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反应(第四更)

第九十一章 反应(第四更)

        胡磊目送秦翌两人拎着刘俊离开,转身吩咐手下两句,就进了城,带到县衙,见到了正在县衙当差的县尉胡俨。

        “叔父,昌平侯府来了一个巡察使……”

        胡磊一五一十的将今天发生的事讲了一遍,最后担忧的问道:“叔父,    昌平侯府来势汹汹,这样,会不会影响到我们?”

        胡俨听后,低头沉思起来,右手不自觉的用食指转着大拇指上的板指,过了好入,    板指一停,胡俨抬起头,    说起了一件旧事。

        “小磊,    你可知为何每两年,昌平侯府就要派人坐船,通过青霖友码头,来一趟青霖县,不到两天又匆匆离开了,你知道原因吗?”

        胡磊也是这两年当上青霖县城的城门守将后,才知道这件事的,不过,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胡俨站起来,打开窗户,望着西北方,道:“其实,青霖县的西北角,有昌平侯府的一个支脉,在那里隐居。”

        “什么?这怎么可能?”胡磊不敢置信的惊呼道。

        那可是昌平侯府啊,    青霖县若是有一条支脉在,青霖县早就姓秦了吧?

        胡俨摇了摇头道:“怎么不可能?昌平侯府出自渭水秦氏一族,他们这一族传承久远,自诸侯时代开始,数千年来,随着时代更迭,几起几落,族人早就分散四方,有一个支脉在青霖县,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啊?不是,叔父,我不是奇怪咱们这里有一昌平侯府的支脉,我奇怪的是,那可是昌平侯府啊,昌平侯府的支脉在我们青霖县,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啊?要不是叔父说起,我都不知道这件事。”

        胡俨没好气的白了胡磊这个侄儿一眼道:“你以为,渭水秦氏是我们这样的兴起不过两三百年的家族啊。他们自有底蕴,行事自有规矩,    既然是隐居,自然是不会轻意插手地方势力的纷争了。”

        “哦,原来如此。”胡磊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点了点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急声道:“啊?叔父,不对啊,您不是说昌平侯府不插手地方势力吗?那这位巡察使,是怎么回事啊?”

        胡俨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是隐居的那条支脉不插手地方势力,并没有说昌平侯府不插手。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巡察使,应该是两年前被发配到青霖县静养的青玉公子了,你见到的两个孩子,应该只是他身边的童子。”

        “青玉公子?”胡磊愣了一下,嘴里重复了几遍‘青玉公子’四个字,低声喃喃道:“青玉公子,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号?”

        “呵呵,你当然听说过,两年前轰动整个皇朝的青玉案,就是这位青玉公子挑的头。”胡俨转头,望向北方,语气低沉的说道。

        “啊?是他!怪不得了!”

        这青玉公子可是当世人杰啊。

        胡磊心中感叹一句,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道:“不对啊,不是传闻,当时参与的人都死了吗?”

        胡俨摇了摇头道:“没死,估计也不命不久矣,只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胡磊听到这里,吞咽了一下口水,道:“他做了那么大的事,竟然还没死?这可真是够命大的啊!”

        就算苟延残喘,那也是活下来了啊!

        胡磊一想到这么一个人物在青霖县,不由吓得咽了口唾沫:“叔父,这可真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啊!咱们这小小的青霖县,禁得住那位折腾吗?”

        毕竟,听那两个童子的语气,他们可是要在青霖县盘旋一段时间的。

        胡俨笑着摇了摇头道:“这青霖县又不是我们的地盘,你操哪门子的心,好了,让族里的子弟最近不要来青霖县城了,只要不要青霖县城惹事,青玉公子不会和我们这些小虾米一般见识的。”

        胡磊这时才反应过来,笑着点了点头道:“叔父,是啊,我们的根基可不在青霖县,而是……呵呵,叔父,我明白了,我这就回去吩咐弟兄们,以后对青玉公子的两个童子,大开方便之门。”

        “嗯,好了,你还在当差,北城门人来人往的可离不开人,快点去吧,别被人拿了把柄。”

        胡磊笑着说道:“叔父,刘家倒了,他们现在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哪有工夫找我的麻烦?”

