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一八零章 萨满手段,狼卫初现

第一八零章 萨满手段,狼卫初现

        当第一个被杀的骑士发出信号之后,部落里的人顿时惊慌的看向祭坛边的萨满。

        “萨满大人,这是……”

        萨满望向南方,片刻之后,摇了摇头道:“五位英勇的骑士已经回归长生天了。”

        “他们……难道是,那些南贼?”

        萨满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了,除了他们,    谁会无缘无故的攻击我们这样刚刚分开出的如此弱小的部落呢?”

        说到这里,萨满恨恨的道:“也只有南贼那些恶人,他们不敬长生天,还不知悔改,更是窃取长生天赐予我们的神术,他们甚至自大的与长生天的神为敌,这样的卑鄙而恶劣的种族真的不应该存在啊,    等南下之时,定然要将他们无论男女老少,所有人都献祭给长生天,以告慰死在南贼手下的族人。”

        众人顿时群情激愤,囔囔着要与对方死战,萨满却摇了摇头道:“他们可以这么短的时间杀死五名强大的骑士,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为了对付他们,而死伤惨重,不值得,我们还是再次迁移吧。”

        众人中有人与死去的六名骑士有血亲,还是不愿意离开。

        萨满直接坐在了祭坛的中央,抬头望了片刻的天空,接着道:“我得到了长生天的指引,北方,大吉!”

        萨满的此话一出,所有的反对声瞬间消失了,    所有人快速的收拾帐篷。

        萨满随手一挥,    四个壮年男子抬起了祭坛,    在整个部落开始向北迁移时,    皱眉着看了一眼南边,摇了摇头,喃喃道:“这次的敌人非同寻常,竟然举全部落的力量,都不能战胜,只有往北迁移,才有一线生机,真是让人忧虑啊。”

        萨满走了一段距离,还可以感知到那种危险的存在,想了想,放出一只大雕,道:“只好请求助于母部落了,希望,还来得及。”

        说着,放飞了大雕。

        秦威远远的吊在部落的后面,秦翌却一直窥视在侧。

        看着迁移的过程中非常有章法的部落,抬头看了一眼部落的上方的长着翅膀和羊角的飞马虚影,摇了摇头道:“果然,隐约间似有军阵的影子,    整个部落的迁移中,竟然是一个整体。”

        秦翌看人群中央端坐在祭坛中央的老者。

        “那个飞马虚影,隐隐以此人为依托,果然,此人非常重要!”

        可是,秦翌不相信,他们可以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

        “若是,他们解除这种状态,或许,不用等到晚上就可以行动了。”

        秦翌突然看到祭坛上的老者,取出一只大雕,愣了一下:“这是,可以装活物的空冥袋?啧啧,没想到,这个萨满不仅手段多,好东西也不少呢。”

        秦翌看到萨满放飞了大雕,立刻明白了,这是要给人送信。

        看向大雕,果然也是红色光点。

        秦翌摇了摇头道:“有我在,还想送信出去?”

        说着,取出长弓,弯弓,长箭上闪烁着青色的光芒,随之松开,一箭快速的追上还未飞到最高层的雕,瞬间射中它的肚子,随之哀鸣一声,从高空跌落下来。

        萨满老者,看到这一幕,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遇到了南贼中的擅射者,此天亡我也。”

        祭坛周边侍奉的人顿时望向秦翌射箭的方向道:“萨满大人,那个南贼就在那里。”

        秦翌射了一箭之后,知道自己的方位暴露了,看向望向他的萨满,轻笑着,做了一个割喉礼,身上符文一闪而逝,消失在原地。

        萨满摇了摇头道:“不用追了,你们离开部落后,必然不是他的对手,反而会被他所害,不用管他,我们继续迁移。”

        秦翌的身影再次出现时,秦威出现在他的身边,传音道:“小翌,你刚才这一招弯弓射雕,真是太帅了。”

        赞叹完之后,秦威摇头道:“唉,当时我怎么就没有学一学箭术呢?我发现,在这草原上,似乎箭术的用处非常大。”

        秦翌点了点头道:“草原只有一望无垠的草地,没有什么像样的遮掩物,的确非常适合箭术的发挥。”

        或许,这就是北狄为何以骑射为主的原因吧。

        秦威望着前方部落上空的羊角飞马虚影,感叹道:“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可以组成类似军阵的秘术,我们要放弃计划吗?”

