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二六一章 神威如狱,蛇噬天下

第二六一章 神威如狱,蛇噬天下

        “灵潮,对你们鬼神也有影响?”

        无论如何,秦翌决定先套话。

        他最想套的话,自然就是即将发生的灵潮了。

        之前在归墟之地时,发现那里竟然也受灵潮的影响。

        没想到,东夷的最强大的鬼神八岐大神,竟然也受灵潮的影响。

        八首中最后面的那只蛇首低头看着秦翌,说道:“灵潮的影响,说它小,它的确小,说它大,却也非常大,一时之间还真的说不清楚。”

        “你要想知道灵潮,只要成为我的使徒,自然就可以知道了,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秦翌自然不可能答应成为祂的使徒。

        他只想套话,从八岐大神那里薅羊毛。

        “这件事,可是一件决定了我人生的大事,我需要考虑考虑,除了以上那些福利,还有其它的吗?”

        八首中最后一个蛇头沉默片刻道:“你在心底已经拒绝了我的招揽,却并没有明说,是想拖延时间,寻找生机?还是,有什么阴谋?”

        秦翌听到这里,就知道演不下去了,无奈的耸了道:“你想多了,对付你,我还不需要拖延时间,更不需要阴谋,我刚才只是想套你的话而已。”

        “套话?你想从我这里获取灵潮的情报?呵呵,真是有趣!你一个人族,竟然想从我一个鬼神这里套取灵潮的情报。哈哈……”

        八岐摇晃着祂最后面的那个巨大的蛇头,接着说道:“看来,你在人族中的地位,并不高啊!也对,要是高的话,也不会派你来东夷送死了。”

        “你们人族啊,虽然总是可以创造奇迹,每代总有天资惊人的人诞生,但是,能成长起来的却少之又少,不是直接死于内斗,就是间接死于内斗。”

        “你们人族啊,最后一定亡于内斗。”

        原来,鬼神是如此看待人族的吗?

        擅于创造奇迹的种族?

        只会亡于内斗的种族?

        啧啧,这个评价,很高啊。

        还以为演不下去了呢,没想到,竟然还有转折。

        秦翌代入角色,脸色阴沉的道:“我就算被暗算,也以人族为荣,绝对不会做出背叛人族的事的。”

        八岐轻笑道:“我活了数万年,见到过你们人族的天才不计其数。”

        “他们面对我刚开始,大多和你一样,都说不会背叛人族,但是,你猜最后结果怎么样?呵呵,面对死亡的威胁,面对永生的诱惑,面对力量的提升,又有多少人可以抵抗的住呢?”

        “他们大部分都接受了我的招揽,成为我的使徒。”

        秦翌挑了一下眉,好奇的问道:“所以,他们都得到了永生?他们现在在哪里?我可以见见他们吗?”

        八岐沉默良久道:“他们大部分已经陨落,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还活着。”

        秦翌发现,八岐大神出人意料的‘实诚’。

        套话也套的很顺利。

        而且,还是在自己说明了套话的目的后。

        这情况,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啊。

        “他们,怎么死了?他们成为你的使徒,不是已经永生了吗?”

        八岐:“我之前就说了,只是给你长久寿命,从来没有说永生,而且,我也说了,想要得到长久的寿命,需要足够的代价,或者完成我的任务,若是支付不起代价,也完不成我的任务,那么自然就无法再得到寿命的恩赐,另外,不死,也是有限制的,不过,虽然有限制,但已经免疫了大多数的死劫了,生存能力比人族可是强大太多了。”

        “这些,你成为使徒就知道了,人族的天才少年,我已经说的够多了,现在,请说出你的回答,不然,我将视你为拒绝,将赐予你死亡的惩罚。”

        秦翌无语的仰头看着头顶由云雾组成的八首巨蛇。

        之前他做好了拒绝后翻脸准备,结果对方又吧吧的说了一大顿。

        他看对方好说话,想要趁机套话时,对方又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碟。

        也不知道是这个八岐大神的脑回路与众不同,还是所有的鬼神的脑回路,都如此异于常人。

        等等,他们是鬼神,不是人。

        那就没事了。

        秦翌轻笑道:“你不是已经知道我的答案了吗?”

