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二二五章 地宫七日,初步破解

第二二五章 地宫七日,初步破解

        秦翌回到房间,饮下变色秘药,低头看着手背的皮肤缓缓的变成了石头的颜色,往上拉一下袖子,手腕以上的皮肤也变成了石头的颜色。

        秦翌用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皮肤,感觉凉凉的,滑滑的,好像触碰的是蛇的皮肤似的。

        “果然,皮肤改变了,成为了变色龙的皮肤,可惜,和鳞甲秘药不同,没有配套的秘术,并不能充分的发挥出它的超凡特性。”

        不过,这个变色的超凡特性,对他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这个变色,变得只是我的皮肤的颜色,又不是真正的隐形,而且,只是皮肤,衣服是没有变色的,这样以来,应用性就更差了,尤其是我有更高级更实用的隐身术啊。”

        对了,隐身术。

        隐身术的原理应该和变色差不多吧,可不可以,用隐身术代替秘术?

        若是可以的话,那么秘术方面就简单了,可以直接使用剑道秘技代替。

        秦翌尝试过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失望的道:“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根本不可能代替专门的变色秘术。”

        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好事。

        若想充分的发挥出变色秘药的超凡特性,只能研究出专门配套的秘术。

        要不要研究呢?

        “虽然有隐身术,实用性方面太差了,不过……”

        秦翌想要研究的是变身秘术啊,又不是单纯的研究变色秘术。

        配套的秘术,还是要研究的,不过,目的不是为了研究变色秘术,而是研究变身成为变色龙的相关秘术。

        “以后有机会,解剖一只变色龙试试。”

        也不知道,通过解剖观想法,能不能和魔人变秘术那样,研究出服下变色秘药后变身成变色龙。

        若是可行的话,那么,就说明魔人变并不是孤例,变身秘术也将迈出了最关键最重要的一步。

        秦翌习惯性的清点了这次的收获之后,再次开始抓紧时间破解起了麒麟阵。

        ……

        来到地宫的第四天,制药室。

        “今天我们学习犬鼻秘药的制作。”

        “犬鼻秘药的主要材料是魔犬的鼻子和脑前液。辅助材料是夺魂藻,含羞草,食人花……”

        教学结束,秦翌应冥王的要求留下四只魔人的尸体后,回到房间,和往常一样,开始清点收获。

        秦翌看了一眼手中的犬鼻秘药,又看了一眼技能栏中的犬鼻秘术。

        “这个我杀魔人爆出来的技能,可以作为犬鼻秘药对应的秘术吗?”

        秦翌决定实验了一下。

        服下秘药,施展秘术。

        “咦,竟然真的可行!”

        学习之后,只尝试了一次就没有再用过的犬鼻秘术,服下秘药后,还没有开始施展秘术,熟练度就开始自动增加了,等开始施展犬鼻秘术,熟练度增加的速度快的飞起。

        “这倒是一个意外发现啊,没想到秘药竟然可以增加刷技能熟练度的效率?”

        若是每个技能都可以研发出对应的秘药,那刷起技能来,岂不是相当于开挂了吗?

        不过,秦翌又相到了性价比的问题。

        研发秘药的时间,他估计早就将技能熟练度刷满了。

        不过,秦翌接着又有了新的发现。

        “秘术和秘药的结合,威能变大了好多,两者之间似乎产生了某种质变,感觉,威能已经和神通差不多了。”

        研发相应秘药再加码。

        似乎秘药比自己之前认为的更加有用。

        那么,还研发吗?

        “鸡肋啊!”

        技能刷到六级就可以转化为神通了。

        这个过程所需要的时间并不长,真的需要专门为此研发相应的秘药吗?

