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在线阅读 - 第二六五章 进入城中,身份暴露

第二六五章 进入城中,身份暴露

        “此人的剑道虽强,但,实力却弱!”

        果然和他之前预料的那样,境界只有先天境,并没有达到金丹境。

        为何做出如此判断?

        这一点从刚才鬼神气息中剑意就可以‘看’出来了。

        同样一首歌,飙高音,业余歌手是扯着嗓子喊上去的,专业歌手是通过胸腔共鸣唱上去的。

        虽然调子对了,但是,在科班出来的人听来,扯嗓子的声音就像一刀子一样薄,让人听起来非常的不舒服,而通过共鸣唱上去的人声音像酒一样醇厚,让人听起来非常舒服,回味无穷。

        两者分辨起来,非常明显。

        就像任何招式,都需要相应的身体才能施展出来一样。

        剑意也需要一定的境界,才能完美的施展出来。

        不到金丹境,剑意就算施展出来,也有失圆润,锋利却脆弱,华丽却易逝。

        通过对秦翌留下的剑意的感应,血影可以清楚的感知出来,秦翌的真实修为并没有达到金丹境界。

        “不过,能在先天境,就拥有如此高深的剑意,此人的剑道天赋,可真是旷古烁今啊!”

        血影不由得感叹道。

        虽然发出如此感叹,虽然震惊于秦翌的剑道天赋,不过,血影的眼神却越发明亮了。

        “既然此人的修为境界如我所料,只有先天境,那么,我之前对他的判断,也就成立了。”

        之前血影推断出秦翌的实力只有先天境后,就猜测秦翌能够拥有越两级战而胜之的战力,必须使用了禁术,现在必然是禁术反噬的状态,此时非常可能身受重伤,是他实力最弱的时候。

        “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稍纵即逝。”

        时间越久,对方养好伤,恢复实力的可能性就越大。

        若是对方的伤好了,实力恢复了。

        他恐怕也凶多吉少。

        那可是可以战胜神主分身的狠人啊。

        “现在的关键,就是寻找到对方的藏身之地!”

        对方会藏在哪里呢?

        人只要走过的地方,总会留下痕迹。

        最可能存在线索的地方,就是度仓城。

        “所有人,进城!进城后,保持警惕,每六到十人为一队,组成血蛇战阵,分开搜寻。”

        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虽然对方依然呆在度仓城的概率并不大,不过,血影还是习惯性的做了最坏的打算,谨慎的用他们东夷武士们,入侵中原,入城劫掠的方法,进行搜城。

        血影说完,对身后的一众心腹说道:“你们跟着我去将军府。”

        那里是秦翌战斗的地方,留下的线索最多,或许可以从那里得到更多关于秦翌的情报。

        甚至可能找到对方的行踪,寻到对方的藏身之地。

        ……

        血影身后,山岗下,千余人中不起眼的角落,封瑜趁着休息时,看似闭目养神,实则暗中推演着什么。

        终于,在血影下令进城前,封瑜睁开了眼睛,对罗洪和胭脂道:“黑龙宝典,我已经修改完成了,一会儿将口诀传给你们,你们就可以修炼了。”

        地下世界和地表世界,因为环境差异巨大,人体自然反应,变化同样非常巨大。

        自归墟之地出生,又从小生活在归墟之的罗洪和胭脂,他们从小学的《黑龙宝典》,就是根据归墟之地特殊环境创造出来的。

        来到地表世界,修为被封印之后,想要恢复实力,原来的《黑龙宝典》完全不合适宜。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

        在地下世界时,他们修炼的血肉骨骼,丹田,经脉,穴窍等,都是被封印的。

        而到了地表世界,血肉骨骼被隐藏,但是丹田,经脉和穴窍却是解开了封印。

        可以这么说,地下世界的炼体,直接修炼血肉之躯,而地表世界的炼体,则是依据丹田,经脉,穴窍为媒介,间接的淬炼血肉之躯。

        而且,因为天地元气的不同,淬炼出来后达到的效果,也完全不同。

        所以,才需要重修。

        需要修改成地表版本后,重新修炼一遍。

        尤其是对于罗江和胭脂这样的归墟之地的土著来说,他们之前从来没有丹田,经脉,穴窍的概念和认知,若是没有口诀,想要靠自己摸索着重修,那简单是天方夜谈。

        三人中,也只有封瑜,即有足够高的天赋悟性,又在两个世界同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甚至将《黑龙宝典》修炼到了灵体境,才能如此快的,只用了二十天不到的时间,就完成了修改,将其改编成了地表版本。

