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二零六章 人发杀机,千夫长陨

第二零六章 人发杀机,千夫长陨

        秦翌重新回到山崖上,沐浴着阳光,感知着一丝丝火煞缓缓的从皮肤融入身体,煅烧身体的杂质。



        “金乌秘法是真的强啊,它是除了云梦剑典之外,从整体强化身体,甚至可以提升修炼天赋的技能。”



        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晒了一会儿太阳,竟然不像刚才那么饿了。



        秦翌自嘲一笑道:“难道,火煞煅烧杂质像胃液消化食物一样,转化成了身体所需要能量和物质?”



        这肯定是错觉,哪有煅烧杂质,不消耗能量和物质,反而增加能量和物质的道理?



        等等……



        秦翌突然想到,金乌秘法模拟的是金乌,人类的确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金乌呢?



        秦翌诧异的抬头看向头顶的化为太阳,准时按地表太阳升起降落的时间东升西落的金乌。



        “我对金乌真的是知之甚少啊,或许……”



        秦翌感知着心神世界中已经被炼化大半,只剩下五分之一左左的金乌神意。



        “或许,等完全炼化金乌神意,将其转化为神通之后,才能明白其中真意吧。”



        秦翌保持着天人合一的状态,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咦?有超凡力量的魔兔?”



        这只三尺多高的魔兔的速度非常快,完全可以和子弹媲美了。



        秦翌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观察片刻,终于发现了魔兔速度这么快的原因了。



        “魔兔的后腿,在蹬地的瞬间,似乎发生了神奇的变化,瞬间加速,让它的速度产生了质的变化,这样才让它拥有了类似子弹的速度。”



        这让秦翌想到了索来亚的犬鼻秘术和卡尔的倍化秘术。



        “被爆出来后,名字秘术,但对生前的索来亚和卡尔来说,这是他们的天赋神通。”



        “这些被小地图标记,拥有超凡力量的魔兽,应该同样觉醒了相应的天赋神通。”



        天赋神通,这让他秦翌想到了地表的妖兽。



        妖兽同样拥有天赋神通。



        虽然和魔兽的略有不同,但是本质应该是相同的。



        都拥有真骨。



        “杀一只,收入背包,不就知道了吗?”



        秦翌的杀心一起,天人合一的状态立刻消失。



        秦翌身前的魔兔立刻感知到了秦翌,吓得它暗红色的鳞甲都竖起来了,立刻后腿蹬地,以它最快的速度向远离秦翌的方向逃去。



        秦翌诧异的道:“咦?我的天人合一明明已经练的和常定一样了,怎么战斗的时候,却不能像常定那样,保持天人合一的状态?”



        秦翌再次尝试,果然,只要他的杀心一起,立刻就会被迫退出天人合一的状态。



        秦翌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话。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人的杀机一起,天地都反覆了,自然就退出天人合一了。



        秦翌再想到若是杀心起时,没有退出天人合一的状态,那会是一样怎样的场景。



        那样的话,他岂不是变成了bug一样的存在,对魔兽来说,它是没有任何危害的石头,但是他去可以肆意的屠杀魔兽。



        想到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秦翌心中不由感叹道。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其一。”



        “天道怎么可能不给生灵留一线生机?”



        “我的杀心一起,就退出天人合一的状态,对魔兽来说,就是这一线生机啊。”



        感叹完,秦翌转头看向那只被惊走的魔兔,竟然远远的看着他,眼神中攻击的欲望,蠢蠢欲动。



        秦翌此时明明还在天人合一的状态,但是好像对这只魔兔来说,不管用了。



        秦翌再次明悟道:“这个杀心对哪个生灵起念,天人合一的状态对它来说就没有作用了。”



        也不知道这个改变是暂时的,有一定的时间限制,过了一段时间,就会恢复,还是永久的。



        魔兔突然后腿一蹬,像子弹般冲向秦翌。



        这子弹一般的速度,对现在的秦翌来说,却是没有任何威胁,身体轻轻一晃,就闪过了魔兔的攻击,在魔兔错身而过时,随手一捞,就抓住了魔兔的后颈,轻轻一扭,扭转了它的脖子,随手将其收入背包中,然后打开游戏面板,点开任务栏。



        “杀死魔兔,竟然没有首杀?”