        不过,话虽如此,还是赶紧走向叔父道了一句别,离开了县衙。

        县衙,后院,只隔了两个院子,县令赵淮安听着手下的汇报,气一掌将身边的桌子打成了碎片。

        “青玉公子,他怎么敢?!”

        赵淮安身上的近一丈长的武道气场展开,正好把来报信的衙役笼罩在其中,吓得对方瘫软在地,屎尿横流。

        大堂的味道顿时变了,这更是让正在气头上的赵淮安,更想杀人了。

        站在一旁的师爷,保持着入定,赶紧上前提醒道:“恩主,怒而不虐,是为君子。恩主,万万不可因迁怒他人,伤其性命,而坏了德行啊。”

        赵淮安深吸一口气,收了武道气场,懒得再看汇报的衙役一眼,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

        汇报的衙役如蒙大赦,赶紧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县衙的后院。

        等出了县衙好远,才心有余悸的回头望了一句,想到刚才自己的糗态,扫了一眼,周围没人,不由的冲着县衙的方向,吐了口痰,骂骂咧咧的低声吼了两句道:“真是小气,不就是想求一点赏钱吗?至于吗?又是吓人又是让人滚的,哼,县太爷了不起啊,惹恼了爷,爷还不伺候了。哼……”

        说完,低头看了一眼下裳一眼,呸了一声,暗道了一声晦气,避着人,回家换洗衣服去了。

        等汇报的衙役走了,赵淮安收了武道气场,师爷这才停了入定秘法,走到赵淮安的身前,劝戒道:“恩主,你用了两年时间,好不容易收拾好了县衙,将一众衙役的心收了,万万不可因一时的冲动,而前功尽弃啊。”

        赵淮安点了点头道:“先生,受教了,刚才我一时没有控制住脾气,吓到了那位衙役,你来代我赏赐他,顺便替我赔个礼吧。”

        师爷这才捋着他的胡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恩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两人说话的时间,就有婢女默默的进来,换了一张桌子,并且将地上的污秽收拾干净了,甚至还洒了些香水,将气味完全遮掩住了。

        师爷看收拾好了,随手一挥,大堂里候着的一众奴婢一一规矩的退了出去。

        等大堂里没了外人,师爷才轻声的道:“恩主,其实,青玉公子这个时候,跳出来也好,这青霖县马上可是就要沦为是非之地了,若是能巧妙的利用好青玉公子,或许,恩主不仅不会有事,还能因此而立功高升呢。”

        赵淮安右手食指轻轻的扣动着桌面,突然想通了什么,轻笑道:“是啊,刚才我光顾着生气了,竟然忘了这一茬儿,呵呵,这还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不过,一想到他上任后,一手扶持的刘家竟然一个招面儿就被对方端了后,又不由的气不打一处来。

        谷臭

        “以前听说青玉公子为人光明磊落,没想到出手竟然如此下作,哼!”

        师爷对此倒是并不意外。

        作为师爷的他,自然早就研究过皇朝的风云人物青玉公子的为人了。

        以秦旭疾恶如仇的性格,出手,肯定是师出有名。

        而刘家的作风……啧啧……青玉公子不拿他开刀,拿谁开刀?

        “恩主,我们之前的安排?”

        赵淮安瞪了师爷一眼没好气的道:“当然作废了,那个本来就是最后没有办法,不得不做的安排,既然青玉公子来了,自然要以青玉公子为核心进行步局了。”

        那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这样的损招。

        现在终于有了更好的办法,谁还用原来的办法啊?

