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一九二章 路遇暗杀,提灯人现

第一九二章 路遇暗杀,提灯人现

        从长城到昌平郡城的官道上,两个骑着青色战马身着青衫的少年,从北向南,疾驰而来。

        突然,其中一个少年惊呼道:“小心!”

        然后身上瞬间覆盖一层青色的战甲,手中长剑瞬间拨出,一道一丈多长的青光剑芒闪过。

        轰……

        青芒与黑芒相撞,    分散的罡气光芒中,一个由罡气组成的黑鹰显出形来。

        “龙武流派,江湖中人?”

        黑鹰落在了十丈外,一个尖嘴猴腮的老者自黑鹰罡衣中抬起头来,冲着秦翌道:“果然不愧是万金悬赏,小小年纪竟然就有了先天圆满的战力!”

        “真气护体?!”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上下打量着秦翌,无奈叹了口气道:“唉~,本来以为是捡漏,    没想到……点子竟然这么急手。”

        “你是江湖上的杀手?有人悬赏万金,要我的命?”

        秦翌不由的想起了从长坡郡赶往昌平郡时遇到的那一场刺杀。

        当时直接出手的,也都是江湖上的杀手。

        这些江湖中人,还真是无法无天!

        秦翌怒声喝问道:“好胆,世家子弟也敢悬赏,世家子弟的悬赏你也敢接,不怕世家的报复吗?”

        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嘿嘿笑道:“先声夺人?瓦解斗志?让人心有顾忌?还兼顾着激怒我,套我话的意图吧?年纪不大,歪心思倒是不少。”

        “可惜,这些,都只是小聪明,最后,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别以为有了先天圆满的战力,就可以嚣张了,先天圆满的悬赏,我也不是没有领过?”

        说完,    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身影一闪,再次发动攻击。

        “鹰爪!”

        “之前的突然袭击都没有建功,    凭什么认为这次就可以!”

        秦翌一丈长的剑罡如绣花针般,    在手翻舞着。

        轰轰轰……

        身着黑鹰罡衣的老者的所有攻击都被挡了下来。

        “该死!刚才竟然不是他的超常发挥,而是日常发挥!情报中不是说,他一个月前才先天后期的战力吗?怎么才一个月不见,就达到先天圆满的战力了?”

        看来,只用鹰爪,拿不下这小子了。

        “鹰喙!”

        和鹰爪比,鹰喙消耗的真气更多,使用的难度更高,不过相应的也更加隐秘,威力也更大。

        秦翌的剑好像长了眼睛似的,瞬间剑尖出现在了鹰喙的位置,噹的一声,将其挡下。

        秦翌甚至还有空闲出言讽刺道:“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看来,背后悬赏的人真的不怎么样啊!竟然找你这样的菜鸡来杀我!”

        “好高明的剑法!”一击未果,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不由感叹道。

        “你想知道悬赏你的人是谁?告诉你也无妨,你小子年纪不大,得罪的人却不少,洛京有一半的世家子弟暗中悬赏了你,尤其是最近更有一北边的一大笔悬赏……”

        正说着,    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突然身体一抖,心中大喝道:“鹰羽!”

        大量的鹰羽好像箭箭一样,将秦翌和秦威覆盖。

        秦翌一挥手中长剑,一丈长的剑罡一闪而逝,瞬间分成了无数柄数寸长的袖珍小剑,迎着满天的鹰羽撞了上去。

        轰轰轰……

        “好高明的剑技!”

        竟然可以将他的数百近千支鹰羽全部击中,一个也没有落下。

        这就好像射中靶心和射中空中飞行的箭矢的难度,而且还是同时射中数百上千只高速飞行的箭矢。

        这种剑气秘技,端的高明。

        当然,使用它的人,也非常厉害!

        秦翌轻轻挽了一个剑花,随意的笑着说道:“这算什么高明白的剑技,不过是真气技巧中的分合和弹射罢了。”

        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闻言,果断的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你在骗我!你在动摇我的武道意志!一定是这样的!”