        虽然得了不少的云梦剑气,不过对于秦翌来说,却只是杯水车薪,秦翌最看重的还是任务,还是自己之前猜测的首杀必爆的技能书。



        秦翌再次点开背包,同样也没有爆出技能书。



        “看来,这个首杀,只是对智慧生灵而言。”



        从目前分析来说,触发三次首杀的目标的人族和魔人,都是智慧生灵,在排除了没有超凡力量的魔兽和拥有超凡力量的魔兽后,只剩下这个解释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首杀的范围就缩小太多了。”



        下一只首杀任务,只能是魔人中的千夫长和万夫长,人族中的法相武者,还有,传说中拥有灵慧的妖族?



        “各级别加起来,估计最多也就十多个首杀吧?”



        这个数量和他之前预期的少太多了。



        突然,秦翌心中一动。



        或许,我的方向错了,不应该纠结于首杀。



        “既然有首杀,自然也有十人斩,百人斩等吧?”



        以后,可以再杀七个魔人试试,看看可不可刷出十人斩这个隐藏任务。



        “虽然魔兔没有首杀,不过奖励的云梦剑气倒很可观,另外……”



        秦翌点开‘个人信息’。



        “收录一只魔兔,源气+0.34。”



        魔兽果然和妖兽一样,都有真骨,收录到背包中都可以增加源气值。



        长时间没有增长的任务进度的‘任务一’,终于再次开张了。



        突然,秦翌感知到了什么,看向西方的天空:“那是,魔鹰?和它战斗的是两个魔人?千夫长级别的魔人?”



        好巧!



        那个方位……那个魔鹰好像就是那天帮他挡住魔人千夫长的飞行魔兽。



        秦翌心中一动道:“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对方应该就是那个追杀他的千夫长了。”



        没想到对方这么小心眼儿。



        “咦,这或许是一个机会。”



        拿到千夫长首杀的机会。



        也是报当初的追杀之仇的机会。



        秦翌的身影融入暗影之中,消失在了原地。



        ……



        “维尔,我主攻,你来掠阵。”



        杰来恩飞在半空中,对旁边另一个长得稍微高大一些的千夫长道。



        维尔打量了一眼不断鸣叫,想要驱逐他们离开的魔鹰,转头调侃道:“杰来恩,你这胆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啊,就这么一只二阶魔鹰,就让你消耗一个人情来帮你啊。”



        杰来恩摇了摇头道:“二阶魔兽,实力弱的自然百夫长就可以对付,但是实力强的,千夫长来了也不一定以战胜。”



        一阶魔兽的战力,对应的是十夫长和百夫长。



        二阶魔兽的战力,对应的是百夫长和千夫长。



        “你觉得这只魔鹰像是实力弱的魔兽吗?”



        维尔翻了一个白眼道:“你直接说你用魔眼天赋看出对方的生命力强,实力在二阶中属于顶尖,拥有千夫长级别的战力不就可以了吗?至于绕这么大一个弯子?”



        说到天赋,杰来恩羡慕的看着维尔道:“我的天赋只是辅助,你的天赋,才是真的强啊!”



        维尔再次翻了一个白眼道:“那怎么万夫长大人那么器重你?那怎么我们几个中你是第一个突破到千夫长级别的?”



        要不是这样,维尔会故意欠杰来恩的人情?会在杰来恩叫他帮忙时,只拖了一个多月就到了?



        还不是因为杰来恩是十二个千夫长中,公认的有望在有生之年突破到万夫长的三个天才之一。



        维尔说着话,缓缓的从手中抽出一根骨枪,用投标枪的姿势冲着魔鹰比划了两下,道:“好了,我只请了一天假,快点解决了这只魔鹰,赶紧回去,不然耽误了万夫长大人的事,你和我都担待不起。”



        杰来恩看到维尔终于使用了他的天赋神通,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维尔,有你帮忙,这次绝对万无一失。”



        杰来恩扇动着翅膀,好像一道闪电似的冲向魔鹰,魔鹰看到这一幕,冲着杰来恩发出了尖锐的鸣叫声。



        魔鹰的鸣叫声甚至震动的空气都发出一层层的涟漪,瞬间将杰来恩的身影覆盖。



        杰来恩的身影顿时一滞,如陷泥沼中似的,缓缓停了下来,先是耳朵,后是眼睛,然后整个七窍都开始溢出了鲜血。



        维尔一看,顿时大惊:“竟然是最难缠的音波神通!”



        怪不得杰来恩要叫上他呢。



        这眼力真是强啊!