        最后,秦翌有了决定。

        “等把秘药刷到五级以上,然后再根据技能的具体情况,看是否研发吧。”

        秦翌一心二用,一边刷技能,一边破解麒麟阵。

        秘药的效果结束,犬鼻秘术已经刷到了二级。

        秦翌感叹了一句磕药就是爽之后,全心贯注的破解起了麒麟阵。

        ……

        来到地宫的第五天。

        秦翌学会熊掌秘药,留下五具魔人尸体后,回到房间后,看着服下熊掌秘药后,变成了熊掌的两只手,啧啧稀奇道:“之前的变色和犬鼻,甚至鳞甲,都不如这次给我的冲击力大啊。”

        变色变得是皮肤,犬鼻变的是鼻子,就算是鳞甲秘药配合魔人变,其实因为魔人和人族的越高相似度,给秦翌的感觉,也没有像这次的变化这么大。

        这次可是直接从人手变成熊掌了啊。

        “变身秘术绝对可行!”

        这次的人手变熊掌,让秦翌对变身系列秘术的成功有了足够的信心。

        既然人手可以变成熊掌,那么人身也可以变成熊身。

        若是人身可以变成熊身,那人身自然也可以变成其它魔兽。

        这个发现,让秦翌非常激动,恨不得现在就开始放下一切,研究变身变术。

        可惜,现在的最优先级,是破解麒麟阵。

        研究变身系列秘术,只能等地宫的事都完成之后,才能开始。

        ……

        来到地宫的第六天。

        制药室。

        秦翌走进之后,看到冥王浓重的黑眼圈,满是血丝的眼球,满脸的疲惫,吓了一跳。

        “前辈,秘药是研究不完的,您要注意休息啊。”

        从昨天开始,冥王已经不再亲自去找秦翌了,而是让人带秦翌来制药室。

        这明显是一种好的现象。

        是对他的认可。

        冥王摆了摆手道:“我存在你那里的只有三具尸体了吧?”

        冥王也不等秦翌回答,就接着问道:“三具可不够,我的研究到了关键时刻,需要更多的魔人尸体,你还想学习什么秘药?我们接着交易吧。”

        秦翌问道:“前辈,这个,取决于您吧?你想要教我什么秘药呢?若要我选的话,我自然选择魔人千夫长才会的可以让人飞天遁地的秘药了。”

        冥王低下头,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回答道:“你想要的是穿山秘药和飞翼秘药吗?可以,只是,你还剩下多少具魔人的尸体?有二十个吗?少于二十个我不同意。”

        秦翌惋惜的摇了摇头道:“我只剩下十五具魔人士兵的尸体了,看来是不能学了。”

        说完,秦翌就要离开,冥王看着秦翌背影,咬牙道:“十五个就十五个,我换了。”

        秦翌笑着转过头说道:“好,成交。”

        冥王自然看出了秦翌刚才是假意要走,实则还价。

        不过,冥王只是没好气的扫了秦翌一眼,然后就开始了今天的教学。

        “今天就学习穿山秘药吧。”

        “穿山秘药的制作,可是比前面四个秘药的制作难多了……”

        教学结束,秦翌留下八具魔人的尸体,就离开了制药室,回了房间。

        秦翌服下穿山秘药,身体表面顿时发生变化,体表覆盖了一层土黄色的皮甲,双手也的变成了穿山甲的爪子。

        秦翌感知着身体的本能,走上石桌前,双手轻轻一滑,然后走过去,石桌好像变成了水,整个身体穿了过去。

        “这个感觉,和‘避水术’非常相似,若是一定要给它起一个名称的话,应该叫‘避土术’吧。”

        服下穿山秘药之后,就真的拥有了穿山避土之能,高山峻岭再也不能阻拦他的去路了。

        “若是再拥有了配套的秘术,充分的发挥它避土的能力,完全可以当遁地术用了。”

        对了,这个能力这么有用,冥王有没有创造出配套的秘术呢?