        秦翌轻蔑的笑了一声道:“唉~,人啊,自己是坏的,才会将人想的很坏!你之前故意回答我的问题,说到关键,发现将我的注意力吸引住后,就突然出手偷袭,老先生,你的手段,可真脏啊!”

        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冷哼一声道:“哼~这不也没骗过你吗?看来,我们是同一种人啊!”

        秦翌笑着点了点头道:“要想战胜你们这些坏人,当然只有比你们更坏了!”

        秦翌打量着对方一会儿,笑问道:“你又在拖延时间,想用什么大招呢!”

        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挑了一下眉道:“你知道,竟然还放任我,看来,你真的很自信啊!”

        自信可以掌控全局!

        “鹰击!”

        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瞬间高高跃起,飞到了百丈高空,又瞬间向下落去。

        不过,这次他的目标,不是秦翌,而是秦威。

        “万金的悬赏暂时没戏了,那就先拿这个三千金的悬赏凑和一下吧!”

        速度好快!

        比原来快了近两倍。

        秦翌发现对方的目标是秦威后,怒喝一声道:“找死!”

        秦翌身上两枚符文一闪而逝,身影一闪,高高跃起,在秦威上空十丈高的地方,刀剑相击,罡气四逸。

        轰……

        秦翌落在地上,身披黑鹰罡衣的老者的身体滞,然后飞射而出,落在了百丈远的另一个方向。

        “咳咳……竟然可以同时使用两枚原始符文,厉害!”

        这需要对心神世界的极高的掌控力,一般人可做不到这一点,不仅需要天赋,更需要大量的练习。

        不过,这对心神达到第二境静之境的秦翌来说,却是水到渠成的事。

        身披黑衣的老者眼中疯狂和杀意越来越强烈:“嘿嘿……你惹怒我了!鹰击!”

        身披黑衣的老者再次高高跃起,秦翌紧紧的盯着对方,眼中同样杀意炙烈。

        之前,想着套话,就没有下死手,可是,对方竟然敢对秦威动手。

        这就不能留了。

        一旦发现他会保护秦威后,对方很有可能会将主攻方向放在秦威身上,以此来牵制他,同时,秦威也会变得非常危险。

        他可以拿自己冒险,但是却不能拿秦威冒险。

        所以……

        嗯?

        秦翌突然发现,对方并没有攻击他或秦威,而是……

        “跑了!”

        刚才对方虚晃一枪,竟然跑了!

        秦翌眼神中闪过一些怒火,冷哼一声道:“你想来就来?跑走就走?可笑!”

        秦翌身上三枚符文一闪而逝,秦翌和秦威两人的身影瞬间同时消失不见了。

        身着黑鹰罡衣,向着西方滑翔的老者,无奈的回头望了地面的秦翌二人一眼,叹了口气道:“可惜了,一万三千金啊!就这样从我的手里溜走了……不能再想了,再想,我的心会痛死的。”

        突然,老者发现了什么,轻咦了一声道:“奇怪,他们人呢?难道是发现我逃了,他们逃了!可是,马怎么还留在那里,真是奇怪!”

        老者心中一动,难道,其实,刚才秦翌在虚张声势?

        嗯,很有可能,要不然他怎么也那么多话啊!

        “该死,我竟然被一个小崽子给糊住了。”

        老者身影一顿,急速向下落去,落在了一颗树寇上,远远的望着那两匹无主的马,一脸的懊悔:“若是当时,我再坚定一些……一万三千金就到手了!一万三千金啊!这可是一万三千……”

        金字还没有说出口,突然,身下的树冠中一道符文一闪而逝,随之,传来一声暴喝:“破!”

        一道音波攻击瞬间近距离的落在了老身的身上,黑鹰罡衣瞬间出现了无数裂纹。

        “不好!是音波攻击!”

