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侯府表妹自救手册在线阅读 - 第658章 我弟,你们自己玩去吧

第658章 我弟,你们自己玩去吧

        容辞见她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心中有些想笑,不过他也不敢笑,怕是惹恼了她今晚要睡书房。

        于是他忍了忍,嘴角微勾,还给她描补了一下:“确实是这样的,我们俩还不急,孩子的事情再过两年再说,替我们多谢大嫂的关怀。”

        温氏没想到他们这会儿会过来这里,还听到了她们议论孩子的事情,有些尴尬,于是也闭嘴不提了。

        谢宜笑鼓了鼓脸颊,深吸了一口气,将这话题揭过。

        申时,谢家开了两桌宴席给谢宜笑过生辰,男女各坐一桌。

        先前明氏便问过谢宜笑她过不过生辰,谢宜笑觉得实在是麻烦,又不是七老八十了过什么生辰,自家人一起吃个饭就成了,而且容家一干人等也不爱过生辰,生辰了自家互相送个礼,然后一起吃个饭就了事了。

        于是今日除了谢瑾夫妇和谢宜陵,也就是自家的这几个人。

        谢瑾和温氏吃过饭之后便告辞离开,谢宜陵则是留了下来,等入夜跟着容家人一起去逛元宵夜市,一会儿容景容暄他们也去。

        临出发之前,谢宜笑还叮嘱谢宜陵:“你晚上就跟着容景容暄他们玩,定然要跟紧他们了,不要自己乱跑。”

        谢宜陵眨了眨眼:“阿姐你不和我们一起啊?”

        谢宜笑伸手拍了拍他的小肩膀:“去的时候和你们一起去,玩的时候自然是要分开的,你们三个玩你们的,带着护卫就行,我和你姐夫就不和你们一起了。”

        谢宜陵:“.....可是我本来就是想和阿姐一起逛的啊!”

        若不然他干嘛跑到容国公府来,和谢家的儿郎一起逛不好玩吗?虽然他和容家兄弟关系也不错,但和自家的兄弟姐妹也不错啊!

        谢宜笑看了一旁的容辞一眼,见他目光柔和地看过来,笑了笑转头又对自家弟弟道:“可是你阿姐和你姐夫想多相处相处培养感情啊,你也希望我俩感情好是不是?”

        所以,我弟,你们自己玩去吧,别来碍眼了。

        这是要抛下他们自己玩去?

        谢宜陵嘴角抽了抽,越想越不高兴,傲娇地哼了一声:“想以前,在你心里我这个弟弟肯定是排在第一位的,果然是嫁了人之后眼里心里只有我姐夫了,再也没有弟弟的位置了。”

        姐夫这种人,真的很想打一顿。

        谢宜笑拍了拍他的脑袋,虚假地哄道:“谁说的,你可是我唯一的弟弟,在我心里肯定是第一位的,和你姐夫是一样重要的。”

        “不过你姐夫过段时间安排了新的差事之后应该没多少空闲了,你就让他多陪陪我是不是?”

        谢宜陵听了这解释,心情稍微好一些,不过还是有些不满,他嘀咕道:“阿姐你就算是要哄我,这表情是不是该真诚一些,这也太假了吧。”

        谢宜笑笑了两声:“我弟啊,我和你姐夫想过二人世界,你呢,一会儿就和容景容暄他们玩好不好?”

        “罢了罢了,那我就大人大量不打扰你们了。”

        “多谢谢小公子开恩。”

        正在此时,马车来了,谢宜笑让谢宜陵和容景容暄他们坐一辆马车,叮嘱他们道:“外面人多,你们也别到处乱跑,让护卫跟紧一些。”

        “知道了,阿姐。”

        “知道了,小婶婶。”

        “玩得开心点。”谢宜笑又嘱咐了护卫两句,让他们看好这三小子,这才与容辞一起上了马车,刚刚坐下,马车便摇摇晃晃地往前面驶去。

        夕阳褪去了最后一点光芒,暮色降临人间,街道上点起了一盏又一盏的华灯,将整个帝城照亮,从高处看的时候,便能看到着万千人间灯火。

        出发时夕阳日落,等到抵达碧波湖附近天色便已经黑下来了,一行人下了马车,等那三个小子离开之后,容辞便与谢宜笑带着人往湖边走去,今日他们也租了一条画船,打算游湖赏景。

        谢宜笑偷笑:“若是他们三人知道咱们去游湖不带他们,怕是气得都要跳起来了。”

        两岸灯火映在湖里,照亮着一片人间,她微微侧头,笑得眉眼弯弯,像是一直得逞的小狐狸,狡黠又可爱,那一双眼睛映着灯火,像是有了一团亮光,明亮得灼人。

        容辞见心中温软,也含笑点头:“气得跳起来又如何,回头该好好收拾收拾他们。”

        这三个小子一个个都是很能闹腾的,不收拾收拾他们都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谢宜笑扯了扯他的袖子,好笑道:“嗳,你就是这样做叔叔和姐夫的,就想着收拾他们?”

        “有可不可,不是夫人你说的吗?树木乱长,就需要给他们修剪修剪枝叶,这样才不会长歪啊。”

        “这话也确实不错。”谢宜笑心中为三个小子默默地点蜡,心觉得他们这逍遥自在的日子将会一去不复还了。

        “到了,小心台阶。”

        谢宜笑闻声低头,微微提着裙摆往台阶下走,这会儿水边正停着一条小画船,那画船不大,但却很精致,上头的雅阁立在甲板之上,檐下四面挂着灯笼和纱幔。

        “小心些。”容辞走在前头,伸手扶着她一起走过木板上船去。

        木板虽然很稳固,但船浮在水面上踩上去的感觉是不同的,谢宜笑有些紧张,不过也很快地走了过去,上了画船。

        待他们上了船,进了雅阁里一张茶桌坐定,便有人吆喝了一声,摇着画船摇摇晃晃地往湖中走去。

        船只在水上行走,脚下有些虚浮,谢宜笑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她前世生活在南方,偶尔也搭乘过船只,大约是一盏茶的功夫,便适应下来了。

        她问容辞:“我们的船要去哪?”

        “顺着水流一直往下,一会儿你就可以看到碧波湖两岸的风景,还可以看到樊月楼和江上清风楼。”

        “真的吗?”谢宜笑眼睛一亮,“今日江上清风楼也准备了湖上的表演呢,也不知道具体如何。”

        原本她打算去看江上清风楼的表演的,只是他说要来游湖,她也觉得游湖比较有趣,这才来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