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送别

第六十四章 送别

        第二天一大早,珍娘就起床做起了早食。

        虽然不像昨天的晚食那么丰盛,但是也比平时的早食丰盛了许多。

        秦翌顶着一双黑眼圈起来后,坐在餐桌前,吃了两年来的第一次早餐。

        以前,他怎么从来不知道,原来家里的饭菜这么好吃呢?

        怎么吃都吃不够。

        等天亮之后,秦勇扛着一个大包袱,珍娘、柱子和秦翌三人一人拎着一个小包袱,早早的就来到了村西大院的大门口。

        他们刚到,还以为要等一段时间,秦勇正想趁着这段时间,再将昨天漏掉的叮嘱补上,可是,还没有开口,黄老就打开了门,将秦勇一行人迎了进去。

        黄老看了一眼秦翌的行李,说道:“把行李放到马车上吧。”

        秦勇赶紧向黄老行礼道谢,然后带着珍娘和柱子拘谨的将包袱小心翼翼的靠边儿堆放进了马车。

        然后秦勇赶紧带着珍娘和柱子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村西大院,在院门口,拉着秦翌,小心叮嘱了一句:“服侍好公子,照顾好自己,在外面,一切小心。”

        说完,就把秦翌推进了村西大院的大门里面,挥了挥手:“去吧,不用担心家里。”

        然后就拉着依依不舍的珍娘和对村西大院充满好奇的柱子回了家。

        秦翌心情低落的走进村西大院,然后看到黄老站在马车边对他招招手,赶紧走了过去。

        黄老从怀里取出一个底色是青色上面绣有鱼游荷下花纹的小袋子,让秦翌过了下眼,然后在秦翌迷惑不解的目光下,打开车帘,将小袋子的口袋打开,对准秦翌的那些行李,然后,手中青光闪烁,他的行李缓缓飞起,由大变小,最后没入黄老手中的小袋子消失了。

        “啊,这是……”秦翌吃惊的看着黄老手中的小袋子。

        这个好像前世看的玄幻小说中的乾坤袋,仙侠小说中的储物袋啊。

        “认准这个空冥袋,以后,它就专门的储存你的东西了。”

        秦翌盯着黄老手中的空冥袋,呆呆的点了点头,然后本能的伸出手,就要接过这个空冥袋。

        “这是,给我的?”

        黄老笑着手一翻,把手中的空冥袋往怀里一塞,道:“谁说这是给你的,这个空冥袋只是暂时装你的行李而已。”

        秦翌尴尬的收回了伸出的手,挠着头望着黄老露出纯真的笑容请求道:“黄老,反正这个空冥袋只装我的行李,那就给我用呗?哪里敢劳驾您辛苦带着它啊,别累坏了您!”

        黄老看着情绪恢复过来的秦翌,心中暗自为自己点赞,笑着摇了摇头道:“给你,你也用不了,只有到了先天,真气外放,才能使用空冥袋。你想用啊,还是等你什么时候成了先天武者再说吧。哈哈……”

        秦翌听后,不由失落的看了一眼黄老放空冥袋的位置。

        自己现在连后天武者都不是,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先天武者啊。

        等秦翌将视线从黄老身上放空冥袋的位置移开,才发现秦威已经来了。

        看到秦威背着一个大包袱的样子,秦翌不由乐了。

        嘿嘿,你是后天武者又怎么样?还不是不能使用空冥袋,需要使用包袱?

        而且,还不如他呢,他的行李可是被黄老收到专属的空冥袋里了。

        秦威瞥了秦翌一眼,本来想打个招呼的,但是看到秦翌的眼神和表情,就不想打招呼了,完全无视了他,直接走到黄老的跟前,放下包袱,从怀里取出一个青色的小袋子,只是上面绣的花纹换成了清风扶柳的样式,递给黄老,恭敬的行礼道:“黄老,麻烦您了。”

        黄老笑着接过秦威的空冥袋,手中青光闪烁,将秦威放在地上的行李收了进去。

        这个操作,直接把秦翌整懵了。

        这,这秦威不是后天武者吗?他怎么也有空冥袋?

        对了,差点忘了秦威出身候府。

        是候府的嫡系子弟。

        他的空冥袋肯定是他家里的长辈送的。

        一想到刚才自己的优越感,秦翌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啊~,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啊。

        秦旭这个时候,缓缓走来,看到这一幕,哪里不清楚秦翌的想法,笑着用手指点了点秦翌,摇了摇头,笑道:“好了,小翌,收起你那委屈的小表情,我作主了,等你以后成了后天武者,我也送你一个空冥袋。”

        自从昨天开始,秦旭就不再喊秦翌乳名大头了,不是喊秦翌全名,就是喊小翌。

        秦翌听后,顿时眼睛一亮。

        对啊,他也有长辈啊。

        公子,可不就是自己的长辈吗?

        哈哈……

        等我成了后天武者,我也有空冥袋了。

        秦翌得意的瞥了秦威一眼,秦威翻了一个白眼,冷哼一声,轻声道:“哼,幼稚!”

        秦翌突然被秦威的一句“幼稚”破防了。

        不对啊,我才是成年人,他才是小屁孩儿啊!

        自己现在变得这么幼稚了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秦翌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黄老看着秦翌竟然被秦威一句话给整的心神失守了,不由的好奇的打量了一下秦翌,不明白,只是一句简单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秦威自己也非常奇怪,自己只是一句简单的反击,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效果。

        真是,出乎意料啊。

        秦旭笑着摇了摇头道:“今天是小翌第一次离开家乡的日子,心神本来就虚弱,你们就不要逗他了。”

        秦旭回头,扫视了一眼这座生活了两年的小院,叹了口气,转过头对黄老三人道:“好了,既然都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秦旭先上马车,秦威第二个上了马车,黄老看着还在发呆的秦翌,笑着摇了摇头,拎着秦翌上了马上,然后坐在车辕上,从怀里取出一根马鞭,手一挥,“驾!”,马车缓缓的驶出村西大院。

        出了大门后,黄老身影一闪,大门就被轻轻的关上了,并上了锁。

        黄老的身影再一闪,已经回到了车辕,再次扬鞭。

        “驾!”

        马车依然照常行驶,没有任何异常,好像黄老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村里的人,默默的走出家门,站在门口,目送着这驾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马车,缓缓的驶过家门口,驶出村口,驶入村口外面的那条唯一的硬土路,迎着清晨的薄雾,消失在了人的视线中,驶向了未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