        八岐摇晃着祂硕大的蛇头道:“那就可惜了,放心吧,作为鬼神中的王者,我是非常大度的,我会将你打个半死,制伏之后,再问你最后一遍的。”

        ‘最后一遍’,后面又有‘最后一遍’,真是,奇怪的逻辑。

        秦翌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严阵以待道:“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呢。”

        刚才,趁着说话的功夫,他暗中尝试着将底牌测试了一遍,发现都有效,顿时让他放下心来。

        之前准备的底牌,不敢说可以战胜对方,但是保证自己不会折在这里,还是没有问题的。

        既然没有生命危险,他说话的底气自然变得硬了起来。

        八岐:“你不是我见过最狂妄的人,也不是我见过最强大的人,不过,你的确是我见过的最镇定的人,我还真的好奇,你有什么底牌,让你如何镇定。”

        说完,由云雾组成的八首巨蛇,最左边的一个蛇首,眼中闪烁起了白光,随后,张开嘴,直接冲着秦翌吐出一道黑光。

        “这道黑光,有衰亡的气息?若是中被他射中,可能会大量的消耗我的生机!”

        秦翌看着疾射而来的黑光,感知着对方的气息,解析出它的属性后,眼神也变得凝重起来。

        “对方说可以赐予长久的生命,看来掌控了生命相关的神通。”

        生命即可以增长,自然也可以削减。

        这黑光,应该就是削减生机的神通。

        “一剑破万法!剑势,斩!”

        秦翌笼罩在他身体之外的一丈多长的剑形虚影,瞬间离体而出,在这个过程中,见风就长,等与黑光相撞时,已经达到了三丈多高了。

        轰。

        剑斩黑光。

        黑光蚀剑。

        时间一瞬,却犹如万年。

        看似一击,却瞬间交锋无数招。

        轰鸣过后,黑光消散,剑形虚影也破败不堪,摇摇晃晃的才回到秦翌的身后。

        秦翌的脸色也在一击之后,变得苍白。

        秦翌手掐剑指。

        “凝!”

        残破剑影,缓缓的缩小,伤势也不断的恢复,等缩小到三尺左右时,剑影上的伤势才完全恢复。

        “寄!”

        三尺剑影随之融入秦翌腰间的青铜剑中。

        秦翌这才满眼疲惫的抬头看向小了一号的八首巨蛇。

        “看来,这一击,你也不是没有消耗。”

        八岐:“以自身的剑意,驾驭天地之力,化为蕴含煌煌剑道之威的神灵之剑。”

        “你们人族,真是得天独厚啊,竟然可以在剑道上取得如此之高的造诣。”

        八岐大神的语气中,满是艳羡。

        不过,随之,祂看向秦翌的眼神,变得更加炙热了。

        “若是将他收为使徒,那么,这些剑道方面的造诣,就是我的了!”

        八岐收起之前的无所谓的态度,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我承认,你的确很强大,你是第一个以先天之境,破了我死灵之光的人族少年,你得到了我的尊重,我接下来,将用我最强大的神通之一,对付你!”

        八首巨蛇最左边的蛇首眼中的白光消散,最右边的蛇首眼中白光亮起。

        “神威如狱!”

        轰!

        秦翌只感知一股如泰山压顶般的感觉,从四面八方向他镇压而来,要将他如冰封似的完全禁锢。

        “神域类技能?”

        秦翌诧异的感知着神威如狱这一神通的强大。

        “没想到,神域竟然还有如此高级的应用方式!”

        由此可见一斑,血狐的神域应用技巧,和八岐相比,差的简直太多了。

        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

        不过,好在,他也不是没有准备。

        “移花接木!剑域!破!”

        秦翌身前凝聚出一个符文,随之,以秦翌为中心,一个属于剑域的结界,随之诞生,缓缓的扩大。

        达到一定程度后,然后如太极图似的,与对方的神域你中有我,我有中你,却又泾渭分别的绞杀在了一起。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祭坛上出现了个类型太极图的虚影,从中间划了一个s形,阴阳两极,一极是秦翌,一极是八岐。

        八岐再次动容,而且比之前秦翌施展出剑势时,更加让他动容。

        “你的剑道,竟然已经达到凝聚出神域的程度了吗?”

