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千岁爷你有喜了在线阅读 - 第481章 开吃煲仔饭

第481章 开吃煲仔饭

        “呼——!”

        蛊神鼎里的黑水瞬间四溢。

        明兰若和香娜两人的手一沉入黑水中,那些黑水就立刻裹住了她们的手腕,一路延伸爬上她们的小手臂。

        而诡异的是,所有飞溅的黑水仿佛都有生命一般,竟然会自己“爬”回蛊神鼎里。

        明兰若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额头上渗出了冷汗来。

        “大小姐!”乌桑姑姑瞬间就想要过去扶她。

        阿古嬷嬷却厉声阻止了乌桑姑姑:“乌桑,不要过去,那些水有剧毒,普通人碰到一点都会万劫不复!”

        那是只有圣女可以触摸的特殊“神水”。

        明兰若看向香娜,香娜整个人的状态简直可以称——极度痛苦。

        她整张脸几乎痛得扭曲,原本还算白皙的皮肉竟然肉眼可见的慢慢变成灰色。

        而香娜手臂的部分变成了黑色,眼珠血丝毕露地低吟:“……好……痛……好……痛……”

        她甚至无力发出大叫声,混身颤抖起来,可是整个手都像被黑水吸食住了一般。

        楚元白见势不妙,简直想上去抽香娜,这个莽撞的蠢货又开始自寻死路!

        又可他自己也无能为力,却也不能看着唯一的妹妹这么死去!

        “阿姐!”他只能朝着明兰若大喊。

        明兰若闭上眼,猛地吸了一口气,瞬间抽出了自己的手臂。

        那些黑水才噗嗤一声——“吐”出了香娜的手臂。

        而此时,香娜整个人都像一尊灰色的人像,整个人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她的手臂整个都变成了黑色,而那些黑色还在肉眼可见地不断在向上蔓延,宛如在吞噬香娜的身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蛊神……蛊神呢?!”香娜混身颤抖,脸色难看到极点地跪在地上。

        阿古娜微笑道:“蛊神有一半在你的身体里,一半在兰若的身体里的,你也算如愿以偿了。”

        香娜的表情竟露出一种痛苦又欢快的笑容:“蛊神……蛊神终于在我身体里了……”

        哪怕只有一半,可她终于能算名正言顺的圣女了!

        “但如果老婆子我没猜错,很快,蛊神就会吞噬掉你的身体。”

        “然后你会化成黑水,然后回到蛊神鼎里,成为蛊神鼎的一部分,然后蛊神会再回到兰若的身体里。”

        阿古嬷嬷轻描淡写地打断了香娜的欢喜。

        “为什么,为什么明兰若没事,明明她身体里也只有一半蛊神,为什么她不会被吞掉变成黑水,蛊神不来我的身体!”

        香娜震惊又虚弱愤恨地看着明兰若。

        楚元白咬牙硬声道:“因为兰若阿姐是阿古娜圣女的亲外孙女,她是圣女的直系血脉,而我们的阿妈却没有继承过蛊神,不是圣女血脉!”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可现实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巴掌——

        在圣女真血脉存在的时候,蛊神绝对不肯选择非圣女的血脉!

        “不然你小子,以为自古以来,圣女为什么如此难以生下女胎,一旦有女胎就是不容置疑的下任圣女?”

        阿古嬷嬷讥诮地道:“自然是因为蛊神在女胎于圣女腹中形成那一刻,圣女的血脉就是最适合蛊神生存的地方。”

        蛊神是虫子,又不是傻子,有了最好的“宿主”,还会稀罕次品?

        阿古嬷嬷走过来,慈爱地抚摸明兰若的发顶——

        “当初我如果没有生下女儿,你们阿妈确实有可能继承蛊神,但是我有了女儿,她又生下了若若。”

        她的女儿萧观音一开始就是被蛊神选定了的宿主,是下一任圣女。

        只是萧观音身体太虚弱了,自己只能继续稳住蛊神在身体里,直到观音生下了外孙女若若。

        果然,甚至不用蛊神鼎,蛊神就顺利地进入了若若的身体。

        “不公平……这……不公平……”香娜绝望地瘫软在地上,泪水不断地掉泪。

        而那些黑色已经将她半边身体腐蚀得不成样子。

        楚元白脸色惨白,他踉跄了几步,当机立断地扑通一声跪在阿古嬷嬷面前——

        “阿古娜先圣女,一切都是我的过错,求您看在同为苗疆人的份上,宽恕香娜,救救她!”

        阿古嬷嬷冷淡地道:“我为什么要救她?你外公野心勃勃,三番两次害我,导致我的女儿——下一任圣女,病弱早逝!”

        “你们绑架我,又三番两次地想要害我的外孙女,我还愿意听若若的话,把蛊神给你的妹妹!”

        “是她自己贪心不足蛇吞象,强行抢夺蛊神,惹怒了蛊神!”

        楚元白脸色愈发铁青和痛苦:“我……知道……”

        他也不是不知道外公的野心勃勃,迫害先圣女,可外公说是为了苗疆。

        他要信,也不能不信。

        身为掌权者,他懂得一切夺权之举,都要——师出有名,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

        阿古嬷嬷冷笑:“你也是蛊师,该知道惹怒蛊神的下场!要我救你妹妹,不该付出代价吗?”

        楚元白闭上眼,心中天人交战,忽然膝行两步,对着明兰若磕头——

        “造物天神在上,红色木棉在下,蛊神在上,万虫在下,大巫师楚元白,愿意从此一心一意一辈子侍奉兰若圣女,如有背叛,必全家死于万虫之口!”

        说着,他一把拿过刚才明兰若划破手腕的匕首,一刀割在自己手腕上,微颤抖地把手递到明兰若面前。

        他目光复杂又带着一种奇异的光芒深深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心脏仿佛因为靠近她,而疯狂地鼓噪。

        这是一种苗疆奇特的血契,尤其是跟蛊术强大的圣女结契。

        意味着一生一世不会背叛的忠诚,甚至死后,都会成为苗疆圣女的蛊尸人,任由圣女驱使。

        他从未如此挫败,却又如此……不可自抑地冲动,想要得到她的血。

        明兰若定定地看着他,忽然微微一笑:"小白,这样不够,你想要我做你的亲阿姐,与你结血契,光是苗疆大巫师的你不够分量。"

        楚元白睫毛轻轻颤了一下,他忽然有点绝望,轻声问:"明兰若,你从一开始,其实就没有被我的血蛊雄虫迷惑对吗?"

        明兰若轻轻地摸了摸少年的发顶,平静温和地垂眸看着他。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阿姐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你当然也可以选择放弃你的妹妹,也放弃成为我的阿弟,继续当你雄踞一方的小荆南王。"

        楚元白颤抖着,死死地捏紧了拳,然后忽然慢慢地在她面前再次俯身:"小荆南王楚元白,愿为明家大小姐效力,求您救救我无知莽撞的妹妹。"

        明兰若笑了,用自己的依然淌血的手,握紧了他满是鲜血的手,十指相扣。

        "乖。"

        煲仔饭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