        提前将危险扼杀在了危险之中。



        看到杰来恩如此轻易的中招,显然战前也不知道魔鹰的天赋神通是什么。



        这样可以规避危险的天赋,如何不让人羡慕呢。



        再加上杰来恩谨慎的性子,杰来恩这家伙绝对是他们几个中活的最长的。



        说话间,维尔的骨枪瞬间出手,直直的冲着魔鹰的胸口射去。



        魔鹰无奈顿时停止音波攻击,震动翅膀,快速的飞升,躲开了骨枪的袭击。



        杰来恩脱困后,瞬间后退,心有余季的看着魔鹰道:“果然,能让我预知到危险的魔兽,果然厉害!”



        若不是他事先有所准备,叫上了维尔帮忙,他一个人过来的话,还真有可能交待在这里。



        魔鹰愤怒的冲着维尔鸣叫一声,一阵阵的空气的涟漪再次掀起。



        维尔先一个骨枪甩过去,然后瞬间闪开,魔鹰趁机再次攻向杰来恩。



        杰来恩手中出现一把骨弓,远远冲着魔鹰射了一箭,然后快速的躲开。



        维尔一看杰来恩手里的弓,惊呼道:“这是万夫长大人赐的骨弓?你有这好东西,刚才怎么不用?”



        杰来恩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道:“你知道射一箭,需要献祭多少魔血吗?”



        若是有一丝可能,谁愿意用它啊。



        不过,万夫长大人赐予的骨弓,配合他的魔兽天赋,的确让他战力大增,尤其是让他的远程攻击力,一举达到了千夫长的顶峰。



        维尔羡慕的看了一眼杰来恩的骨弓一眼,摇了摇头道:“天才的待遇就是不一样,万夫长大人可从来没有赐予我这样的宝物。”



        他若是有这骨弓,再配合他的射术和骨枪,啧啧,他的战力瞬间就可以增加三成。



        这骨弓给杰来恩,真是糟蹋了好东西啊。



        魔鹰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箭,不过,刚才这一箭的威力也让魔鹰顿时警惕起来。



        杰来恩躲的远远的,遥遥的用骨弓瞄准着魔鹰道:“维尔,魔鹰的音波神通太厉害了,我们很难近身,骨弓的威力是大,只是我只能射三次,所以,接下来就靠你了。”



        维尔无奈的道:“我就知道,这次的忙不好帮,之前说好了只是掠阵的,现在竟然成了我主攻,说好了,这次过后,不是我欠你人情了,是你欠我人情。”



        杰来恩哈哈大笑道:“好,只要收拾了这只魔鹰,我欠你一个人情。”



        维尔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这人情嘛,你欠我,我欠你,有来有往,才是人情嘛。



        维尔这次终于认真了,左手也抽出一只骨枪,双手不断的投射骨枪,不断的骚扰着对方,让魔鹰自顾不睱,给杰来恩创造攻击的机会。



        杰来恩瞄了一刻钟,终于让他找到了机会,嘴角不同上扬起笑容,骨弓缓缓的弯曲,身上的魔血不断的抽离,脸色不由一白,血箭终于完成,正要射出去,突然感知到了什么,不由心中一惊,正要收起骨弓转身应敌,但是骨弓毕竟不是他的,献祭已经完成,哪有临时取消的,这一箭必须射出去。



        杰来恩身体一滞,明白之后,赶紧调转弓箭,可是,已经晚了,一个人影从他背后的影子中冒了出来,青铜剑闪烁着红色光晕,一剑枭首。



        杰来恩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如此谨慎,竟然也会死在这场必胜的战斗中。



        秦翌左手一挥,将杰来恩的尸体和骨弓收入背包,然后抬头看向维尔和魔鹰。



        维尔发现杰来恩被杀后,微微一愣,然后转身就逃,魔鹰转头就冲着秦翌发出警告。



        秦翌要防备着魔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维尔逃的越来越远。



        “这和我想的剧本不一样啊?难道不是应该魔鹰和维尔这个魔人千夫长两败俱伤,然后我来渔翁得利吗?”



        看来,刚才他对魔鹰起了杀心后,天人合一的状态对魔鹰失效,才会让这个计划失败的。



        “以后,要注意一些了,不能太兴奋,在动手之前,不能起杀心。”



        秦翌看没有便宜可捡,于是身影一闪,融入阴影之中,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魔鹰确认秦翌离开之后,才飞回了它的巢穴。



        维尔一边往南飞,一边一脸阴沉的道:“该死,怎么会有人族埋伏在那里,连杰来恩都没有发现?而且,对方的第一目标就是杰来恩,难道是杰来恩的仇人?”