        “太好了,宫主,我们终于可以重新修炼了。”

        罗洪二人非常激动。

        身在敌国,四周遍布敌人,随时都可能存在性命之修,而更糟糕的是,他们还失去了力量……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了。

        封瑜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要不然也不会将富贵的恢复实力的时间,为他们修改功法。

        “我现在就传音给你们,你们听好了。”

        得到修改后的功法,罗洪二人正要迫不及待的重修,这时,血影下达的全员进城的命令也传达到了他们这里。

        罗洪毕竟阅历丰富,精通收集情报,立刻抓住了重点。

        “血蛇战阵?宫主,您可以施展血蛇战阵吗?”

        封瑜摇了摇头道:“不能。”

        血蛇战阵,封瑜根本没有学过。

        “我们现在想办法弄到血蛇战阵之法,可不可以?”

        封瑜直接摇头道:“估计也不可以,武士之道虽然脱胎于武道,却和武道截然不同,它的根基是血脉,并不是灵骨。”

        封瑜没有武士血脉,就算学会了血蛇战阵,也不可能施展的出来。

        “这么说来,一旦进城,开始组队,我们立刻就会暴露?”

        听明白封瑜和罗洪二人话里的意思后,胭脂不由的低声惊呼道。

        罗洪表情沉重的点了点头,四下张望了片刻,无奈的道:“四周有武士巡逻,我们根本无法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逃出去。”

        这些负责巡逻的先天级别的东夷武士,对付起来并不难,难点是如何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逃出去。

        若是惊动了血影等人,以对方强大的实力,他们根本不可能逃出去,必然会被抓回来,到时候,他们的身份也必定会暴露。

        “城中地形复杂,我们进城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远离血影几人,尽量避开其它武士,不和他们组队,若是实在避不开,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封瑜此时,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只能见机行事了。

        不过,封瑜既然选择这次的行动,自然也有底牌。

        就算暴露了,他自己一个人逃出生天,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罗洪和胭脂二人……可就必死无疑了。

        罗洪和胭脂二人是他的心腹,能保,不是要尽量的保的。

        能不暴露,尽是不暴露。

        尽量不让最坏的情况出现。

        “也只好这样了。”

        显然,罗洪和胭脂也有这样的觉悟,但是,现在的确没有好的办法,也只能到时候见机行事了。

        ……

        血影带着一千多人,浩浩荡荡的从南门进城,立刻就有人一边游走,一边传达命令:“所有人,按规矩,组队之后,离开大部队,并且规定好大致的搜寻范围,不得重复。”

        命令下达后,立刻就有人吆喝起来:“欲要在城南墙脚下区域搜索的,请随我来。”

        很快,十个人就凑齐了。

        这队人立刻施展血蛇战阵,头顶上隐约出现一条淡淡的三尺来长的血红色的蛇影,随后离开了大部队。

        封瑜三人无奈的对视一眼。

        没想到,东夷武士的搜城竟然如此有章法。

        竟然是先组队,再离开大部分。

        这就直接将之前的谋划打乱了。

        现在,他们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大部队走。

        随着离将军府越来越近,离开大部队的人越来越多,封瑜三人也越发的显眼了。

        离将军府不到十丈时,随着最后一队人离开,血影想不注意到封瑜三人都难。

        血影奇怪,明明不是他的心腹,三人为何不组队离开,认真的打量了三人一眼,突然发现了什么,停下来,转过身,站在原地,面向三人。

        血影停下身来时,其它人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等血影转过身时,所有人已经迅速的分散开来,等血影面向封瑜三人时,所有人已经默契的将封瑜三人包围,没有给封瑜三人留下任何逃跑的空间。

        血影冷哼的道:“你们三人,不是我们东夷人吧?”

