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两年

第四十九章 两年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转眼间,两年的时光匆匆而过。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一间十五六平的小屋。

        这间小屋坐落在一座农家小院中,面南而建,打开门,一眼就可以看到挂在墙上正对着门的一张猎弓。

        猎弓的下面是一张三尺高的书桌,上面散落的几幅。

        西面有一个离地三尺高,上面有三层木板,摆满了木偶模型。

        下面那排,摆放着几个房屋模型,中间那排摆放着一个个活灵活现宛若真人的泥塑人偶,上面那排,摆放的是形态各异憨态可掬的小动物的木雕。

        东面摆放着一张三尺高的木榻,上面睡着一个身长四尺的少年。

        他闭着双眼,面带微笑,呼吸悠长,睡姿好像还在母体似的蜷着。

        阳光洒在他的身上,缓缓的移动,直到阳光照到他的脸上,他的睫毛才跳动了几下,缓缓的睁开了那双黑白分明清澈如水的眼睛。

        他歪着头,看着穿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中沉浮的尘埃,不知想到了什么,怔怔出神。

        突然,一只蚊子嗡嗡的扇动着翅膀,穿过窗户,飞进了小屋,似乎发现美味的食物,直直的向着床上躺着发呆的少年飞去。

        蚊子的声音传入秦翌的耳中,秦翌本能的右手一刺,声音顿时消失了。

        秦翌这才加过神来,看了一眼食指和中指中间夹着的蚁子,随手一弹,将它从窗户弹飞出去。

        “我现在真是越来越魔怔了,早上醒来,看着阳光里的灰尘就能想到《易》?”

        这书读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秦翌笑着摇了摇头,下了床。

        这几年秦翌早就发现了,在喝养元汤代替吃饭后,秦翌现在就算不洗漱,也口齿清香,身无浊垢。

        秦翌下了床习惯性的站在在门前,右手放在头顶,用指甲画了一道。

        “又长高了几毫米!”

        自从开始练武,秦翌就好像提前进入青春期似的,短短两年,竟然长高了近三尺。

        若不是有技能升级奖励的元气打底,秦翌的身体估计早就因为快速生长出现各种各样的小问题了,不会像现在这么健康。

        秦翌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练了两年武,但是并没有变成肌肉怪,身体肌肉的线条流畅自然,却又充满了爆发力,再加上他帅气的颜值……

        秦翌对这幅样貌和身材,真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秦翌穿戴好,锁好门,像往常一样,和珍娘打了一声招呼,就匆匆的出了门,就去了村西大院。

        “公子。”

        “大头,自从完成强识,进入博闻之后,你先看了几天的《数》,又看了天的《易》,今天,要看什么啊?”

        “公子,我现在有名字了,翌,秦翌,别再叫我大头了,可以吗?”

        秦旭笑着点了点道:“嗯,好的,大头。”

        秦翌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纠结名字的问题了,想了想道:“公子,我想看《乐》,顺便学一门乐器。”

        “哦?好啊,笛琴筝鼓钟,五种乐器,你喜欢哪一种?”

        秦翌的眼睛一亮,问道:“公子,我都喜欢,你都可以教我吗?”

        “想的美,只能选一样!”

        “只能选一样啊。”秦翌失望的嘟囔了一句,歪着头想了想,道:“那就……笛吧。”

        “哦?为何选择笛?”秦旭挑了一下眉,好奇的问道。

        “其它四样太大了,不好携带,而且,笛是五样乐器中最像剑的乐器,不动用剑的情况下,甚至可以当作剑来用。”

        听了秦翌的回答,秦旭笑着摇了摇头道:“笛子是乐器,你还没学,就想着把它当剑使用,真不是学乐之人啊。”

        秦旭笑完,看着秦翌控诉的眼神,想到是他让秦翌无论学习任何技能,都要以剑法为基础的。

        他才是那个始作俑者。

        不由尴尬的笑了两声道:“好,你先看《乐》,过两天,我就教你笛。”

        “是,公子。”

        秦翌前往藏书阁看书的时候,秦旭还是忍不住叮嘱秦翌道:“看书的时候,带着疑问看,有了疑问也不要立刻问我,先自己试着寻找答案,等有了答案再来问我,然后结合我的答案,再自己琢磨,若是还有疑问,可以再次提出来,与我探讨,秦翌,记住,我的答案,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不要被我的答案束缚了你的智慧。”

        “是,公子。”

        等秦翌的身影消失在藏书阁的门里,黄老这才笑着传音道:“公子,您又忘了昨天是谁在《易》上被大头辨的哑口无言了?最后恼羞成怒的骂大头是逆徒了?”

        秦旭干咳两声,就是因为这个,他今天才专门的再次叮嘱一番啊。

        就怕昨天吓到了秦翌让他不敢问了。

        “咳咳,是吗?有这种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哎呀,对了,黄老,我的青玉笛带过来了吗?还有秦翌的笛子,也要准备一个了,有劳黄老费心了。”

        黄老笑着没有再揪着昨天的那件糗事不放,顺着这个秦旭的话题说了下去:“公子打算给大头选一个什么样的笛子呢?”

        “刚开始,也没用太好的笛子,就用竹笛吧。”

        “那用什么竹子呢?”

        “我看大头挺喜欢紫色的,就用紫灵竹吧,我记得库存里有一截紫灵竹,虽然不长,但是制作一支笛子绝对够了。”

        黄老看着秦旭,真是越来越宠大头了,竟然用紫灵竹给大头制作练习用的竹笛。

        要知道,那可是灵材啊。

        就算是对秦旭来说,那也是不可多得好东西啊。

        “怎么了?黄老,怎么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黄老赶紧回过神来,随便找了一个回答道:“哦,没事,公子,我只是在发呆,想找谁制作竹笛。”

        秦旭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认真的点了点头,与黄老商量道:“嗯,制作笛子的人,的确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黄老,你说孙大师怎么样?”

        孙大师?

        那位绥阳候府以制作乐器而闻名于世的大匠?

        公子,虽然你和绥阳候的峰公子关系非常要好,甚至,当年他还欠了一个天大的人情。

        但是,公子啊,这人情再大,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呃~,公子,您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