        或许可以问一问,若是有的话,直接交换,可以为他省下很多的时间。

        ……

        来到地宫的第七天。

        制药室。

        “穿山秘术?我没有创造这个秘术,只要修习麒麟宝典达到了先天级别,就拥有了和穿山秘药类似的避土之能,我为何要研究穿山秘术呢?”冥王听了秦翌的问题,直接摇头回答道。

        是啊,麒麟对应的是土,黑龙宝典就有避水术,没道理创造的时间更久远的麒麟宝典没有避土术啊?

        别忘了麒麟宝典才是提灯人功法,而提灯人可是盗墓为主的组织,整天在土里钻来钻去的,怎么可能没有避土之术?

        秦翌猜测,若是传承没有断绝的话,甚至与之配套的遁地之术和御土之术,肯定也有。

        冥王顶着更浓了几分的黑眼圈,摆了摆手,不耐烦的道:“好了,我们开始制作飞翼秘药吧。”

        教学结束,秦翌留下十具魔人的尸体,回到了房间。

        服下飞翼秘药,次啦一声,背后的衣服被撕破,一又暗红色,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展开足足有一丈长的,犹如恶魔似的翅膀,在他的背后,缓缓的展开。

        这个形象,不由的让秦翌想到了刚刚降临归墟之地时,被魔人千夫长飞在天上追杀它的场景。

        那可以说是他有生一来,最惊险的一次了,一个不慎,都有可能命丧黄泉。

        还好,他的天人合一得到了突破,并且谨慎及时的选择了转移,躲过了那一场生死危机。

        秦翌本能的扇动了一下翅膀,竟然双脚真的离开了大地,飞了起来。

        这种用翅膀飞行的感觉,和灵体境的御空飞行的感觉,完全不同。

        “扇动翅膀,几乎是本能,根本不用学,而且,感觉很轻松的样子。”

        扇动翅膀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累。

        “咦?这个是……轻身术?服下飞翼秘药,似乎不止长出了翅膀,还加持了轻身术。”

        减轻了身体的重量,增加了飞行的速度。

        飞了一会儿,过了那股心鲜劲儿后,秦翌又失望的摇了摇头道:“飞行,我有更加实用高效的御空飞行之术,所以,它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不过,若是再掉到像归墟之地这种不能限制修为的地方,或许成为一份保障。

        清点完收获,秦翌再次开始破解麒麟阵。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可以初步破解麒麟阵了。”

        转眼间过去了六个时辰。

        秦翌激动的睁开了眼睛:“破解了。”

        若要进一步的破解,就需要进入核心之地了。

        秦翌的身影一闪,消失在了房间中,出现在了一个一丈大小闪烁着白色光芒的水晶球的面前。

        “咦?这个是白光,好像是阳光,里面蕴含了浓烈的这是金乌火煞之气。”

        秦翌四下打量了一下这间石室。

        四周的结界非常严密,而且是十二时辰全天候的开启着。

        “这个结界是对内的,并不是对外的,所以,这个结界的目的,是为了封印这里?”

        封印的是什么?

        这里除了他,唯一的不同寻常的东西,自然就是眼前这个巨大的水晶球了。

        “这就是借助金乌神通,破解麒麟阵中的金乌相关的阵纹后,传送到的核心之地?”

        这怎么和他想象的中不一样啊?

        这里虽然是麒麟阵的核心之地,却并不是他想去的麒麟阵的中枢,而且,因为这个核心之地针对里面进行的封印和镇压,所以从里面破解的难度非常大。

        而且,就算破解了,对他的掌控麒麟阵的帮助也有限的很。

        完全是浪费时间。

        “这个水晶球里面,封印的果然是一只小型的金乌。”

        “不对,是人!是一个修炼了金乌秘法的人!”

        “对方,应该就是那个被冥王用麒麟阵镇压的金乌派最后一个人了吧?”

        “没想到,四十多年了,冥王竟然直到现在还没有杀死对方。”

        不过,这种长达四十年的镇压和封印,估计更痛苦吧。

        秦翌心中一动,以观想之法,用特殊的感知,看向水晶球,突然,秦翌感觉似乎和水晶球建立了某种连接。

        “咦?竟然有人闯进了这里?”