        怪不得只是对付一只魔鹰就叫上他呢,原来还有这样的隐情。



        不过,杰来恩准备的这么充分,最后还是栽了。



        “咦?那个人族,不会就是一个多月前,杰来恩追丢的那个人族吧?”



        维尔取出甲片看了一眼,惊呼道:“还真是,四十天前出手,杀了一个魔兵,一个十夫长,一个百夫长,今天出手又杀了一个千夫长,这家伙还挺有仪式感的。”



        只是,一想到,杰来恩竟然这么简单就死了,维尔还是一阵心疼。



        之前为了维持与杰来恩的关系,他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可惜了。



        “而且,杰来恩可是万夫长大人看重的人才,却是和我一起外出时出的事,唉,真是无妄之灾啊。”



        以万夫长大人的英明,说清楚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其它千夫长和百夫长们,可就不一定这么认为了。



        说不定还以为他是借通天湖人族和魔兽的手,暗算了杰来恩呢。



        “真是晦气!”



        明明他什么也没做,却惹了一身骚。



        想到这里,维尔心中也不由对杰来恩有了一丝怨恨。



        ……



        无底湖北岸的城堡里,万夫长突然看向沙盘,看到代替杰来恩的人偶身上的红色光芒突然熄灭,万夫长微微一愣:“死了?”



        万夫长仔细感知,发现连他所赐予的骨弓都失去了联系。



        “有趣!”



        竟然可以屏蔽他和以他的骨骼制造的骨弓之间的联系。



        人族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



        “以前倒是小瞧了他们了。”



        万夫长叫来城堡中剩下的两个千夫长,吩咐道:“修斯,薇尔,调查一下杰来恩的死因,顺便率领杰来恩的部下围剿一番通天湖的人族。”



        “是,尊敬的万夫长大人。”



        修斯和薇尔躬身行礼离开之后,瞬间飞天而起,向着北方飞驰而去。



        并肩飞行中,身材高调的女魔人薇尔用感叹的语气问道:“真没想到,杰来恩竟然死了,修斯大哥,你说杰来恩是怎么死的?”



        修斯冷哼一声道:“杰来恩那个胆怯懦弱的家伙会死,我一点儿也不奇怪,若不是他的那双魔眼天赋,他也配和我们两人并列?”



        先发了一通脾气,然后才回答道:“至于凶手?这是明摆着的吗?万夫长大人既然说了让我们围剿通天湖的人族,就说明凶手是人族。”



        接着,修斯忍不住又冷哼一声,对刚刚死去的杰来恩万分鄙视的说道:“一个千夫长,竟然被人族给暗杀了,真是丢我们千夫长的脸。”



        薇尔和杰来恩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并没有说杰来恩的坏话。



        至于和二人并列的事,杰来恩的确靠着天赋和他们二人并列,不过他们二人不也是靠着天赋才能傲视其它的千夫长吗?



        只是,杰来恩的天赋不适合战斗,战力可能排在中下游,不过,听说离开城堡前,万夫长大人赐予了他一把骨弓,弥补了战力的不足。



        至于胆怯懦弱,薇尔倒是有不同意见,她就很欣赏杰来恩这种谨慎的性格。



        不过,没想到的是,以杰来恩谨慎的性格,在有拥有万夫长大人所恩赐的骨弓的情况下,竟然还是死了。



        这个杀他的人族,绝对不一般。



        想到这里薇尔不由提醒修斯道:“修斯,我们此行一定要小心,对方可是拥有千夫长的战力啊,若是……”



        可是修斯却是最不喜欢听这样的论调,不等薇尔说完,就打断了薇尔的话道:“你要怕了,就呆在营地,我自己去。”



        薇尔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是万夫长大人交待我们两人的任务,怎么可能分开呢。”



        薇尔知道修斯不听她的警告后,更不敢让他独自行动了。



        这不是给对方个个击破的机会吗?



        “咦?维尔?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飞到杰来恩的营地后,看到早就等候的维尔,薇尔诧异的问道。



        看到修斯和薇尔,维尔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又觉得,理应如此。



        毕竟,杰来恩是和二人齐名的三大最有忘突破到万夫长的天才啊。



        杰来恩死了,万夫长大人自然会派出他们二人来调查了。



        维尔赶紧上前,将他知道的事,一五一十的详细的复述了一遍。



        “哦,这么说,你看到那个人族的长像了?”