        赵淮安突然明白了师爷的顾虑,摇了摇头道:“放心吧,废除之前的安排的损失,自然不会算在你的头上,你只要安心做事即可,不要有这样的顾虑。”

        师父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有一重顾虑,犹豫着提醒了一句:“若是我们的安排,让青玉公子有个好歹……”

        赵淮安听到这里,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冷,冷哼一声道:“哼,不用在意青玉公子的安危,也不用怕昌平侯府知道后的报复,皇朝制下,这些世家大族还翻不了天!”

        师爷恭敬的垂手而立,赶紧认同的点了点头。

        话虽如此,可是……

        师爷不由的暗自思量着万一出现意外,应该怎么办。

        ……

        走出大门,秦翌一边消化着凭空涌入身体的大量的先天元气,一边以入定状态,看了一眼消息区新更新的那则消息。

        “亲手参与抓捕邪修刘俊,奖励:先天元气,+10332。”

        秦翌心中非常诧异,本来他看刘俊连后天武者都不是,以为奖励不会越过三位数,没想到竟然给了五位数。

        看来,这红色光点不是看实力的高低,而是看红光的强弱。

        或者说,作恶的轻重。

        像刘俊这种,实力低微,但是颇有势力,可以借助势力为恶的,作恶严重的,干掉他,也可以得到很多奖励。

        嘿嘿,以前还想着,遇到红色光点能逃就逃,以举报为主呢,既然这样,那就多找一些像刘俊这样的人不就可以了?

        “小翌,你想什么呢?怎么笑的这么猥琐?”

        秦翌回过神来,看着快凑到他的脸上打量着他的秦威,不由的用右手将他的脸推开,擦着满是汗水的手,一脸嫌弃的说道:“威哥,这大热天的,离远点儿,别往身边儿凑,怪热的。”

        秦威指着秦翌道:“你,小翌,你过分了,我关心一下你怎么了?对了,别转移话题,你刚才想什么了?笑的那么猥琐?是不是在想程家的那个小娘子?啧啧,还别说,程家的那个小娘子长的还真是水灵儿,你又是英雄救美,若是你想的话,嘿嘿……这事儿,说不定还真成!”

        秦翌一听,秦威越说越偏了,赶紧道:“威哥,我们的年纪这么小,这些事儿可不要再说了,让公子听到了,影响多不好?”

        秦威撇了一下嘴道:“真是假正经,我们私下里说的,叔父哪里会知道。”

        秦翌想到之前说到采补秦威脸红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

        秦威说的欢实,其实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雏儿。

        可能,就是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才喜欢表现的好像自己知道很多的样子吧?

        看来,刚才的事刺激到秦威了,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不着调的话。

        这可不像秦威平时会说的话啊。

        “好了,威哥,这些事在外面,可不要说了,让别人听了去,对我们昌平侯府的形象不好,对公子的形象更不好。”

        听到这话,秦威才重视起来,重重的点了点头,保证道:“嗯,的确如此,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秦威严肃的表情一变,冲秦翌挤了挤眼睛,轻声说道:“不过,我们私底下说一说,总没有问题吧。”

        秦翌摇了摇头。

        看来,秦威不只是因为刚才受到了刺激,还因为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秦威越来越不把他当外人的缘故。

        从两人之间的称呼变成了“威哥”和“小翌”,就可见一斑。

        秦翌不愿意多说这些话题,赶紧转移了话题。

        “对了,威哥,之前我们用的那个‘一二一三’,真是好用啊。”

        一说到他唯一学会的秘法,两仪秘法,秦威果然不再纠结之前的话题了。

        秦翌的话,似乎勾起了他的记忆,回想着当时两人面对围攻临危不乱大杀四方的模样,不由的得意的笑了起来,不过说出的话,却是非常的谦逊。

        “哈哈……还是小翌你机灵,当时面对两人的连攻,眼看着我就要坚持不住了,你一下子就找到了破解之法,要不然,我们也不能赢的这么干脆利落。哈哈……”

        显然,之前的胜利,让秦威心怀舒畅,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