        石室中四面八方传来的话语,吓了秦翌一跳,退出观想状态,慌张的四下张望了一圈,随后,秦翌似乎发现了什么,盯盯的看向水晶球,诧异的说道:“这个声音,并不是从外面听到的,而是心灵间的通话。”

        那个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响起:“哈哈,你这孩子,真是聪明,这么快就猜到了。”

        接着,那个声音激动的接着说道:“你的身上竟然蕴含有如此浓烈的金乌气息,你修炼的是金乌宝典?不对,你没有修炼金乌宝典,你的金乌气息和金乌宝典并不一样,似乎更加锋利,带着一种强烈的杀伐之气,这是变异的金乌灵骨吗?”

        秦翌根本没有接对方的话的意思,反而抚着下巴,好奇的反问道:“你竟然还没有失去理智?不是说,你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吃一个魔人,不然就会失去理智吗?四十多年了,你怎么还会拥有理智?”

        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接二连三的传来。

        “哈哈,你知道我?!你是专门来找我的?对不对?哈哈……”

        “没想到,地宫中竟然会诞生拥有金乌灵骨的孩子!齐全这个伪君子,竟然放过了你!哈哈……”

        “好孩子,快点过来,将手放在水晶球上,我现在就收你为,给你传授金乌宝典,以你的根骨,只要你修炼了金乌宝典,肯定可以战力大增,打破齐全,我们金乌一脉肯定可以再次成为地宫之主,哈哈……”

        秦翌没有理会对方,双眼闪炼着白光,仔细打量着眼前悬浮在一米左右的这个直径一丈巨大的水晶球,啧啧稀奇道:“这个方法……我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对,这是龙圣制作的观想图,那种水晶球观想图就是用的这种类似的方法制作出来的,不过,显然,此人的手段不到家,做不到龙圣那样,将水晶球缩小到三寸左右,只能做了一个一丈大小的水晶球。”

        秦翌绕着水晶球转了一圈,接着喃喃自语道:“好神奇,这是封印之术,一种顶级的封印之术,一种主要封印肉身的封印之术。”

        “至于神魂,虽然没有被封印,不过,也因为肉身被封印,而永远的困在了水晶球中。”

        “怪不得你可以长达四十年,保持理智呢,你的肉身神封印后,肉身对神魂的影像消失了,没有了肉身的影响,你的神魂自然可以在长时间不吞食魔人情况下保持人性。”

        不过,又想到,神魂被困在一个地方四十年之久,就算对方的神魂不受肉身的影响而丧失人性,估计也被这种长时间的囚禁折磨疯了吧?

        秦翌接着分析道:“你让我将手放在水晶球表面,是为了将神魂转移到我的身上,对我进行夺舍?不对,你应该做不到夺舍这种程度,应该是为了污染我!就像归墟之地的生灵,全部被金乌污染,成为祂的眷属一样,间接的控制我。不过,一般的污染,应该不会这么夸张,应该还需要苛刻的条件,比如,金乌灵骨?”

        声音再次从四面方八传来,不过,这次声音不再愉快,不再哈哈大笑,而是气急败坏的道:“该死的,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怎么和齐全那个伪君子一样,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不是你的研究对象,我是地宫之主,我是你们的王!冥王!你们的生命,你们的自由,你们的一切,都是我的!”

        啊~

        说到最后,对方以出了一声极度疯狂而愤怒的呐喊声。

        秦翌怜悯的摇了摇头道:“果然疯了。”

        说完,断开用剑意斩断了和对方的连接。

        秦翌四下打量,将这里所有的阵纹记录完成后,秦翌抬头看着水晶球正上方,喃喃自语道:“那个地方,是一个薄弱点,应该是一个突破口。”

        不过,破解起来,依然不容易,不是短时间内可以破解的了的。

        “算了,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再来吧。”

        或许,明天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秦翌扫了水晶球一眼,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