        维尔摇了摇头道:“对方带着面具,我并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不过,对方手里拿着是一把青铜剑,剑法非常高超,而且可以融入阴影之中,又拥有敛息秘术,精通刺杀之术,杰来恩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对方一剑枭首。”



        说到最后,维尔也不由的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修斯皱眉道:“这和通天湖人族中那两个千夫长级别的高手,一点儿也不像,看来是最近刚刚突破到千夫长级别的人族高手,你怀疑他是四十天前杀了魔兵,十夫长和卡尔百夫长的凶手,做事很有仪式感,你的意思是,他在为他突破千夫长举行某种邪恶仪式?”



        “对方把尸体都收走了,看来,非常可能!”薇尔激动的抚掌道:“看来,对方刚刚突破至千夫长级别,而且因为擅长刺杀,正面战斗的实力可能并不高。”



        只要防御对方的刺杀,他们就胜了七成了。



        “带我们去杰来恩陨落的地方,我们从那里开始找线索。”修斯直接对维尔下命令道。



        薇尔犹豫片刻道:“修斯,别忘了,我们还有一个围剿人族的任务……”



        薇尔的话还没有说完,修斯就打断她的话,摆手道:“这些废物,上去也是送人头,还不如我们两个直接出手呢。”



        薇尔想到人族以擅长躲藏而闻名,人多了的确没有什么用,而且,他们二人也不擅长指挥军队,于是点了点头道:“好,不过,保险起间,我们还是让百夫长都做好准备吧,若是发现人族的藏身地,他们在外围拦截也好啊。”



        修斯本来想要反对的,不过听到薇尔的最后一句话,觉得说的有道理,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



        薇尔经过来河驻地时,专门下来,吩咐了莫来蒂几句,正好被罗洪给听到了。



        “什么?那位前辈时隔四十天,再次出手,斩杀了一位千夫长?”



        罗洪返回龙宫,向宫主禀报时,宫主听后,忍不住惊呼道。



        才四十天,就恢复到金丹境战力了?



        不对啊,金丹法相在归墟之地可是不能用的,只有元武和龙武两大流派的灵体才行。



        元武早就没落,可以直接排除。



        “对方竟然是江湖中的金丹境高手?”



        在皇朝压制下,江湖中是很难出现金丹境高手的。



        就算出现,也是会出手高手将其打杀。



        除非像提灯人这样的不在中原发展的龙武流派的隐秘组织。



        “不会是提灯人吧?”



        宫主随之又摇头否认道:“提灯人已经掌控了此处归墟之地的血符,不会进来的。”



        归墟之地已经数千年没有提灯人出现了,应该不是提灯人。



        “地宫那边有什么动静?”



        罗洪愣了一下,回答道:“他们,应该还不知道此事吧?”



        “我们毕竟同属人族,还是提醒一句吧,别一不小心让魔人给一锅端了。”



        “管那群疯子死活?”罗洪想到以前和地宫的过节,有些情绪,不过还是领命去了地宫。



        罗洪来到一处山谷中的温泉,冲着一块石头有规律的敲了六下,石头那边传来一个声音,问道:“何事?”



        “四十天前那位前辈再次出手,斩杀了一个千夫长,魔人那边出动了三个千夫长调查此事,同时要围剿我们,我得到消息,来给你们报个信。”



        罗洪说完,石头后面沉默了良久,然后换了一个人道:“知道了,替我谢谢龙王。”



        罗洪一听声音,顿时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不由表情一肃道:“是,冥王大人。”



        罗洪回去的路上,心中暗道:“没想到,此事竟然会惊动冥王,”不过转念一想。



        这次魔人那边可是出动了三个千夫长围剿他们啊,而地宫可是主要打击对象,冥王自然重视此事了。



        “据说冥王十年前就有了斩杀千夫长的战力了,也不知道现在,冥王的实力有多强?”



        不过,要说强,还是他们龙宫的宫主强!



        要不然,地宫这十年也不会这么安静,不敢踏入通天湖一步。



        最多只敢在通天湖外面动手,也没敢下死后。



        十年前,当今宫主上位之前,当时的龙宫,可不像现在这样超然啊。



        当时总被地宫欺负,甚至,连龙宫都差点守不住。



        要不是宫主横空出世,地宫的人族在水中战力受损,龙宫说不定早就没了。



        罗洪回忆起小时候的场景,恍如隔世,摇头笑道:“反正,我听从宫主的话就是了,想这么多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