        封瑜扫了一眼包围他们的众人,面向血影,无奈的说道:“没想到,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早知如此,他们在城外的山岗时,就尝试逃了。

        早知如此,他们在四良城,就想办法留下来了。

        早知如此,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参加此行的行动了。

        早知如此……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从进入度仓城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一步步的眼睁睁的走到了这一步。

        “罗洪,胭脂,接下来,我就顾不到你们了,你们保护好自己。”

        封瑜从怀中取出一枚龙形玉玺,警惕的盯着血影,沉声对罗洪二人说道。

        “宫主,我等誓不折辱龙宫之名。”罗洪和胭脂,对视一眼,眼神随之变得坚定,随后单膝跪地,右手抚胸,异口同声的如同宣誓似的说道。

        言外之意,不明而喻。

        封瑜眼皮垂了下来,眼中的战意变得高昂。

        “哈哈,好,既然如此,那就战一场吧!就让我好好的看看,东夷之地,传说中的八岐使徒,他的实力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

        封瑜三人已经被包围,成为瓮中捉鳖,血影自然不急,反而还有闲心打量一番三人后,将目光集中在封瑜的身上,扫了一眼封瑜手中的龙玺,失笑一声,摇头道:

        “你们的实力不怎么样?口气倒是不小!”

        “龙宫,宫主?明明是人族,却行蛟人族之事,真是不伦不类!”

        “不过,你这龙玺,倒不是凡物,时面似乎储存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它就是你的依仗吧?”

        “你一个先天境的人,竟然敢和法相境的我叫板,你以为你是神主悬赏的那个人吗?”

        “哼,真是无知者无畏。”

        可以越两级挑战的人太少了。

        血影不认为,他正好又遇到一个。

        至于对方会不会正好是他在寻找的那个人,神主悬赏的人,对方可是和他一起从另一个岛,坐了两天船赶过来的人,只要稍加分析,就会明白,对方不可能是那个人。

        “我虽然不敢和秦翌那种千年难遇的绝世天骄比肩,不过,我封瑜也不甘人后,愿意一试。”

        封瑜身为前太子,又是当时的一代天骄,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

        虽然心里知道,论天赋才情,论实力战力,自己比不过秦翌,不过,竟然被一个蛮夷如此小觑,封瑜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本来打算以逃为主的,现在,他改主意了,先通快的打一场,然后再逃。

        一定要对方看看,他,封瑜,就算比不上秦翌,也不是他一个蛮夷可以小瞧的。

        这样做虽然不理智,会增加危险的系数,减少逃生的几率,但是,人又怎么可能时刻保持理智呢?怎么可能没有冲动的时候?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秦翌?

        是神主悬赏的那个人的名字吗?

        对方竟然认识那个人?

        也对,这样的天骄,怎么可能真的凭空出现?

        看来,对方这三人,就是神主悬赏的那个叫秦翌的人的同伙了。

        若是活捉了对方,那岂不是可以得到更多的情报?

        情报越多,到时候面对秦翌时,自然胜率越高,也会越发从容。

        而且……

        血影仔细的打量自报家门,名为封瑜的人族中年男子片刻,心中一动。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对方既然可以成为秦翌同伙,自然有其独到之处。

        再看对方的气度,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血影心中一动。

        若是对方真的可以做到越两级而战,就算做不到,只要接近,也非常了不起了,若是如此的话……

        想到这里,血影顿时变得热切起来。

        血影欣赏的看了封瑜一眼道:“好志气,你若是可以从我的手下撑过三招,我就留你一条生路,甚至为你沟通神主,给你一个成为使徒的机会。”

        寻找拥有使徒资格的人才,让对方成为使徒,是有奖励的。

        是八岐大神向他们这些使徒们常年下达的悬赏。

        因为危险小,收益大,使徒们也都很热衷此事。

        要不然血影也不会如此好心,更不会在验证对方是否拥有成为使徒的资格这件事上如此积极。

        封瑜听后,不仅不觉得骄傲,反而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

        他堂堂太子之尊,竟然被对方考验,通过之后甚至打算让将他转化为八岐使徒。

        简直欺人太甚!

        “找死!”