        秦翌摇了摇头道:“他们这是在虎张声势。”

        “我近距离观察过后,发现此秘术的核心是那个萨满,若是没有此人,可能他们整个部落就不能连接成一个整体了。”

        “而且,此秘术的必然是有时限的,不可能长久,只要此秘术……”

        秦威立刻了然,顿时笑道:“我明白了,那我们就跟他耗,耗到秘术的时限到了,到时候,主动权就到我们的手里了。是不是?哈哈……”

        秦翌总觉得秦威这话,有些耳熟,之后一想,有些恍然,秦威好像在模仿他说话的语气。

        秦翌摇头失笑道:“对,不过,我们可以想到的事,萨满肯定也可以想到,我把他通风报信的雕射杀了,接下来,就看他还有什么手段了。”

        说完,秦翌又道:“接着就近监视他们,随时应对,你在后方,为我掠阵。”

        秦威立刻道:“好!”

        秦翌身上的府文一闪而逝,身影再次消失。

        秦威看着秦翌消失的位置,羡慕的道:“若是,我也会符文之术,该多好啊。”

        这样,他也可以近距离的监视对方,和对方这样见招拆招的斗法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萨满还是可以感知到那个窥视在侧的强敌的存在,他没有离开,像一只毒蛇一样,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窥视着他,只等他大意,只等他虚弱,就……可是,维持神灵显圣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若是……

        端坐在祭坛上的萨满,从捧起脖子上带着的满是狼牙的项链,望着最在的一颗狼牙,叹了口气道:“没想到,我也有用到它的一天?”

        萨满口中再次吟诵出不知名的曲调,拿起最大的那颗狼牙,轻轻的放在嘴里,刺破舌尖,瞬间,这颗狼牙青光一闪,萨满头顶,一头仰天长啸的青狼虚影一闪而逝,同时,一声狼啸以祭坛中心,向四周传开。

        秦翌看到此异象,立刻明白,萨满又在使用秘术了。

        “狼影?狼啸?莫非……”

        不久,北方随之传来一声狼啸,与之和鸣。

        秦翌瞬间望向北方,小地图中顿时出现了五个正在不断变大的红色光点。

        “妖狼!他在召唤妖狼!”

        果然,不久,五只妖狼就向着此地飞奔而来。

        萨满看到五只妖狼后,竟然在祭坛上又歌又舞起来。

        “这又是什么秘术?”秦翌看着这一幕,皱眉自语道。

        他可不相信这个手段多又狡诈的老头儿会发疯。

        五只妖狼没有停留,绕过了部落,也没有理会用了敛息符的秦翌,而是向着后方奔去。

        秦翌先是一愣,然后骤然变色道:“不好,它们冲着秦威去了。”

        秦翌顿时明白了萨满刚才是在做什么了。

        “刚才,他在和妖狼沟通!”

        给妖狼指明了要袭击的目标。

        不过,他因为有敛息符的存在,所以没有被发现,反而是符合特征的秦威被发现,成为了妖狼攻击的主要目标。

        秦翌身影一闪,冲向妖狼。

        妖狼似乎有与风相关的天赋神通,速度非常快,等秦翌快上时,五只妖狼已经和秦威战到了一起。

        秦威出招,瞬间斩杀一只妖狼,不过其它四只妖狼攻来,秦威不得不退,有一只妖狼突然速度骤增,一爪抓向秦威的喉咙,秦威赶紧以手格档。

        秦翌看到后,身上符文虚影一闪而逝,速度瞬间增加十倍,过程中瞬间拨剑,一剑斩杀了那只抓向秦威喉咙的妖狼,然后反手一剑,又斩杀一只妖狼。

        “剩下的两只,给我留一只。”

        秦翌的身体微微一顿,无奈的随手一剑,将其中一只妖狼斩杀,然后退出战场,看向北方,那个北狄部落逃跑的方向。

        秦翌看到了一只飞行速度更快的雕,没入云端,消失不见。

        秦威斩杀了最后一只妖狼后,走到秦翌的身边,笑问道:“怎么了?”

        秦翌皱眉道:“被那个萨满摆了一道儿,刚才的妖狼不是为了杀我们,而是为了拖住我们,好让他将消息传出去。”

        说到这里,秦翌摇了摇头道:“他的消息已经传出去,若是我没有猜测,不久,他们的救援就来了。”

        秦威一听,恨恨的道:“那就这样放过他们了?”

        秦翌也不甘心,不过,一向谨慎的他摇了摇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见好就收,我们的收获已经够多了,先回去吧。”

        以秦威对秦翌的了解,秦翌此时一定非常不甘心,而且,也有跟下去的办法,只是似乎有苦衷……秦威瞬间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因为,我拖了小翌的后腿?

