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出生

第二章 出生

        “引产,在你的身体还没有大碍,还有力气生产的情况下,喝下催生药,提前生产。”

        “那孩子……”

        “我刚才摸了摸,这胎已经成型了,和八九个月的胎儿差不多大,不会有大碍的,最多身体差一些,只要照顾的精细些,应该和十月怀胎出生的孩子没两样。”

        珍娘还在迟疑,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门用力的打开了,一个声音坚定的道:“大伯娘,就按你说的办。”

        “当家的……”

        珍娘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既然叫我当家的,那这个家就是我说了算。大伯娘,我们已经决定了,你看接下来什么时候引产?”

        大伯娘的声音中多了一些赞赏道:“你还算有些担当,胎象不正,需要把胎象纠正了,才能开始,快的话,两三天时间,慢的话,也不会超过一旬。”

        “好,那就有劳大伯娘了。”

        “都是一家人,说这些话就见外了。”

        然后是一阵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在这个背景音中,秦翌变得越来越困。

        “还好,不是打胎,只是引产……”秦翌在心存侥幸中缓缓睡去。

        在一阵让人不舒服的挤压中,秦翌再次苏醒过来,他本能的移动了一下,然后才反应了过来。

        “这是在正胎位吧。”

        秦翌略一迟疑,然后配合着外部的挤压,主动的开始调整位置。

        “咦?这孩子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竟然一点也不闹腾,若一直按这个速度,可能今天就可以正好胎位了。”

        “嗯,这孩子的确是个好孩子,从来不闹腾,不像老大老二,他们临产前,可闹腾了……”说到这里,珍娘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了下来,讷讷不语。

        大伯娘知道珍娘意识到了这孩子才七个月,更想到了引产的事,心中对孩子有愧,于是也就不说话了。

        等秦翌的头完全朝下后,外面的挤压感才完全的消失。

        这种头朝下的感觉有些别扭,不过秦翌并没有再乱动,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好了,明天我再来看看,若是胎位没有变动,就可以开始了。”

        “大伯娘,您之前不是说少则两三天,多则一旬?要不,再等等……”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珍娘,时间等的越久,对你来说就越危险。”

        “反正之前就打算有着三到十天的正胎期,想来,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应该是没有大碍的……大伯娘,拜托了。”

        大伯娘沉默了良久,才回答道:“我最多给你三天时间。”

        “十天吧……”

        “你要是这样,那明天就开始。”

        “好,好,就三天。”

        “嗯,正好,这三天你好好的补一补……”说到这里,大伯娘停顿了一下,然后道:“你这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的性子,跟你说没用,我还是跟大勇说吧。”

        然后,就是一阵开门声,再然后就是门外传来一阵附和声:“嗯,好的,我一定好好的给珍娘补一补。”

        “还有三天,我就要降生了……”秦翌怀着即期待又忐忑的心情,缓缓的陷入了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秦翌在一阵抱怨声中再次苏醒过来。

        “当家的,你怎么把老母鸡给杀了?”

        “这不是给你补身子吗。”

        “我每天吃一个鸡蛋就可以了,你这杀了老母鸡,以后还怎么吃鸡蛋?你不过日子了?”

        “看你说的,哪有这么严重,这不是还有三只老母鸡吗?”

        “你说的轻巧……”

        秦翌摇了摇头,一阵无语,这哪里是吵架啊,这分明是秀恩爱啊。

        还没有出生就被喂了一嘴的狗粮,真的是……

        秦翌不再理会这对秀恩爱的父母,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那面破碎的游戏面板上。

        秦翌发现它又多了一丝变化。

        左下角的消息区唯一点亮的个人栏中,再次增加了两条一样的新消息,当然消息还是一如既往的简略和模糊。

        “通过长时间聆听他人对话,技能语言lv1得到少许提升。”

        前面苏醒的两次秦翌都有事做,就没有关注游戏面板的变化,而正好,又有两条新消息,秦翌因此猜测,消息的更新频率应该和他苏醒的次数有关。

        “只是不知道,是沉睡前,还是苏醒后。”

        正好,这次确认一下。

        等困意袭来,陷入沉睡之前,秦翌专门扫了一眼左下角的消息区,发现消息区突然更新了一条消息。

        “通过长时间聆听他人对话,技能语言lv1得到少许提升。”

        和前面两条消息,一模一样。

        “是沉睡前,看来是对今天的总结了。”秦翌怀着这样的思量,再次陷入沉睡。

        ……

        “深呼吸,用力。”

        在一阵剧烈的挤压下和嘈杂的声音中,秦翌再次苏醒过来。

        “开始生产了?”

        秦翌立刻克制住乱动的本能,开始顺着挤压的方向用力。

        “好,宫口开了……”

        “好,非常顺利,已经四指了……”

        “摸到头了,珍娘,用力,马上就要出来了……”

        “呼,出来了。”

        大伯娘麻利的从盆里取出剪刀剪去了婴儿的脐带,一边打量着孩子,一边对珍娘道:“啧啧,又是一个带把的。珍娘,你还真是宜男之象啊,连着三胎,都是儿子啊,大勇这家伙娶了你可真是他的福气啊。”说着,就提起婴儿的脚,一巴掌拍在他的小屁股上。

        终于顺利出生了,秦翌刚庆幸度过了最危险的一关,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屁股蛋子上传来一阵剧疼,秦翌根本忍不住,本能的张开大口,大声的号哭起来。

        “啧啧……声音还挺响亮的,一点也不像早产儿。”大伯娘啧啧称奇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庆幸。

        门外传来一阵焦急的询问声:“大伯娘,珍娘怎么样了?”

        “放心吧,母子平安。”说着,大伯娘就用早就准备好的温水,清洗了一下,放在早就准备好的襁褓中,抱着他送到珍娘的眼前道:“看,这孩子,好的很,你可以放心了吧。”

        “嗯,长的真好,真是多亏了大伯娘了。”

        “看你这话说的,又见外了不是,好了,你快点闭上眼睛,好好的睡一觉补补元气,我把孩子给孩子他爹看一看。”

        “有劳大伯娘了。”珍娘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等说完之后,珍娘已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