        罡衣自然有厚的地方自然也有薄的地方,只是敌人想攻击他时,一般都只能攻击到厚的地方,而攻击不好薄的地方。

        但是音波功却可以无差别攻击,就算是守护好薄的地方,也防不住。

        随之一道剑罡闪过,化为数百上千的袖珍小剑,像雨点似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老者绝望的大叫一声道:“不!”

        本来就已经快要散架了,这次攻击更是雪上加霜,罡衣瞬间被破。

        自从先天圆满之后,使用罡衣的副作用无限减弱之后,他就习惯了战斗中一直保持着罡衣的形态,同时,为了提高战斗力,他还专门以罡衣为核心,学习并掌控了很多相关的招式或秘技。

        可以说,一旦黑鹰罡衣被破,他的实力,十成就只剩下的两成了。

        同时,失去了罡衣的防护,他的防御……

        只是罡衣被破的余波,就让老者身上满是伤口,血染武服。

        老者强忍着伤痛,正要使用最后的底牌,十几柄袖珍小剑再次飞出来,好像游鱼似的,在他反应过来的之前,准确的找到了他的十几个重穴,刺入其中。

        老者体内的先天真气顿时一滞,身体一僵。

        “我的真气怎么控制了,我的身体怎么不能动了,你,你用了什么妖法?”

        老者发现,除了说话,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不由惶恐万分。

        秦翌缓缓的跃到老者的身前,冷冷的道:“说,你是什么人?”

        经过短暂惊惶之后,老者反应过来了。

        “这是军武流派的点穴秘术!你竟然连这样的秘术都精通?”

        点穴秘术虽然简单易学,但是,易学难精,想像秦翌这样,可以如此轻易的制住同级别的先天圆满级别的武者,却是非常难的。

        当然,若是用点穴秘术之法门,先天武者制住后天武者,金丹武者制住先天武者,却是极为简单的。

        “我知道有几个穴窍,同时刺入的话,会非常痛,痛不欲生,老先生,您要不要试一试啊?”

        老者吓得瞳孔瞬间变大,高声急呼道:“我说,我说,我来自提灯人组织,有人向我们提灯人发布了悬赏,要你的命!刚开始是三千金,你和秦威的悬赏相同,不过,一个月前,我们提灯人的龙城分布传来消息,北狄的獠牙部落那边有人追加了七千金悬赏你,超过万金,就会触发我们的必杀令,所以……”

        秦翌听后,诧异的问道:“提灯人?你们不是以盗墓为主吗?现在怎么还干起杀人的买卖了?”

        “没想到,竟然还有人知道我们提灯人组织主营是盗墓的事?我们提灯人组织在北狄,西蕃,南蛮,东夷,甚至更远的地方,都有分部,现在,除了寻找龙圣遗失的传承,还在盗墓之外,我们现在主要以杀手行业为主。”

        秦翌听后,愣了好久。

        原来,公子也有错的时候。

        提灯人组织虽然还在盗墓,不过,显然盗墓已经他们的主营业务了,杀人才是,现在,提灯人组织,已经蜕变成一个横跨中原,北狄,南蛮,西蛮和东夷的规模庞大的杀手组成了。

        虽然秦翌通过感知,判断出对方没有说谎,不过,秦翌还是冷冷的说道:“你确定没有骗我?这么隐秘的消息,你可以这么轻易的说出来?没有一点儿代价?”

        老者看了秦翌一眼,摇了摇头道:“隐秘的消息,自然有秘术制约着,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是死,不过,你问的这个问题,并不算隐秘,我们提灯人组织其实在暗世界,还是很有名的。”

        “暗世界?”

        “呃~,就是杀手,盗墓贼,盗贼,通缉犯,魔道武者,邪道武者等等见不得光的一人组成的‘世界’。”

        秦翌点了点头,果然和他理解的一样,并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一个专门从事阴暗的事的人组成的一个隐秘的圈子。

        不是这个圈子的人,或接触过这个圈子的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个圈子的存在。

        显然,公子就不是这个圈子的人,更没有接触过这个圈子,所以,对于提灯人的认知,还停留在书籍中的古老记载。

        秦翌好奇的问道:“悬赏者的信息,不是绝秘吗?你这样说出来,也没事?”