        是了,刚刚若不是为了救他,秦翌也不会离开,那样的话,这只送信的雕也飞不出去。

        秦威当即道:“小翌,我先回去,你一个人跟过去看看吧。”

        秦翌愣了一下,开口道:“威哥,你……”

        秦威笑着摆了摆手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先回去,又没有危险,反而是你,你跟过去,可能是危险的很,你若是不敢,就算了。”

        秦翌了解秦威,就像秦威了解他一样,自然明白秦威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秦翌还想说什么,秦威却道:“好了,你再磨蹭,你就跟丢了。”

        说完,秦威收起两只妖狼的尸体,道:“我先走了,你保重。”

        说完,秦威身上青光闪烁,干净利落的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南方飞掠而去。

        秦翌看了秦威的方向一眼,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北狄部落迁移的方向,然后果断的转头向着北方而去。

        追上北狄部落后,秦翌依然敛息窥视在左右,等了一刻钟左右,一个骑着狼的身着皮甲的青年,好像风一样,停在了部落的前面。

        “狼卫,是狼卫!”

        部落的人看到这个青年后,瞬间沸腾了,顿时疯狂的欢呼起来。

        祭坛上的萨满看到青年狼卫,也松了一口气,解除了秘术,部落上空的羊角飞马虚影顿时消失。

        狼卫青年傲然的冲着部落的人点了点头,然后驾驭着一丈多高的青狼,走进部落,来到祭坛,翻身下了狼骑,单膝跪地,右手以掌抚胸,低下头,恭敬说道:“欧里萨满大人,狼牙部落的狼卫,奇里牧,向您问好。”

        萨满走下祭坛,站在奇里牧的身前,轻轻举起右手,点了点奇里牧的头顶,道:“起来吧!”

        奇里牧站起来后,欧里萨满上下打量着奇里牧,满意的点了点头,欣慰的说道:“原来是阿牧啊,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还成为狼卫了,时间过的真快啊。”

        奇里牧以手抚胸,笑着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欧里萨满大人却一点也没有变,您果然得到了长生天的祝福,可以健康长寿。”

        欧里萨满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还像以前那么嘴甜,就会哄我们这些不中用的老家伙。”

        寒暄了两句之后,欧里萨满郑重的道:“狼牙部落接到了我的求援,怎么只来了你一个狼卫?”

        奇里牧微微皱眉道:“您遇到什么危险了?狼卫来了都解决不了吗?”

        欧里萨满肃然的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奇里牧皱眉道:“我们部落得到了獠牙部落的召唤,所有的狼卫都已经已经离开了部落,去龙城集结了,部落里只剩下我和另外三个刚刚成为狼卫的青年,我接到您的求救信后,立刻赶来,欧里萨满,您这样态度,真的太让我伤心了。”

        欧里萨满听后,恍然道:“是了,我真是老糊涂了,灵潮将至,又到了我们谨遵长生天的神喻,南下征伐那群异端的时候了。”

        说完之后,欧里萨满看向还在生气的奇里牧,笑着说道:“是错怪狼牙部落了,你们没有背弃与我的承诺,是在竭尽全力的救援我,我向长生天忏悔我的罪过。”

        奇里牧一听这话,立刻肃然而立,道:“欧里萨满大人,您言重了,是我没有第一时间说清楚,才造成了您的误会,向长生天忏悔的人应该是我啊。”

        欧里萨满笑着摇了摇头道:“好了,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了,那么,我们就快点走吧,争取天黑之前,赶到狼牙部落。”

        奇里牧关心的问道:“欧里萨满大人,您的脸色不好,是不是休息一下再走?”

        长时间使用类似军阵的秘术,同时使用了召唤妖兽的秘术,欧里萨满的消耗的确很大,此时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了,看起来状态非常的不好了,确实应该休息一下再走,不过,欧里萨满却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我的身体还承受的住,不用担心,快点赶路吧。”

        奇里牧顿时察觉到了什么,眉头我微皱,问道:“危险还没有结束吗?”

        欧里萨满往南方回头望了一眼,摇了摇头道:“我依然感知到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我,就算你来了,也没有消失。”

        要不然,他刚才也不会质问对方为何只来了一个人。

        奇里牧的神情立刻紧张起来:“欧里萨满大人的预言最是精准,看来,我们的危险还没有解除,我现在就去附近查探一下。”

        欧里正想阻止,可是奇里牧已经上了狼骑,风似的了跃出了部落,在这一瞬间,欧里萨满突然感知到了死亡的在瞬间急速的逼近他,不由瞪大眼睛,惊呼道:“不——”

        一只长剑从欧里萨满的影子瞬间刺出,一剑刺中欧里萨满的后心。

        奇里牧微微一愣,看向秦翌大声怒吼道:“该死!竟然敢杀死欧里萨满大人,死!”

