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保重

第四十八章 保重

        秦勇诧异的看着大头:“你知道,那你还……大头,你是怎么想的?”

        秦翌反而不解的看着秦勇说道:“阿爹,是您说的,对大山和根生,要像对等我的亲兄弟一样,对待安伯和王伯要对待亲叔伯一样,我完全按照您教导我的做的啊。”

        “我……那时候和现在,能一样吗?那时候……”

        秦翌打断了秦勇的话,道:“阿爹,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也知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可是……”

        “我跟大山和根生相处之后发现,他们挺对我脾气的,可以深交,安伯和王伯也都是实在人,有分寸更有底线,也可以深交……”

        “既然可以深交,那自然就要相互帮衬了,我也知道,他们送我人情,是为了以后让我帮衬大山和根生,既然我已经决定了以后帮衬他们,又何必再纠结现在欠下的这些人情呢?”

        “我欠下了这些人情,将来帮衬他们的时候,他们接收起来反而更加理直气壮,不会坏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岂不是两全齐美的事吗?”

        “阿爹,我要的是现在,他们要的是未来,彼此心照不宣,这不是正好吗?有什么问题吗?”

        秦勇看着说的头头是道的大头,感觉即陌生又熟悉。

        好像,真的好像,真的好像训练营里遇到的那些候府出身的贵族子弟啊。

        公子教导人的手段,真是厉害啊!

        “大头,你真的长大了,既然你都明白,那我也就不说了,你好好休息吧,别误了明天的课。”说完,秦勇带着满腹的感慨,离开了。

        果然,只要有公子做背书,就算表现的再成熟,也不会被人怀疑的。

        ……

        第二天,秦翌去了王木匠家,找王根生玩,顺便接着向王木匠请教木工方面的经验,刷技能木工的熟练度,回去的时候,顺便带走了凿子和木块,刷雕刻技能的熟练度。

        后面的几天,一直都是这么过的。

        直到学习练剑开始的第二十四天,秦旭不再教导新的剑招时……

        “大头,接下来,你的目标就是将这二十三式《基础剑法》练成本能。”

        本来,公子说《基础剑法》学完了,秦翌还挺高兴的,还以为可以学习更加高明的剑法了,没成想……

        “公子,为什么啊?”秦翌不甘心的问道。

        秦旭看看秦翌的模样,语重心长的教导道:“大头,我知道你非常聪明,学什么都一学就会。但是,大头,你要记住,练武练武,首在一个练字!”

        “这一个练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最不简单的事了。”

        “冬练天九,夏练三伏,来来回回只有二十多招,没有其它的招式,非常的苦燥。”

        “但是,大头,这就是练武!”

        “练武绝对不是取巧的就可以练成的事,是需要下苦功夫的。”

        “你只有吃了这份苦,才能练出真功夫来!”

        秦翌这时也发现了,自己的态度有异。

        竟然敢置疑公子,这可不是没有超凡力量,主张人权的前世啊。

        他还真是飘了,赶紧向公子道歉道:“对不起,公子,刚才,我失言了。”

        秦旭倒是没有在意,大度的摆了摆手道:“没事,你有这样的疑惑,非常正常,有了疑惑不怕,就怕你闷在心里,想不明白,还不问,最后坏了心境。”

        说到这里,秦旭顺便叮嘱大头道:“大头,你要记住,以后,有什么疑惑,都可以直接问我,我知道的,都会回答你的,千万不可坏了心境!”

        慧极必伤。

        就怕这些聪明人钻牛角尖了。

        一旦钻进去就出不来了。

        若是因此坏了心境,那武道之路也就毁了。

        大头,可是他最满意的弟子了,他可不想他被毁了啊。

        秦翌心中感慨万千。

        公子,对他真是太好了。

        “公子,我知道了。”

        “好,以后,就按之前的习惯练吧,每招一千遍,这招练完接着练下一招,练到晚食为止,第二天顺着往下来,直到练成本能为止。”

        “是,公子。”

        ……

        秦翌像往常一样,回家拿起凿子和半成品的木雕,跟珍娘和秦勇打了一个招呼,就要去王木匠家找王根生玩。

        秦勇突然拦住了他:“你最近都是找王根生玩儿,怎么不见你找大山玩儿啊?你们闹别扭了?”

        “没有啊,大山不是要跟着安伯学习射箭吗?我就没好意思去打扰他。”秦翌回答了一句,敏锐的感觉到大山似乎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顿时紧张的问道:“大山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秦勇叹了口气道:“没事,只是再过几天,大山就要被接去候府训练营了,这一去,最少六年时间,你们才能重聚,有时间,你还是好好陪一陪大山吧!”

        “啊?这么快?”

        自从秦翌知道候府训练营的事后,他就有心理准备。

        毕竟,大山是村里年纪最大的孩子。

        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秦翌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道:“知道了,谢谢阿爹。”

        ……

        转眼间,到了月底,中午时分,五辆印有昌平候府标记的马车缓缓的驶入秦家村。

        为首的青年,没有理会村子里的热情迎接他的众人,直接来到村西大院,拜访秦旭。

        秦旭看到来人,也是吃了一惊,笑着走过去,重重的拥抱了一下,问道:“锐哥,你怎么来了?”

        秦锐拥抱了一下秦旭,分开之后,仔细打量了一遍秦旭,没有回答秦旭的问题,而是点着头满意的说道:“不错,不错,果然气色好多了,没有在书信中骗我。”

        然后秦锐看了一眼正在沙地上练字的秦翌道:“这就是那个让你在书信中赞不绝口的持剑童子啊,果然很有灵性。”

        最后才面向秦旭回答道:“我还在训练营任职,这不,这一期的训练营要开始了,知道你在这里,我特意争取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你一面,看到你过的好,我也就知足了。”

        秦旭自然明白怎么回事,洒脱的笑道:“放心吧,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说着,两人进了屋,说了半个时辰的话,才出了屋。

        大院门口,马车前,秦旭和秦锐两人再次用力的拥抱了一下,重重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才分开。

        “好了,再晚了,今天就赶不回青霖码头了,小旭,我走了,你要保重。”

        “保重。”

        秦翌站在秦旭的身旁,看着远行的马车,默默的对大山道了一句:“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