        这是什么程度,用他们东夷这边的鬼神体系来讲,秦翌的剑道境界已经达到了可以‘以剑封神’的程度了。

        八岐对秦翌的重视程度,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并且,第一次用平等的眼光看待秦翌。

        八岐感知片刻,疑惑的摇头说道:“不对,你的神域,虚实相间,你这并不是神域,或者说,你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神域,可是,你却可以施展出神域……等等,你的神域,竟然是寄生在我的神域之上的,这,这,这怎么可能?”

        八岐让这个发现给惊呆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当然是通过风水阵做到的。

        他可是占领将军府休息了半天,做好了准备,才激活祭坛的。

        你不会认为,这半天时间,秦翌只是恢复实力吧。

        既然占据了将军府这个特殊的风水阵,秦翌哪有不利用起来的道理。

        它也成了秦翌对付八岐大神的底牌之一,是专门应对神域的手段之一。

        果然,用上了。

        “自然是通过你的祭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秦翌的回答,给了八岐方向,让八岐瞬间想明白了之前看不懂的东西。

        “原来如此!好高明的手段!你竟然看出了我此时此地所用的所有的力量都来自祭坛,所以反过来借助祭坛的力量,来对付我。”

        就像秦翌所说,两者都是祭坛的力量,没有强弱之分,不可能战胜对方,若是不收手,最后的结果,只能相互抵消。

        秦翌轻笑道:“多谢夸奖。”

        风水阵之于秦翌,就如道文之于文圣。

        是证道之基。

        是最重要的‘工具’或‘媒介’。

        就像数学家用数学认知世界一样,秦翌就是用风水阵来认知世界的。

        当然,秦翌提醒对方,自然有自己的目的,并不好心。

        这以将军府的风水阵为基础,施展的剑域,虽然威力大,但是负担也重。

        秦翌并不愿意将精力消耗在这个最后只能两相抵消,注定是无用功的招式上。

        显然,八岐有所顾虑,也不愿意将神魂之力都消耗在这个注定不可能成功的神通上面。

        八岐无奈的收了神通。

        由云雾组成的八首巨蛇瞬间变小了许多,原来近百丈高,现在只有三十来丈高了。

        缩小了近三分二左右。

        由此可见,这一招的消耗有多大。

        收了神通,并不代替放弃。

        八岐看向秦翌的眼神,更加炙热了。

        “这种神域寄生法门,一定要得到!”

        而只要迫使秦翌成为祂的使徒,自然就可以得到对方的一切,其中自然包括了这神域寄生法门。

        最右边的蛇首眼中的白光消散,中间的两个蛇首,左边的那个蛇首的眼睛,闪烁起了白光。

        “敬酒不吃,吃罚酒!”

        “既然你不愿意自愿成为我的使徒,那么,就强行让你成为我的使徒吧。”

        “蛇噬天下!”

        中间两个蛇首左边那个,突然张大嘴巴,冲着秦翌咬去。

        半空中,一个十丈高的巨大的蛇口,凭空出现。

        秦翌看向那黑幽幽的蛇口,里面好像有无数的怨魂在哀嚎。

        “这与其说是蛇口,不如说是一个空间通道的入口!”

        蛇口的里面似乎有无限大的空间,而且自成一界。

        秦翌不由的想到了神话故事中的神国。

        不过,若是神国都是如此景像,那可真是……

        想到这里,秦翌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看来,这应该是八岐的最后一招了。”

        虽然八个蛇首中,还有一个蛇首,没有激活,不过,就算八岐想激活它,估计也有心无力了。

        看着由云雾组成的八首巨蛇急剧缩小的模样,秦翌心中做出了如上判断。

        “既然如此,那最后的底牌,就不用留了。”

        秦翌身前出现一个符文。

        随着这枚符文的出现,整个岛屿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一股浩瀚的气势,从岛屿深处涌出,瞬间龙卷全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