        说着,奇里牧瞬间驾驭着妖狼,冲秦翌。

        秦翌随手一挥,将欧里萨满的尸体收入背包,嘿嘿一笑道:“你刚才若不是故意卖了破绽给我,我岂能如此轻易的得手?多谢了,狼卫奇里牧先生。”

        说完,秦翌的身体一闪,再次没入阴影当中,消失不见了。

        奇里牧眼中杀意四射,四周张望了一眼,道:“有种出来啊!只知道偷袭的小人!”

        秦翌身影瞬间出现在一个部落青年的身旁,一剑将其抹喉,然后说了一句:“你害死欧里萨满,是为了得到他的部落?还是得到他身上的宝物?”

        秦翌说完,将尸体收入背包,身体影次没入阴影中消失不见。

        奇里牧驾驭着妖狼跃到秦翌消失的地方,一刀斩在了影子上,瞬间影子周围的几个部落的青年死在了当场。

        “该死,竟然是南贼中的擅长影之大道的武者?”

        秦翌的身影在祭坛边出现,手一挥,将祭坛收入背包,笑着说道:“原来,你要的不是部落,看来是宝物了。”

        说完,身体瞬间没入影子里,再次消失不见了。

        奇里牧惊恐的看着消失的祭坛,大声吼道:“不——”

        奇里牧第一次知道,竟然有人可以通过空冥袋收走祭坛。

        那可是长生天赐下的,可以与长天生沟通的神物啊。

        是不可能装入空冥袋中的。

        难道是,障眼法?

        奇里牧驾驭着妖狼瞬间来到祭坛消失的位置,仔细查看了一翻,发现,祭坛真的消失了。

        “该死!”

        秦翌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哈哈,原来,你要的是祭坛啊!你为何如此想要祭坛?甚至不惜害死对你视若子侄的欧里萨满,唉,欧里萨满真是识人不殊啊!最后竟然折在你的手里!”

        奇里牧四下张望着,寻找秦翌的身影,双眼中的怒火宛如实质:“赶快将祭坛交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秦翌的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传来:“哈哈……你这是变相的承认了吗?哈哈……我就在这里,位置一直没变,你不是要对我不客气吗?来啊?哈哈……让我看看,你如何对我不客气?哈哈……”

        奇里牧身上出现了一个狼形虚影,然后向四周乱舞,周围的站满了部落的人,瞬间死了十几人。

        这时,他们终于认清了奇里牧的真面目,顿时有人吼了一声:“跑啊!”

        瞬间,剩下的人都骑上马,向四方急速的分散着跑开。

        秦翌的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传来:“哈哈……,友情提醒一句,若是这些人跑了,你的英勇事迹,就在北狄传开了哦?哈哈……”

        奇里牧知道,对方在挑拨他和欧里萨满部族剩下族人的关系,可是,关键是对方还真的说对了,尤其是刚才他的反应,等于变相的承认了,若是这些人真的跑了……

        奇里牧的眼中杀意一闪,身上的气场散开,十丈之内还不入逃跑的人,瞬间瘫软在地,然后随手画了一个圆圈,刀罡碎开,将倒地不起的人瞬间斩杀。

        然后非常果断冲向一个方向,一个刀罡,将逃跑的斩去,一个线上的人瞬间被斩杀。

        奇里牧正要斩杀另一个线上的人时,突然,阴影中伸出一把剑,瞬间刺向妖狼的腹部。

        这个方位正好是奇里牧的死角,奇里牧明明发现了,却只能躲避,不能还击。

        奇里牧大吼一声:“狼甲!护!”

        瞬间,狼骑的身上出现了一层类似真气护体的护甲。

        秦翌的身上符文一闪而逝,瞬间刺破了妖狼的护甲,一刺穿心,然后秦翌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奇里牧感知到狼骑的情况,惊恐的道:“不好,是破甲!他的那把剑竟然拥有破甲之力!”

        奇里牧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瞬间翻身下来,看着出气多入气少的狼骑,双眼瞬间红了,双手颤抖着,捂着狼心不断涌出的鲜血,不敢置信的喃喃道:“不,不,艾丽,你不能离开我,不能……”

        秦翌的身影再次从阴影中出现,自奇里牧的身后一剑穿心。

        “果然,北狄人弱点,就是他们的座骑,只要座骑死了,他们心智,实力,战意等等,瞬间就会被消弱。”

        秦翌随手将奇里牧和妖狼的尸体收背包中,扫了一眼四散的人群,想了想,同有屠杀殆尽。

        “或许,他们活着,更好!”

        说完,秦翌望向着南方,身上符方一闪,化为一道青影,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