        面对这种小白的问题,老者真的不想回答,不过,谁让他受制于人呢?只能无奈的回答道:“其实,这些悬赏,都是半公开的,可能不能精确到具体的人,但是哪个势力发布的悬赏,悬赏金额是多少,悬赏的人是谁,却是专门会显示出来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秦翌听后,瞬间明白这样做的意图了。

        只到势力,不到个人。

        即能展现提灯人组织的强大,又能提供提灯人组织的公正。

        “你们提灯人组织的据点在哪里?”

        老者剧烈的摇头道:“这个不能说,说了会触发秘术,会死。”

        “怎么发布悬赏,你总知道吧?”

        老者叹了口气道:“这个,我虽然知道,但是我也不能说,我是杀手,不是联络人,这些事同样不能说。”

        秦翌寒声问道:“那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老者叹了口气道:“你还是给我一个痛快吧!”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秦翌瞬间打出几个袖珍小剑,没入老者的几个穴窍中。

        “嘶~”

        老者瞬间感觉一股噬骨之痛袭来,不由痛的倒吸一口凉气。

        “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吧!”

        “除了痛,还有痒,你要不要试一试啊!”

        老者哆哆嗦嗦的道:“我是银牌杀手,我隶属于昌平郡分部,我们的分部的具体位置是……”

        说到这里,老者的声音一滞,脸上露出解脱的笑容,停止了呼吸。

        ”这是,用限制说出秘密的秘术自杀?!”

        秦翌吓了一路,往后一跃,看到没有事,才走上前,大致的查验了一下老者的尸体,确认了一下死因。

        “不是毒,不是器官衰竭,好像不是肉身上的原因死亡的,难道是心神方面的秘术?”

        秦翌立刻想到了南蛮的咒杀之术,也想到了萨满的诡异秘术。

        “看来,提灯人组织掌控着很多功法秘技啊!”

        而且,人员众多,组织严密,再加上历史悠久。

        啧啧,必杀令啊!被这样的组织盯上,秦翌也感觉一阵的头痛!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首先,提升实力,只要实力足够强,就不怕他们的暗杀,来多少死多少。

        其次,搜集更多的情报,只有知己知彼,才有胜的可能!

        最后……

        反击!

        无论阴谋,阳谋,都可以用上。

        不过,一切都要建立在有足够的情报的基础上。

        秦翌看向老者的尸体,想到前世看过的刑侦剧,尸体身上可是隐藏着很多有价值的情报的。

        秦翌随手一挥,将老者的尸体收入背包中:“我查不到,不代表其它人查不到,先将尸体收起来,交给公子,让家族中专业的人来查吧。”

        秦翌身影一闪,跃下树冠,然后向官道的方向,飞掠而去。

        不久,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两匹马还在路边静静的吃草,秦威已经穿上战甲,开启了敛息和伪装阵法,隐藏在一旁。

        看到秦翌后,赶紧撤去了战甲上的阵法,显出身影,走上前。

        “那个杀手呢?跑了还是死了?”

        “死了!”

        “哈哈……果然,不愧是小翌,哼,敢来杀我们,还想逃,想的美!”

        秦威想到刚才的惊险,恶狠狠的说道。

        若不是秦翌护着他,短短时间内,他可能都死了两回了。

        秦翌走到马前,牵起缰绳,轻轻的抚摸着马头,对秦威说道:“虽然可能不会再有杀手了,不过,以防万一,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

        秦威想到秦翌说的‘万一’,吓了一跳,立刻走向他的马,一边走边回答道:“对,对,我们赶紧走!”

        秦翌和秦威二人翻身上马,骑着马再次回到官道上,沿着官道向着南方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