价格虚高,她只要来长长见识就好,没必要买。



        虽说沈家现在有些财力,公司的规模也算得上可以。



        可说到底,沈家也只不过一个区里拔尖而已。



        拍卖场里富豪众多,随便拎出来一个也要比沈家强上数倍。



        硬拼起来,她们沈家根本就比不上。



        “妈妈,我好喜欢这个啊,你不是正不知道给我准备什么嫁妆,现在这个机会这么好,就把这个买下来,当我的嫁妆好吗?”



        沈舒柔抱着楚艳丽,不断撒娇。



        而拍卖台上,主持人也给出了报价。



        “这对同心镯起拍价两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现在竞价开始!”



        楚艳丽吸了一口气,原本被沈舒柔磨的有些松动的心,在听见价格后瞬间便恢复如初。



        “舒柔,这种东西华而不实,我们不买,而且出来的时候妈妈就已经和你说过了,今天我们来是为了见世面的,不是买东西的,你还记得吗?”



        要求被拒绝,沈舒柔眼底一暗。



        但只是瞬间,沈舒柔便将眼底的情绪隐藏,重新换上了柔弱:



        “可是我想要,妈妈……”



        “妈妈,你和爸爸不是说要好好的弥补我吗?为什么只是一个对同心镯都不肯买给我,如果今天爸爸也来的话,他也会这样吗?”



        楚艳丽被问住。



        下意识的便想到了沈名山。



        过去,沈名山是从不给沈思买任何东西的。



        她更是从不在沈思的身上多花一分钱。



        但……



        现在的沈舒柔可是她们的亲生女儿,在外生活了十八年,受尽委屈!



        沈舒柔只不过是想要买东西,难道她真的太小气了?



        楚艳丽陷入纠结。



        沈舒柔见状急忙趁热打铁:



        “妈妈,爸爸既然让我们来,就是想让我们开心些,花那么多钱买了门票,如果我们真的什么都不买就走了,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好吧,既然你喜欢,那我们就试试。”



        楚艳丽觉得沈舒柔说的有些道理,点头同意。



        在沈舒柔的催促下,楚艳丽同意了竞拍。



        只可惜,楚艳丽忘了,来参加拍卖场的人无数,如果每个人都为了不让门票可惜,那今天的拍品也不够众人瓜分的。



        沈思始终在等着玉参,正有些无聊,就看见大厅中沈舒柔突然举起牌子晃个不停。



        倒不是她刻意在摇晃。



        而是只要有别人加价,沈舒柔便第一时间也跟着加价。



        竞价牌起起落落不停。



        颇有一副不买到手誓不罢休的架势。



        而和沈舒柔同样的,另外一个人也在不断的加价。



        两人有来有往,全是势在必得。



        只是这么一会的功夫,同心镯的价格就从两百万涨到了四百万,眼看着就要冲破五百万了。



        沈思挑眉。



        她这才离开沈家一天,沈家就已经豪横到这个地步了吗?



        花大几百万买一个华而不实的首饰。



        若是她没看错的话,楚艳丽的脸色仿佛并不是很好。



        沈思喝了口茶,好整以暇。



        拍卖台上,价格很快就冲破了五百万。



        而沈舒柔还是无所顾忌的举起竞价牌,十分享受这种挥金如土的快感。



        那个和她一同竞价的对手倒是慢了下来。



        沈舒柔以为对方退缩,脸上更加得意,笑容洋溢。



        下一刻——



        “我出六百万!”



        沈舒柔笑容僵住。



        她想要举牌的手也被楚艳丽按住。



        这样高的价格,已远远超出了楚艳丽手上所有现金的总和。



        为了避免最后闹出笑话,她只能按住沈舒柔。



        与此同时,出价六百万的那个人也站了起来,对着沈舒柔的方向微微弯腰:



        “六百万是我的最后价格,如果你能比这个价格还高,我只能退出了。”



        沈舒柔像是被一道利剑击中。



        一股火气凭空而起,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将竞价牌高高举起。



        “我出六百零一万!”



        对方叹了口气,而后静静坐下,果然不再加价了。



        现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沈舒柔的身上,抬上的主持人三次叫价,随着小锤落下,终于成交。



        沈舒柔享受着众人注视的目光,骄傲坐下。



        楚艳丽虽然肉痛,但现在木已成舟,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只是一张脸黑的能拧出水来,和沈舒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