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请求亲她一口

        货架上,整齐地摆放着各种的布料。



        这都是为研发部提供的,让她们尝试新品,等到样品通过审批,然后再让外部工厂批量生产。



        这些布料珍贵,但沈思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往里面走去。



        一直走到摆放蚕丝的位置,这才停下。



        嘉程旗下经营的种类繁多,服装和日化用品只是其中的一个领域。



        因为服装多的采用中国风的设计,许多款式都是使用蚕丝为原料。



        而除了服装,还有蚕丝被,和其他附带的产品。



        总体下来,对蚕丝的消耗量大的惊人。



        货架上,处理好的蚕丝料子摆在一处,没有处理的蚕丝则摆在另一处。



        沈思翻开没有处理的原丝,不出意外的,果然在货架的四周发现了小钢珠。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沈思直接报警。



        公司现在已没什么员工在,沈思想了想,还是给傅司年打了个电话,让他上来。



        傅司年虽然不是第一次进入到嘉程里,但这却是沈思第一次主动邀请他进来。



        现在是下班时间,公司里安安静静,几乎没有人影。



        傅司年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像跑进来了一只兔子,横冲直撞。



        沈思该不会是想要……



        “快进来!”



        正胡思乱想着,傅司年就听见了沈思催促的声音。



        他站在仓库门口,隐约看见沈思在角落里,正弯着腰。



        傅司年心跳的更快,当即加快了步子,进入仓库。



        “小思,你……”



        傅司年心怀期待。



        紧跟着,他就看见沈思正在把一坨坨白色的东西摆在称上,快速记下,紧跟着又换新的摆上去,反复称重。



        看见傅司年进来,沈思扬眉,微笑着对他招手:



        “快点过来帮帮我,这蚕丝太轻了,我一个人称重有点麻烦。”



        傅司年长长的出了口气,心下产生了一丝浓浓的失望。



        他还以为沈思叫他过来,是要和他约会呢……



        心中虽然遗憾,但傅司年还是按照沈思的要求,替她称重,让沈思只在一旁专注地记录。



        他效率极快,没一会的功夫,两人便将货架上的所有蚕丝称完了。



        果然和报表上的重量不同。



        杨金盛倒是聪明,他盯上了蚕丝,这东西极轻,哪怕被拿走了一大片,但只要一颗小钢珠便能补上相应的重量。



        所以报表上面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哪怕消耗的快一些,但因为公司许多产品都需要使用蚕丝,研发需要的原料多一些,也就没人在意。



        至于沈思之所以没看出来破绽,则是杨金盛他们将蚕丝伪装成泡沫网和菜品一起打包。



        如果不是刚刚在情侣餐厅看见那边员工打包外卖,沈思也差点被糊弄了过去!



        警察也已经到了嘉程。



        沈思不多废话,直接把所有的资料都交给了警察。



        仓库门那里有着明显的拆卸痕迹。



        警察们当场取证,便直接回了警局。



        不用抓人。



        因为那些人昨天在公司大闹就被捉了进去,现在还被关着呢。



        警察们不用费力,直接就可以去审问。



        沈思行云流水的完成一切。



        傅司年的眼里全是欣赏。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了沈思的优点,但这次,他是实打实的感佩。



        苏昆也打理了嘉程一段时间,别说发现这些了,他甚至都不知道公司有这些弊端。



        沈思才接管了公司几天而已,不但发现了问题,而且处理起来毫不拖泥带水。



        他的小丫头……真棒!



        傅司年一双眼睛已被沈思填满。



        明明他现在的身份要比沈思瞩目的多,却始终默默地跟在沈思身后,看着她提交证据,说明情况。



        一直等到沈思送走了警察,傅司年这才终于凑了上来对沈思开口请求:



        “小思,我能不能亲你一口。”



        沈思莫名其妙。



        傅司年又说:



        “你上次说了,不让我乱亲你,不然就把我的头拧下来。”



        “所以你这是来找我审批了?”



        “嗯!”



        傅司年点头,眼中欣赏和爱慕并存:



        “你真的太优秀了,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一口,我就亲一下,保证不多亲!”



        他眼中满是期待。



        却只听见了冷冰冰的两个回音:



        “不行!”



        沈思整个人就是无语,直接冷声拒绝。



        傅司年被拒绝也不伤心,仍是追着沈思,不停地请求:



        “别这样冷漠的对我,就一下好不好?”



        “就让我亲一口嘛,我真的好想亲你啊,小思,求求你了……”



        傅司年抱着沈思的胳膊,哀求的同时,还撒娇地蹭着沈思。



        沈思下意识将他推开。



        后者立刻又黏了上来。



        沈思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此时此刻,她终于理解了一句话:



        好女怕男缠。



        别说是她了,被一个大男人这样撒娇哀求,对方还是以冷面冰山闻名的全球首富……



        这换谁谁能受得了啊!



        “你别乱想了,这种请求谁都不会同意的!”



        沈思搓了搓胳膊,甩下一句话,随后加快脚步跑了。



        而她向来处变不惊的背影,此时平白多了一分的慌张。



        傅司年看着她的身影,唇角止不住地上扬。



        沈思一定是害羞了!



        她是女孩子,看来自己也不能太过激烈,免得吓到了她。



        他小时候就见过,每次妈妈害羞,爸爸都是给妈妈一些时间,等妈妈平复了然后再凑上来。



        傅司年刻意放缓了脚步。



        估摸着沈思平复的差不多,不再害羞了,这才噙着笑下楼去往停车场。



        但,出乎傅司年的预料。



        沈思没有在停车场里,他的车里空无一人,而原本停着沈思那辆库里南的位置,此时已空空如也。



        笑意在嘴角凝固。



        傅司年四下扫视了一圈,都没看见沈思的身影。



        他不安地拿出手机,给沈思拨了过去。



        “小思,你去了哪……”



        “谢谢你今天帮我,我的事忙完就先回家了,等你平静了以后再一起吃饭吧。”



        话筒那边的沈思声音平静,偶尔还有汽车的鸣笛声传出。



        而她说完,也不管傅司年作何回应,直接切断了通话。



        ‘嘟’‘嘟’的忙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傅司年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委屈的仿佛被全世界抛弃。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